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多事之秋

漫步

最近这些日子来,有两件国外新闻正被新加坡人关心着,从手机上的信息转发热度来看,国人对这两件事不止是关心而且还挺投入,事件成为人们饭桌上的话题。

一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制作的《刺杀流亡皇哥金正男》的宫廷剧,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上演,搞到马、朝两国互相扣留对方的人作为人质,形同绝交的局面。

马国当局从金正男遇刺案的处理手法,表现出高度专业精神,到面对朝鲜的无理和无赖,始终站稳立场,应对得体,值得一赞。马来西亚是我们最亲密邻国,有些人担心朝鲜若向它发动导弹袭击,新加坡难免受池鱼之殃。这样的忧虑有点想象过度,其实,极端回教恐怖主义在邻国扩大渗透力,为我们带来的国土安全威胁,比朝鲜导弹的威胁来得更为现实,更为紧迫。

二是,韩国部署美国的反导弹萨德系统,使中国东北和东岸也暴露在萨德所布下的天罗地网内,中国有天大的理由反对,甚至应该把这个当做危机处理。中国的处理手法却是拿韩国企业来开刀,从反乐天开始,已逐渐变得反韩国一切产品。其实,这次即使不是乐天集团向韩国政府“献地”,只要这个系统在韩国落地,经济报复都会是中国的第一选项,韩国企业第一个遭殃。然而,现在经济报复用在跟中国人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韩国身上,威力大,反弹力也大。中国人过去十多年来的韩流,对韩国产品和韩国旅游趋之若鹜,一旦要全面反过来,爱国剧也会成了闹剧。那些在不少中国人脸上的“韩国产品”该怎么办?如在韩国隆的鼻子、割的双眼皮、拉的下巴,再闹下去恐怕要被反韩“义和团”当作媚韩标志。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网民大军,这些网民一旦自发或是被动用起来,可以发挥很大的力量,而且网上无边界,连新加坡也受到其舆论力量覆盖。近日,常看到不少国人转发源自中国的信息,如一则说,韩国乐天的老板批评中国人市侩,抵制是抵制不了多久;另一则说,乐天老板在韩国媒体上骂中国人是……(难听的话这里就从缺)。这些信息一看便知是假新闻,无非是要用最刺激的语言激起网上网下的民愤,从信息也在新加坡人圈子内转来转去的情形来看,信之者众,且也有人还跟着起哄瞎骂。

新加坡政治领导人常告诫国人,不要基于宗教或是种族因素,而把外国的政治带到本地,的确有一番道理,尤其是现在的网络时代,人民很容易移情入境;这也让我们更容易理解,为何极端回教可以在世界上不同地方一面招兵买马,一面发挥“自我激进化”的力量。

中国现在面对的“萨德危机”,很自然地让人想起1962年10月发生的古巴导弹危机。当年美国在意大利和土耳其部署导弹,直接威胁苏联和其东欧集团,苏联以牙还牙,便在其南美洲盟友古巴境内部署导弹,美、苏两超级强国的核子大战一触即发。幸好苏联领袖赫鲁晓夫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及时达致协议,双方退让,13天危机在美国公开作出不会在没有受到挑衅的情况下侵略古巴的保证后化解。当时这两大超级核子强国打不起来,面子上也好看,都因为彼此投鼠忌器,两国真打起来是地球的灾难。

今天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跟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有其类似之处,但不可比性则更大。中国无法像当年的苏联一样“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也在美国的“厝边”摆个导弹基地,中国只能拿韩国,甚至是拿韩国一个大集团出气。最根本的原因是,美中关系是多方面利益的纠结,非当年美苏敌我分明般的紧张。

因此,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反萨德目前止于对韩国的经济报复,没有出现中美的直接对抗,对世界和平是件好事。

韩国宪法法院昨天已裁决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成立,韩国国内也可能因萨德问题进一步分裂。萨德已在韩国登陆,米已成粥,最终能够推倒萨德的还是韩国人自己。中国对此肯定不敢乐观以待,而坐视不管,何况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朝鲜在一旁冷笑。

中国的民族主义进一步高涨之后,可能演变成中美的直接对决,这是新加坡人更应该担心的局面。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