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积敏:美国领导地位的存续与国际社会的两难

自建国之初,美国就有着一种特殊的“使命感”——改造世界。当然,在建国后较长一段时间,美国的主要精力完全投入到国家的建设与安全的保障方面,其宏伟的远大目标只能被束之高阁。

但是,美国的这种带有狂热宗教色彩的“使命观”却丝毫没有减弱。随着美国实力的不断充实,这种潜在的“使命观”得以拥有了发挥的空间,并且以各种不同的思想贯穿于美国发展过程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