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泽阳:死刑违背自然逻辑

人的生命不仅是法律所保障的法律权利,它更是一个先于及独立于任何法律权利的自然权利。即使是在完全没有法制的原始战争状态,人类社会都明白“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自然规则,继而承认生命拥有超脱于法律规范的地位。

为什么在现今法治的国际社会,许多国家的法律却拒绝承认生命的绝对价值?我们都同意,我们不应杀人。假如这是大家公认的基础,那我们凭什么依据来偏离这个基本原则呢?为什么我们口口声声说“不应杀人”,但是在面对某些罪犯时,我们却突然有了(通过法律之手)杀死他们的理由呢?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