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玲玲:足球情深

学人视角

能与全情投入的球迷置身如此热闹又齐心的氛围,是个令人难忘而兴奋的经历,更让我对利物浦会歌 《你永远不会独行》另有一番体会。

周末往往是孩子们和爸爸守在电视机前观赏足球赛的共同时光。儿子们受爸爸影响,一直是利物浦球队支持者;小儿子更是其中的头号球迷,就连隔天有考试也照旧熬夜看球赛,从不错过利物浦的任何一场赛事。

前个周末利物浦不敌接近榜末的赫尔城, 赛后父子们在失望之余,仍旧不忘热烈地评论利物浦的失利。我在一旁听他们分析得头头是道,仿佛自己是球队主帅,不禁记起一位利物浦球迷,同时是学者的费雷尔(Grant Ferred)在2008年的书中写过:“在我的完美世界里,我会舍弃我的大学教职……以便可以主领利物浦……如其他疯狂的‘红军’支持者,我梦想能够把利物浦领向辉煌……一再地赢取英超冠军荣衔。”可惜的是,利物浦自去年年末在主场打败曼市队(Man City)后就节节败退,才短短几个星期,就已从英超联赛积分榜上原本仅次于切尔西,有望夺冠的排名,迅速滑落至第五。这般差劲的表现,也实在太伤透球迷们的心了。

2016年的最后一日在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对垒曼市那一场大赛,正是我们一家四口生平第一次到现场观看利物浦的球赛。老实说,对我这种对足球似懂非懂的“附属支持者”,现场观赛真不如在电视前来得清楚。安菲尔德球场没有大荧幕的设备,现场也不像电视直播般配有旁述员,引导观众聚焦球场上的动向。

球赛一开始,利物浦很快就在第八分钟进球,由于另一端的龙门离我们所在的Kop边(忠实利物浦球迷区)甚远,我还没弄清楚球是怎么进龙门,场内的欢呼声已如雷震耳。我们Kop边的球迷更是情绪高昂澎湃,高举红色围巾,歌声此起彼落。接下来的80多分钟,球迷都持守热忱,全程站立观赛,以嘹亮歌声和掌声为利物浦打气加油, 展现了不分老少的团结气势。大家都很有默契,我的左边和正后面的球迷嗓门大,经常领头带着大家齐唱不同歌曲。

比赛间中当然也会听到球迷激动地对场上表现不佳的球员动用粗语和大声批评。每当前利物浦球员斯特林(Sterling)代表曼市接球时,场内更是马上嘘声四起,响起唱骂斯特林这个坏家伙贪心和没有忠诚心的歌曲。能够与全情投入的球迷置身如此热闹又齐心一致的氛围,是个令人难忘而兴奋的经历,更让我对利物浦球会的会歌 《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另有一番体会和感动。

毫无疑问,当天在安菲尔德球场内的五万多名观众,绝大部分是男性。然而环顾四周,还是有一些女性观众,或是随友伴/丈夫前来,或是一家人相携而来。在我前面一排,甚至有祖父母带了小孙女来观赛。年龄看来不及五岁的小孙女似乎已是常客,娇小的她站在座位上认真地盯着场上的比赛,随大家拍掌喝彩,倒也乐在其中。

我当时开始想,英国球迷对一个球队的情怀,有多少是始于家中长辈的浸濡?足球可以在一个家庭里扮演着什么样的代际交流角色呢?关于足球的社会人文研究,课题广涉,包括足球历史、足球会的国际化、国家归属感、足球与赌博、灾难、阶级、宗教、次文化、“流氓”球迷、女性足球等等议题,着实不胜枚举。但是对球迷与家庭、代际间的互动这类问题的研究却异常欠缺。还好,不久回国后,在与彼得——一位老家在曼彻斯特的学者——闲聊中有了一些启发。

彼得是曼市的支持者,这一点,我在提到年末的那场赛事时,就立刻从他那句懒洋洋的“你们打败曼市,一定很开心吧”的语气中觉察到。幸好谈开后,他开始满有兴致地给我上了一堂英国北部的足球与城市盛衰的渊源历史,让我更了解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的相异之处,以及曼市和死对头曼联的纠结。

关于为什么他会加入曼市的支持阵营,他说那是家中的传统吧,从小就自然而然地跟随着曼市球迷的父亲大唱《蓝月亮》(Blue Moon)。“你知道吗,死硬派球迷对球队的忠诚,比对婚姻还坚贞,球迷换球队的概率比离婚还渺小!”成年后离开了曼彻斯特,彼得说无论他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这几十年来,他和父亲的通话都一致少不了关于曼市队的表现和动向,足球已成了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

蓦然回首,发觉我们家的情况也是如此,足球已成了父子间的共同语言,让两代间有可以积极参与彼此生活的管道。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研究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足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