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从特朗普移民禁令看弱国命运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正月20日上任后,真的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个星期内连续发出了十几道政令,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取消奥巴马的医保改革计划,兴建3200公里长的美国墨西哥边境墙等。其中,最令人咋舌的,是赤裸裸的反穆斯林移民禁令。

这一禁令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入境,在未来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未来90天内,暂停向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七国公民发放签证,由于这七国都是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因此,有关政令也被称为“穆斯林禁令”。虽然特朗普随即声明此举不是反穆斯林,但欲盖弥彰,事实胜于雄辩。

政令最可笑之处,在于它引述了2001年九一一恐怖袭击作为理据之一,指称由于国务院的某些政策,妨碍了领事馆官员彻查19名恐怖分子的签证申请,致使近3000名美国人在该恐怖袭击中丧命。因为,事实是,事后调查结果显示,涉及九一一事件的19名恐怖分子,绝大多数是沙特阿拉伯人,少数几个则是来自埃及、黎巴嫩和阿拉伯酋长国。奇怪的是,这些国家却不在禁令之中。

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和伊拉克等国被列入美国移民禁令之中,尤其是叙利亚的战争难民被无限期禁止入境,更让我们想到一句老话:始乱而终弃之。这些都是美国曾经挥军而入的国家,至今也还在内乱或内战蹂躏中。美国和其盟友发动的倒阿萨德战争,造成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战争难民涌向欧洲大陆各国,美国至今所收留的叙利亚难民只有几万名,其余接受和处置难民的重担都落在欧洲国家身上。现在,特朗普更进一步禁止叙利亚难民入境,置难民死活于不顾,这不是始乱而终弃吗!

美国对这些中东和非洲国家的行径,一面暴露强国欺负弱小的冷酷无情,另一面则突出了弱小国家因为治理失败所可能遭逢的悲惨命运。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叙利亚等国,无一不是因为先内乱后外祸相加而沦为失败国家。从它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国际关系的发展轨迹:积弱或失败的国家,必然招致外来的干预,有时是失败政权垂死挣扎,引狼入室,有时是外敌伺机而入,或是支持反对势力,培养傀儡打代理人战争,最后是国家分裂,战火纷飞,或是被侵占而沦为附庸。

这样的悲剧其实不很久以前,就曾在离我们不很远的中南半岛上演。其中最为突出的例子是柬埔寨。1960年代,柬埔寨还是个很宁谧安详的王国,但不久即在大国的博弈中发生巨变。1970年,亲美的将领发动政变夺取政权,罢黜亲中的西哈诺亲王,西哈诺因此流亡北京和平壤。

此时越战方酣,柬埔寨被战火波及而动荡不安,柬埔寨共产党(红高棉)乘机崛起。1975年,中共支持的红高棉攻占金边。接着发生的,就是历时三年多的恐怖统治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数以百万计柬埔寨人,尤其是华裔,被集体杀害。

1978年底,刚统一不过三年的越南在苏联支持下进攻柬埔寨,摧枯拉朽般打垮了红高棉,隔年初九攻下金边,并扶持了一个亲越的傀儡政权,直到1989年,越南才撤出柬埔寨。在此过程中,亚细安做了极大的努力,支持柬埔寨的民主派,并在国际上孤立越南。如今,柬埔寨又再倒向中国,洪森政府前途如何,殊难逆料。

上述几个中东和北非国家,后来都重复了柬埔寨的悲惨命运。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强国军事干预这些弱国内政的结果,不仅使千万生灵涂炭,还催生了当今世界头号恐怖威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让这个组织攻城略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接壤的地方建立起一个“哈里发国”。

从一开始,美欧等国显然并没有考虑到战争可能造成大批难民的善后问题。它们也错估了阿萨德政权的生存力,更加没有想到后来俄罗斯会闪电出手,扭转阿萨德的颓势。而就在这个时候,白宫易主,特朗普显然放弃了叙利亚,把焦点全放在“伊斯兰国”身上,试图联合俄罗斯一起打击恐怖主义。

特朗普有自己的算盘,这无可厚非,但是,作为叙利亚这个烂摊子的始作俑者,美国此时竟然可以决定完全抛弃叙利亚难民,实在为人所不齿。特朗普对穆斯林的歧视昭然若揭。他表明只接受叙利亚基督徒。

作为一个小国的国民,其他弱小国家的不幸,我们看在眼里,不能不有所怵惕警戒。小国的生存之道,不是向任何大国靠拢,选边站的结果只能成为傀儡或棋子。最好的选择是一个四合一的配套:一者抱团取暖,结合力量;二者搞好内政,建设坚强的国防力量;三者致力于区域安全架构建设,推动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维护国际法;四者不干预他国内政。这正是亚细安过去得以成为一股和平与建设性力量的原因。

区域和世界局势正在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亚细安各成员国应该从美国移民政策的反反复复获取警示,加强团结和自力更生,而不是见利忘义,或是利令智昏,自毁长城,造成这个区域组织的分化与弱化。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