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科学家应该游行抗议特朗普吗?

时事透视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命令,限制七个穆斯林人口居多的国家移民和难民入境,在科学界引起强烈抗议。这个“移民禁令”发出后,很多科学家、学术团体第一时间发声,谴责特朗普当局的做法。

超过7000名学术人员,其中有4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签署了一封名为《学术人员反对移民行政令》的公开信,抗议这项行政令。而美国很多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等的校长,也发表公开信,反对总统的行政命令。

尽管当地时间2月9日,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已做出决定,继续否决执行特朗普颁布的禁令,但是,美国科学界的抗议并没有罢休。一些科学家在网上发起倡议,决定效仿华盛顿妇女大游行发起抗议活动,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那天,号召科学家到美国首都大游行。

组织者已经在面簿和推特网上建立起账号,在几天内,科学家大游行的面簿和推特账号分别获得了80万会员和30万粉丝关注。

为什么科学家对特朗普政府有这么强烈的反对意见呢?首先,科学家群体受特朗普政府“移民禁令”的影响很大。美国的科研人员国际化程度非常高,以麻省理工学院为例,其40%的教授以及40%的研究生都来自美国以外,“移民禁令”使其中一些国际学者,到美国以外的地方参加学术活动或者探亲访友,受到很大的影响。同时,这对美国学术界招聘国际学者来工作,也产生了阻碍。

第二,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就参加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民众比往届总统多还是少的问题,白宫的言行也令人忧虑。特朗普在就职仪式后,亲自致电美国公园管理局代理局长迈克尔·雷诺兹(Michael Reynolds),命令其找到更多照片,以证明媒体此前的报道——“参加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民众比往届总统少”不实。

而且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娜·康韦(Kellyanne Conway),也为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辩护 ,说他反驳媒体报道,认为参加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民众比往届总统多,给出的是一个“另类事实”( alternative facts),这使科学界担心未来美国总统的决策,不是以事实为依据(evidence-based)。

当然,科学界对特朗普不满,更是因为这位美国总统的言行所反映的价值观与科学界相违。麻省理工学院校长L·拉斐尔·赖夫(L. Rafael Reif )批评特朗普的“禁令”是:“违背了我们最深刻的美国价值观,一个移民国家的价值观:公正、平等、开放、慷慨和勇敢。”

所以,美国科学界对特朗普很不满,要组织全国各地科学家到华盛顿进行大游行。然而,这样的活动,在科学界也引发争议。

美国西卡罗莱纳大学的教授罗伯特·杨(Robert. Young)在《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科学家们在华盛顿游行是一个坏主意》的文章,认为科学家直接游行抗议,会使科学家卷入政治,成为党派斗争的工具。

世界上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Nature)也发表社论说:应该仔细考虑游行的后果,而不要产生过多的负面效应。与此相对,另一本著名的科学杂志《科学》(Science),则发表社论,题目为:《为科学行动》,呼吁:面对虚假的政策,科学家应当勇敢站出来;当科学受到威胁时,采取行动是最好的做法。

可以看出,科学家对于该不该介入政治意见不同。但是,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科学家不应该参与到政治事务中。有些科学家认为,科学家老老实实做研究,给出客观公正的研究结果就行。

然而,科学家大游行的组织者认为:现在美国面临着一个不仅无视科学证据,而且寻求完全消除它可能的未来。科学界已经沉默得太久了,再也承受不起。不过,虽然科学家大游行的组织者坚持游行按既定时间进行,但是弱化了游行被政治化的主题,而且说:大游行是对科学的庆祝,不关科学家和政治家,是关于科学。科学家要让科学走出科学的实验室和期刊,要与世界分享。

这又引出另一个问题,科学家该怎样与政策制定者、与公众沟通,让他们的研究得到政府和公众的支持,让他们的研究成果被政策制定者理解接受呢?这个问题是当前全世界科学家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方面,科学技术对人类社会、对人们的生产与生活产生越来越深刻的影响,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以前所未有之势影响世界,既带来机遇,也带来很大的挑战。怎样让政策制定者和公众更好地了解认识科学,不仅关乎科学自身,更关乎世界发展。

另一方面,由于世界主要国家经济发展放缓、社会的转型,各国的科研投入已经难以大幅增加,怎样得到政府和社会对科研的支持,也是科学家面临的除自身科研之外的重要挑战。

这方面,尽管欧美科学家的总体工作还需要大力加强,但比中国科学家的工作还是积极得多。

在中国,科学家与政策制定者以及公众的交流、沟通,被称为科学普及。“科学普及”有种科学家高高在上,给大家普及知识的味道。欧美科学家更强调的是科学家与公众的关系,因为他们的工作必须得到公众的认可,科研计划在国会听证时才容易得到支持。

现在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要求科学家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躲在象牙塔里搞科研。这方面科学家除了游行,可以做、能够做的事情很多,尤其是在当前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利用现代信息手段,如MOOC(大规模在线教育)、VR(虚拟现实),借助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会取得比传统的科学家作报告、与非科学界人士开会,更良好的效果。

虽然,特朗普的一些做法让科学界很不满,但是,如果科学家们能够利用这些事件,加深科学与政治、科学与社会关系的认识,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积极行动起来,与公众、与政策制定者沟通交流,科学大游行可能真能成为科学嘉年华。

作者是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