赵慕媛:驱除无良的黑心翻译

梦远册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我严正呼吁媒体主管当局,学学大国也来个网络实名制,规定一切翻译文案成品,必须列明原作者及译者的真实姓名。

星洲小城邦,在国门大开之后的这十来年,冒出为数众多的“无良译者”,制造低能翻译,时不时以惊悚效果演出“翻译门”事件,一波更胜一波,把我们推向国际翻译笑林的前列。

这些极度不负责任、技术低劣者可称之为“无良低译”,他们粗制滥造的产出,就是“黑心翻译”,跟黑心食品一样日益扩散。

多年来的斑斑劣迹实罄竹难书!十多年前,我们就曾被堂堂樟宜机场旅游手册中的“匈牙利鬼节”惊吓过,之后在政府文告、广告文案中,也赫然出现匪夷所思的“新加坡首相”“新加坡人民共和国”“天主教中学”(公教中学)、“华文高等中学”(华侨中学)。

纪伯·海特(Gilbert Highet)对翻译曾作过著名的专业与良知定义:“把书写坏只是犯错,而把好书译坏却是犯罪”(A badly written book is only a blunder. A bad translation of a good book is a crime),无良翻译形同刽子手,在文化层面罪无可赦。

无厘头翻译源源不绝。年余前,后港人郑昭荣投函《联合早报》,揭发后港一咖啡店的历史墙,把源自闽、潮语发音的Au Kang(后港Hougang)译成“欧阳康”,走街穿巷的江湖郎中变成“巡回中国医药男人”,讲古说书人成了“说书纺纱的纱线”,而且全篇语句不通、词语离奇,当推近年翻译聊斋之首。

犯案累累的翻译惨案,何止“欧阳康”:女皇镇某居委会主办圣诞节庆祝“党”(Party);社区组织要“推广跌倒意识运动”(Falls Awareness Day);榜鹅中“运行团队招聘”(Running Team Recruitment Drive)、2公里云行(2km Run);本土大中药行去年5月装修,公告中某句英文 Please visit EuYangSan.com.sg for the nearest stores误译成“位于附近的商店,请查询我们的网页……”;我们亲近的储蓄银行,数月前在华文媒体刊全版广告,西化语病大标语曰“退休不该需要几百万”。

劣译涌现,原因除了本地及外来译者的华文水平相皆滑坡,助长歪风的还有问责主管及批文下属,对翻译认知有限无能把关,加上政府机构与企业组织只选取最低报价,不理会译者程度高下的失职,整体环境都不够重视华语文翻译,恶因种恶果。

某些网上论者顺势将“新加坡”的低能翻译,单单归咎本地华文水平低落;行内人明白,这是断章取义。凡本地人,都知道华侨、公教、中正、德明这些著名的传统华校,以及中元节等节庆、市镇街巷的地名、国号与总理职称这些生活内容。建国以来媒体及广告文案的相关翻译,从未出现过失误。

无良低译有本地人,也有外地外来人,尤其是初来乍到的译手。上述混杂的错译,除了非专业户滥用谷歌翻译软件,也包括心态上轻忽本土色彩的外来译者。他们对新加坡的历史、政治、文化、名人名校、街巷建筑、民俗节庆等知识非常陌生,却不认真多方查证,导致铺天盖地的严重失误。这种极度不负责任的草率拼凑、敷衍了事,应该受到严正批判。

谷歌翻译软件被非专业户滥用,翻译的语病、草率、胡扯、不负责任已到这般下作境地。以纪伯的定义观之,在上若真有七重天,那么黑心翻译,正是往下的十八层了。

我把翻译界同行,略分为行家、中介、散兵。人数稀少的行家,专业翻译造诣分上上或中上水平,全职与圈外人都有;后者在正职之外想玩两把翻译,有时受友朋所托盛情难却。行家自重身份名节,态度严肃慢工细活,能交出高质量的作品。

中介以老板居多,成立公司作坊,用做生意的法门接洽各式报告文案,再分配员工完成作业。由于量大人众,团队成员的水平参差不齐,须取决于老板的筛选和要求,问题在于老板的素养也参差不齐,好坏两极端。

散兵译手,有全职有兼职,水平芜杂飘忽,某些人懂得包装,坚称“翻译专业、著名高校”。他们的生存之道,是以不能再低的报价,大批吸纳“预算很紧”的微型作业,比如一页正规A4篇幅含400字英文文案,仅收20元甚至15元中译费,以低取胜。因为价低量大,像成批加工塑胶花与玩具的后院作坊,必须动员本地及海外亲友,不舍昼夜一段段的分工赶场。民间团体或社区组织林林总总的出版物,若人名、地名、法令、词汇、用语等等前后不统一不协调,文字佶屈聱牙、语病泛滥,多半就是散兵们的工厂手作。

我经常怀疑,能想象出“新加坡首相”“匈牙利鬼节”“圣诞节庆祝党”“欧阳康”“华文高等中学”等等异象,恐怕是部分中介与散兵紧急增援各行各业的游勇,漏夜赶工,辅以谷歌翻译软件的土法炼钢,阖家投入赚取新币的“文字贩售机”劳作。

互联网搜索是本世纪大发明,可以对证查核浩瀚信息、汲取无穷新知;但翻译软件绝非万能,单靠它的机械指引,儿戏得形同玩电子游戏。翻译牵涉到源语及译语两种文化千丝万缕、繁复多义的文本与思想内容,终须得靠有素养的专业兼良心译者来还原真相。

我们息事宁人、不予追究的厚道,倒使本地黑心翻译日益猖獗。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我严正呼吁媒体主管当局,学学大国也来个网络实名制,规定一切翻译文案成品,必须列明原作者及译者的真实姓名。成败就此一役,看无良译手敢不敢胡来,要黑心翻译无所遁形。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翻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