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包淳亮:美俄联手的大战略风险

订户

字体大小:

特朗普上台,全世界最感到焦虑的地方大概是乌克兰。这个人口4000余万、面积60余万方公里的国家,被布热津斯基(Brzezinski)称为俄国是否还有机会成为世界一流强权的关键。对俄国而言,能否“取回”乌克兰、或者至少部分的乌克兰,对于其国家抱负也至关重要。

普京多次表示,苏联瓦解之后,使俄罗斯人分散在许多国家,是其民族的大不幸;他无疑是希望能将俄罗斯民族重新团结在一个主权之下。2014年普京趁乌克兰内乱之机,收回了克里米亚,重新掌握了黑海的主动权;他并支持东乌克兰的分离主义势力,使乌克兰陷于更艰困的动荡之中。他虽然宁可乌克兰在痛苦中学到教训,重新投回俄国的轨道,但若不能如此,他希望能扩大对乌克兰东部与南部地区的占领,实现其伟大抱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