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细水,才能长流

练习曲

一个负责任的管理者,就应该像500年前牛津大学的建筑师和园艺所管理人一样,目标不只是眼前,为了永续生存,该做的事还是得做。在全球气候和天然资源面对严峻挑战的今天,环境永续政策的长期论述,还需要细水长流地逐步加强。

英国牛津大学新学院(New College)是牛津最古老的学院之一,它创立于1379年,和其他学院一样,拥有自己的教堂,建筑物的顶梁采用的是用60公分宽,13.7公尺长的巨大橡木,气势雄伟。

1985年,教堂建筑出现严重的问题,餐厅里头20根横梁因为被虫蛀,已经风化腐朽,必须立刻更换。为了保持教堂历史风貌,只能用橡木更换。问题是,要找到20棵巨大的橡树很不容易,即使找到,每一根也要至少25万美元。

当负责建筑物维护的建筑师一筹莫展时,大学的园艺所报告了一个好消息。原来在1441年的时候,学院所拥有的森林已经种植了一批橡树,而且一代代的园艺工人都听上一代说过:“你们不可以砍伐这些橡树,它们是要留给教堂餐厅使用的。”

经过500多年,这些橡树都已经长到超过横梁的需要,解决了古老礼拜堂的一次危机。

几百年前的用心和远见,解决了现代人的问题。决定种树的人没有留下名字,它的墓园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但是他对建筑物的责任心,500多年后还和巨大的橡树一样屹立不倒。这个故事听了,令人对当年种树的人肃然起敬。

正如其他美好的故事,总有人怀疑它的真实性。我想这里面总有一些浪漫化的成分,不过牛津大学自古以来就有在自家树林中种植橡木的传统,虽然未必是特地为新学院餐厅种的树,但是这个故事说明了人类文明要永续,需要一个同样能永续的环境。

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想用一个比较长远的视角来谈今年的财政预算案财长声明。

财政部长王瑞杰星期一宣布的财政预算案声明,篇幅明显短了,过去预算案部长声明至少需要两小时,今年只有大概一个半小时,除了水费调高这个对民生带来冲击的改变外,没有宣布什么新的重大措施。以往预算案中着墨不少的宏观经济和国际大环境,这次也讲得相对少,听预算案声明时,我一直思索着今年的重点在哪里?听到最后,我概括今年预算案的主角是“永续的未来”。

经济方面的未来部署,我国政府无时无刻不在谈、不在做,在环境方面的减排和水费调涨方面的措施相对比较缺乏铺陈,两者当中又以水价的调涨对民众冲击最大。碳税从2019年开始征收,而且征收对象是企业,对民众没有直接影响,大家暂时放一边;而水费分两年调涨30%。30%的幅度不小,激起的负面情绪可以预期。

理性地看,水在我国的重要性,绝大多数新加坡人都知道,大家也知道因为国土面积有限,没有大川湖泊收集雨水,使得我们必须向邻国购水。即使我们国内收集的雨水,因为高度城市化,集水和净水的费用都比较高。

目前我国的总水价是每立方米2.13元,根据国际水务智库的2016年调查(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 Water Tariff Survey 2016),这个价格在亚洲城市中排第二,水价最高的是日本东京(2.67元),世界主要城市比如纽约(4.74元)、伦敦(5.08元)、柏林(8.24元)、巴黎(5.28元),假设在未来两年其他地方的水价保持不变,新加坡到了2018年每立方米2.93元的水价虽是亚洲城市中最高的,和其他城市比较属于偏低,除非政府从源头开始津贴,否则这个价格不可能持续。新加坡在处理公用收费时,原则上是按市场价格收费,再根据不同收入的家庭给予津贴,让有能力的人支付该付的价格,能力较弱的群体则受到照顾,减少价格调涨的冲击。

水费的调整在本地的一篮子消费中占比是多少?《联合早报》访问的饮食业者,包括新加坡人解决日常三餐的小贩中心摊贩,都认为水费占营业成本的5%,涨幅30%对总成本的冲击是1.5%,因此受访的商家都表示不会因为水费的调整而起价。

在家庭费用方面,在水电费回扣增加后,一二房式组屋住户的水费负担不会增加,75%的其他组屋,每户增加不超过12元,非组屋住户每户则增加不超过18元。数额不大,然而牵涉到生活费的问题就不是一个理性可以处理的问题。用水的需要无所不在,虽然对总体开销冲击不大,但它对社会情绪的影响却不容小觑。

我国水价17年来没有调整过,而这些年来我国的用水量不断以倍速增加,对于一个水资源不充裕的国家来说,这是不可能持续的,可是对于水价的调整,我国政府罕见地不与时俱进,这里面必定有很复杂的因素,下来的预算案辩论中,希望能听到坦诚的讨论。我翻查了资料,具体地提出水价需要调高,是在本月初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视察大士的第三座海水淡化厂建筑工程时。对一个生活必需开销的价格调整,让人民理解与适应的时间应该更多一些。

水供、用水和水价的问题,需要短期和长期一起掌握,从这个星期民众对水价调整的反响来看,大家的注意力还在短期的直接冲击,长期问题往往被忽略。一个负责任的管理者,就应该像故事中500年前牛津大学的建筑师和园艺所管理人一样,目标不只是眼前,为了永续生存,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我国政府在经济政策上很习惯做长期的规划和论述,在全球气候和天然资源面对严峻挑战的今天,环境永续政策的长期论述,还需要细水长流地逐步加强。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