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瞿傲寒:中产阶层的焦虑:补习大国为哪般?

订户

字体大小:

关于新加坡补习现象的讨论,无论在华文还是英文媒体,都从来没有间断过。可是,在各种归因中,似乎没有人从新加坡的建国历史和中产阶层典型特征入手,来探讨这一话题。在此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引发更多的相关讨论。

新加坡建国不过51年,就从第三世界飞跃到了第一世界;国民的谋生方式,也从建国一代时期出卖劳力挣得报酬,变成最近10几年以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MET)和金融、咨询等高端服务行业为主。实际上,可以说只用了一代人,就完成了国民收入和整体素质的奇迹飞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