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志:特朗普的群众心理与美国全球化处境

时事透视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靠的是三面大旗,即以美国白人为主的民族主义,代表一般平民利益的民粹主义,以及特朗普掌握得相当不错的群众心理。这三面大旗之间关系密切,既互动又能相容,而推手则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

民族主义追求美国的国际地位,以及经济、军事和科技的领先优势。民粹主义也称平民主义,倡议者倾向同情低层平民,认为他们的利益被社会中的精英团体或个人所剥夺或阻碍,因而主张削弱精英团体的影响力,改善一般平民的福祉。然而,特朗普本身属右翼精英的精英,能否真正为低层平民谋福祉,是令人怀疑的。他竞选和宣誓就职美国总统典礼上的“人民优先”言论,可以看作是巧妙运用辞令,来争取一般人民关切的经济和社会等常见问题的共鸣。特朗普采用民粹主义式的政治语言,作为组织上的策略,这并不代表他一心一意要做平民的代表。数十年来,美国平民主义已经在许多州扎下了根,并逐步扩张其影响力,已经被视为美国式民主的一种表现形式。

第三面大旗涉及特朗普对群众心理含有法西斯形式的运用,这是本文的分析重点。特朗普主义与法西斯主义虽基本不一致,但同属极右派。它们有两点相似之处。其一,以迎合群众和国家利益为号召,喜爱制造假想敌人的假象,选定某些具体目标让人们去产生仇恨,这对刺激长期受压抑的普通老百姓的生物冲动本能尤其有效。其二,思想特征是反理性主义,随意评估国家的实际利益,挑动民众的情感。美国民众的情绪性心理发生的变化,我们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加剧说起。

经济全球化对美国的影响

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初期,代表资本主义世界的美国以胜利者身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并摆脱了资本主义的内外双重束缚,进一步领导经济全球化发展。内部束缚指的是西方世界内部出现的福利制弊病,随后各国使用国有企业私有化、新自由主义经济策略奖励企业竞争,以及压制工会来摆脱经济困境。外部指的是共产主义世界的质变,苏联解体伴随东欧进入市场经济,中国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让美国免去了政治意识形态的竞争者。新自由主义经济制度牵动的全球化恶性竞争,加剧了全球两极化现象,美国本身也不例外。

先说对经济的正面影响。美国以信息和知识经济,配上它的银行、保险等高增值服务业和先进民用高科技优势,为经济取得持续性增长,实现了低通货膨胀、低失业率的发展。然而,国内的贫富差距因而扩大。美国缺乏西欧国家对收入分配较为有效的调控制度,目前的贫富差距幅度已达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之首,财富加速集中在最高的20%家庭。根据最近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最富裕的1%人口占有全国40%的财富,而处于中下层占全国80%的人口仅拥有7%的财富。

财富集中的上端是跟新经济、高科技研究与运用生产、股市、银行金融业、娱乐圈(包括体育)等有关的企业和社群。1990年代,新经济的受益者(高科技企业)给员工发放股票期权(stock option),员工因股价上涨而获得很大收益,高层管理人员获益更是丰厚。在股市,大户能在一定程度上操纵股市,而低收入者只能当小户、散户,资本容易被大户设下陷阱斩获。

特朗普在美国商界混战数十年,屡起屡落,成功攀上商界精英顶峰。他了解人们对经济状况和美国国际实力相对衰落的忧虑,以及对美国在世界事务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也非常理解富人和富有企业跟穷人和中间群体的不同观点。因此,特朗普的民族主义模式和同情白人低下层的精神状态, 是他与群众的社会心理与性格密切联系的结果。

再说两极化另一端的中下层。美国率领下的经济全球化带来了经济繁荣,购买力上升,房地产涨势不断。金融界某些总裁认为,这是向数目庞大的社会低层推出房屋贷款的良机。他们判断房贷者即使无法偿还,只要房产能维持一定价格,就不吃亏。但事与愿违,2008年次贷金融困境引发的经济危机,许多特大型企业面临倒闭的风险,对社会经济影响巨大。为了顾全大局,美国联邦政府出资挽救。全球化所带来的国际市场恶性竞争的结果是,美国原来繁盛的汽车、钢铁、机器制造和家用电器业,面对其他国家的挑战,工作机会逐渐减少。作为倡导“自由贸易”的老大哥,美国不能靠设立高壁垒关税来阻止入口,更何况入口中有美国本身已停产的大量中国廉价制成品。高入口税也会增加老百姓的消费负担,对政党选举不利。

多年来,美国累积国际贸易逆差,国家财政赤字上升,制造业尤其是重工业加速衰退,众多企业为降低成本、加强国际竞争力,纷纷外迁,造成大量非技术、低技术工人及相关服务业人员失业或削减实际工资,成为新经济开发中被边缘化的人群。实际上,1990年代以来,边缘化的下层人群的实际收入,处在停滞或下降状态中,进入中产阶层也越来越困难。全球化运动不均等分配利益的后果,烧到美国的后院。这虽不代表美国民主的危机,却加强了两极化下端的民众,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对社会事物现象的直接感受,对日常生活中少数种族和移民产生恐惧,并削弱了他们对未来的信心。

下层民众理性思考不足

超过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一般民众乐享国家在国际上的优势、低入口税,大量消耗全世界提供的自然资源与消费物质,满足了他们的私欲和愿望。试看,美国以全球5%的人口,消耗了全球35%的资源。在能源消耗方面,美国人消费占到了世界总消费额的四分之一,平均个人能耗是全球人均的4.4倍。从环境可持续发展角度看,参与消耗全球大量自然资源的美国中下层老百姓,对大量消费已经是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事。因此,我们不能说他们是无辜的,因为要继续满足消耗需求,美国必须大量攫取世界资源,并且还得主要依赖高增值科技出口、金融业、尖端服务业、规模性生产的农产品等。

美国下层老百姓是社会弱势群体,心理却处在一种所谓集体无意识状态中。“无意识”指缺乏理性、推理能力低下、不愿深思的习惯。但他们极为希望国家继续强大,以美国国威来支撑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个利益虽小,而且还主要来自国外,目前看来也遥不可及,但特朗普的威猛态势,至少给他们带来一线曙光。特朗普打着克服和挽救经济危机的旗号,有效地与群众的非理性性格特征结合起来,博得了他们的信任和崇拜,即使这个信任期是极为短暂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更了解2016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的地理分布情况。民主党希拉莉赢得以信息、知识经济、银行业集中和拥有高科技优势的州属,如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新泽西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华盛顿州、伊利诺伊州等。支持较保守的特朗普则大部分位于中部、中西部和南部的州。这其中有许多州过去工厂倒闭、外迁或改行,特朗普无视全球以及国内产业分工、价格分流、企业和专业科技人才的地理选择,意图振兴其工业,会成功吗?

作者是贵州财经大学前特聘教授

美国下层老百姓极为希望国家继续强大,以美国国威来支撑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个利益虽小,而且还主要来自国外,目前看来也遥不可及,但特朗普的威猛态势,至少给他们带来一线曙光。特朗普打着克服和挽救经济危机的旗号,有效地与群众的非理性性格特征结合起来,博得了他们的信任和崇拜,即使这个信任期是极为短暂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