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奕婷:真真假假

停一停

记得几年前,我得写一篇关于拥车证成价暴涨,如何影响汽车买气的报道。当时我想起有个一直想买车的朋友,于是尝试拨电询问他的感想。正在忙着的友人半开玩笑反问:“你只是需要受访者给几句反应对吗?你不用问,我批准你用我的名字,直接写你要的反应就好了。”

我一听脑门随即划出三条线,心想:新闻报道不是造假,必须反映受访者的真实感想,怎能任由我随便作假设。我立即给朋友上了一堂关于新闻职业操守的课,搞得他最后只好乖乖回答问题。

客观报道,反映事实,是每个负责任的信息供应者都应该坚守的基本原则。然而,自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白宫顾问康威针对总统就职典礼观礼人数多寡的“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辩解,不只成为最新调侃语,更是严重打击了为官者应有的诚信。当理应代表权威的官方信息,都沦为可信度可疑的“另类事实”时,人民还可以相信什么?尤其是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也充斥着假新闻的时代,要在海量信息里辨伪,本身已非易事。

在这真真假假的纷扰中,也无怪乎向来以高素质报道闻名的美国权威报章如《纽约时报》近来销量剧增。该报最近更刊登了一篇名为《让开,维基。字典重新受落》的文章,一名美国语言学会前会长就在文里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人们对什么是真相有很多疑问。我们要明确的说法,而字典正好提供了它。”

在新加坡,我们或许有幸还有可以信任的体制,但生活在同样高度数码化的社会里,一样躲不过假新闻所带来的环球冲击。不久前社交媒体上疯传了一段声称摄于裕廊的罕见蛇行闪电视频,经旗下数码记者的跟进查实,才发现这个被无数次转发的视频,源头原来是几年前的美国洛杉矶景观。

未来经济委员会一个多星期前刚出炉的报告,就把增加数码能力列为推动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七大战略之一;而善用数据资产,提升数据分析能力更是其中的核心。分别站在提供信息的大众传播媒体的立场,以及接收信息的普通市民角度,我们必须在应对虚实信息越发难辨的数码时代里,有意识地推进以下两方面。

政府2011年推出的数据网站data.gov.sg,有着提高信息透明度,并通过公开共享平台,提升民间数据处理能力的指标意义。然而,六年下来,这个数据库虽然集合了本地70家政府机构的资料,却常出现信息太旧、不完整,以及跨部门之间因为没有使用相同参数,而导致数据缺乏可比性,无法进一步融合使用的不足。这无疑削弱了数据的可用性,以及它所能提供的更深入分析空间。因此希望政府下来在开放更多数据的同时,也着重弥补这些缺口。这绝对有助于新闻工作者从数据中找出更及时的新闻线索,制作更有公信力的报道,以有力的客观信息反驳各种偏颇观点,孕育一个更知情和明智的社会。

另一方面,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有误导性或是错误的信息,随时都能如野火般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提高民众的网络媒体认知能力同样不能少。美国斯坦福大学去年11月公布的一项调查就发现,许多学生都难以辨别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所出现的信息真伪。调查员指出:“一个有数码认知能力的学生将有知识和技能,穿梭于真假结果中找出可信和正确的信息。”因此,我们也有必要在教育体制中给予学生相关指导,培养他们的网络媒体认知能力。当年轻一代是个高度依赖互联网索取信息的群体时,这方面的指导尤其重要。

未来世界,我们只会越来越离不开数码。确保这首充满杂音的网络交响曲中,依然有正确的音符,以及能够区别和赏析的听众,才能让这场音乐会在保持曲目多元的同时,长长久久地演奏下去。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副总编辑 angyt@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社交媒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