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写在特朗普即将就任之际

时事透视

虽然特朗普不断遭到批评调侃,但他的胜选确实带给人们很多惊叹号,被赋予了大量的历史意义。一些人就以“历史终结论”的终结,来讽刺其对美国民主形象的伤害。

然而,让他能够当选的,不正是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浪潮导致美国日益严峻的贫富分化问题吗?甚至在白人优越论的强烈气压中,仍有三成的拉美裔与亚裔投票支持他,“主流”为照顾以黑人为主的低下阶层,而慷中产阶层之慨的伪善,不是早已让众多社会中下层的工薪阶层,感到万般的无奈与不满?

不过,特朗普当选带来的最深沉问题,还是“美国是谁的美国?”从法理上来说,当然拥有美国公民权的就是美国人,但是对于大众而言,这个美国人是“我们”的一员,他得贡献国家与社会,羞于占同胞的便宜,尽量不利用社会福利;他应该愿意从军报国、乃至为国牺牲,而不是只想着发财致富,实现“美国梦”。

因此,新移民未必能被承认为真正的美国人,除非他表现出为这个共同体真诚付出的意愿。在支持特朗普的网站上,一些人质疑新移民是“投机主义者”,并非无因。

在美国国内,以拉美裔为主的新移民正引发越来越多的不安。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尔湾分校曾经发生一起令人讶然的事。在一名叫“格瓦拉”的拉美裔学生议会议长主导下,议会通过一个提案,要求学生会的议事厅不能只悬挂美国国旗,因为这面国旗具有“殖民主义”的意涵。

此决议在加州引起轩然大波。越南裔的州众议员表示,这样的学校将不能获得州政府拨款。该校伊朗裔的学生会会长则将此案驳回,学生议会得以三分之二多数重新通过,该案终于偃旗息鼓。

目前五岁以下的美国人,白人已不到一半,拉美裔人数则接近三分之一。许多南部的边境县,八九成是拉美裔,洛杉矶都会区也有近半的人口是拉美裔。在美国欣欣向荣的时代,这都不是问题;但需要“美国人”挺身而出时,拉美裔却可能扯后腿。

美国须重新建立凝聚力,让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分享同样的“国家神话”,让绝大多数的人“血浓于水”,使“白种拉美裔”及部分亚裔与“白人”汇流,以形成种族上的稳定多数。

美国得压制不断攀升的移民人数,让“爱国心”不足的族裔融入主流,让国家休养生息。已故政治学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我们是谁》一书中,早就指出这个方向,这听起来有点种族主义,但却是一种防御性的种族主义。

大众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尔湾加大的事件不是孤立的。共和党初选过程中,杰布·布什(Jeb Bush)宣称所谓的“锚婴孩”(Anchor Baby)指的是亚裔,在那一刻他就已出局。因为白人多数还“看得起”勤勤恳恳的亚裔,但不待见可能挑战国家神话、且消耗福利资源的大量拉美裔,乃至非洲裔。

另一个让选民支持特朗普的背景,是白人劳工阶层的经济状况转坏。过去几十年,特别是过去10多年,郊区与小城镇的白人不仅收入没有增长,平均寿命甚至还减少,许多地区出现白人妇女吸毒率上升、寿命大跌的奇特现象。

与此相比,黑人、拉美裔等少数族裔倒是生活越来越滋润。对于“大众”而言,美国确实是需要“再次伟大”。他们会对那些在一定程度上依靠越来越庞大的福利支出,在生活上获得改善的群体,产生更大的抵触情绪。

他们也会对一些富裕的美国盟邦感到不满。美国不是那些在世界各地、巴望着美国保护的人的美国。特朗普多次批评众多盟邦的搭便车行为,认为他们没有尽到该承担的义务,也反映了美国民众的情绪。德国、日本、韩国等美国盟邦,在特朗普上台后,每年大概得通过提高基地维护费用和军事采购,向美国多进贡几十亿美元。

美国大众也不会认为,美国得迎合那些希望继续看到“自由民主的灯塔”的美国的那些人。美国不是爱美国的外国人的美国。虽然美国大众也热爱美国的各种神话,但是真正的美国人,就像崔健之于中国,可以很轻松的开类似《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玩笑。

包装成服膺美国人的意识型态,以寻求美国在政治、军事与经济上给予支持,曾是许多国家与地区的“大战略”抉择,很多人甚至还假戏真做起来,例如台湾,为了表现出和中国大陆截然不同,甚至出现民主的激进化。

但是美国大众有着强烈的保守主义传统,对奥巴马在同性权、医疗保健等议题上的激进民主政策都有所保留,对那些奥巴马支持者在大学内以“政治正确”蹂躏校方与教师,也多有隐忍的不满。

由于对美国的伏流无所知觉,世界各地在心理上迎合美国意识型态的扈从者,在特朗普当选后一时感觉迷失了方向,与美国的精英一同“唾弃”特朗普。但是美国不是这些人的,而是美国大众的。

在特朗普就职之前,美国还有一个大多数机构放假的“马丁·路德·金日”。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成为阐述当代美国自我认识的脚本,在某种程度上,让美国得以“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但是就像2015年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枪击案所显示的,胜利其实还未能实现。

美国内战已过去153年,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也已49年。奴隶制度、殖民主义的阴影,还将继续纠缠美国。背负着这些历史的美国大众,也是这些历史的受益者,所以不能因为历史中的错误而否定总体的成功,否定美国的优越的独特性,这也是特朗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言外之意。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