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一阴一阳之谓道

漫步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几天前在第三届耶鲁—国大学院亚太模拟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说了一句颇含哲理的话:“历史从不偏袒任何一方,甚至对于明日的赢家和输家相当冷漠无情。”与会者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入世未深的年轻人,他们对世事无常的体会,当不如生活和工作资历深者。

推动世界格局变化的动力来自大国,而东西方政治人物和政治学者谈论多时的“修昔底德陷阱”,越来越像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国的崛起,已被美国视为一种对其现有世界领导地位的严厉挑战,如此大势已定,世界各国如何自处,应是任何国际论坛不可忽视的潜在议题。

《联合早报》言论版前日转载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荣誉教授让·皮埃尔·莱曼的文章“中美贸易战山雨欲来”,毫不客气地指出西方的一些双重标准与伪善表现。这也许是今日世界进入“多事之秋”的原因之一。

西方发达国家从“强权即是公理”的时代走过来,以民主、人权、自由作为建立人类文明的基础,但现在却有迹象显示,时代在开倒车,强权逐渐掩盖公理。恐怖主义违背人道与法治精神,但世界要应付恐怖主义,就必须为恐怖主义追根溯源。

黄永宏从三断层面来分析世界大局,认为“只有善于应变的国家才能处于领先位置,实现繁荣。”不论是个人或是国家,在面对巨变或是突变时常会应对失措,对前景感到恐惧。在长治久安之后,我们又发现战争随时来到门前。

《易经》中有句名言:“一阴一阳之谓道”,意思是说天地间一切事物的变化,无不因时因地而成阳刚,或成阴柔。这是宇宙的法则,也是人生的法则,更是世局演变的法则。这就是“道”。

四天前(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大谈国际化和自由贸易,“坚决反对保护主义”,说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贡献者,否认中国通过贬低人民币来提高竞争力。西方还不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的中国,现在反过来用全球化、自由贸易化的大义来教育西方,是一种时代的嘲讽,西方媒体难免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与此同时,世人昨天也看热闹式地关注高举保护主义旗帜的特朗普隆重就职。中美领导人的两相对照,正是此一时,彼一时,为黄永宏所说的世局多变添加一笔鲜活的注脚。

黄永宏以“三个断层”,警惕世人不要忽视三个现象:全球化趋势与民族主义情绪之间存在矛盾、在全球和区域势力相角力的形势下,区域规则会出现变化,以及决策者必须在集体善治和个人利益诉求之间找到平衡。

这几方面的断层现象显示,如今世局的演变正成“阳刚”之势。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恐怖主义等等危机凸显,多年来战争与和平呈拉锯状态的中东且不必说,战后在和平和繁荣中发展的亚洲,正在凝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

2017年迎来丁酉鸡年,世界也迎来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特朗普。他自去年11月赢得总统宝座后便不断啼叫,向天下公告“太阳的升起是因为他的啼叫”,他高姿态地挑战国际的安全和经济秩序,国际化和自由贸易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天上掉下一只大公鸡”,世界和平增添许多变数。他一面笼络俄罗斯,一面以“检讨一中政策”跟中国要价,这是他二合一的策略。化解中俄的可能联盟,不惜对中国一战,以证明他有能力叫美国“再伟大”。

在急景残年之际,有人忙着除旧迎新,有人忙着看风水,卜运程,计算如何趋吉避凶。个人尚且如此,国家领导亦当如此,在急剧变化中,审视国际关系,作必要的调整,面对阳刚气盛的国家要“外柔内刚,不亢不卑”。

寄望所有大国“既富且强,当止则止”,大国若好战,是全世界中小国家的噩梦,因为战事一起,对大国而言,国际上非友即敌,被逼表态站边,是新加坡最不愿意面对的时刻。世局既然如黄永宏所描述的起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也应该因时制宜,强国若只因一个领导人的恣意妄为,扰乱国际政治与经济秩序,其盟友不应苟同;而小国敢对强国的不义之战说不,拒绝“被陪葬”才是“小国大外交”的体现。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黄永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