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金财:建立两岸同属中华民族之基础共识

中国聚焦

目前台湾蔡英文总统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识”,也不会认同其“一中原则”核心意涵。但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视“九二共识”为两岸关系发展的“定海神针”,两岸若欠缺此共同政治基础,必陷入“地动山摇”。

即便两岸有新共识,也不太可能替代“九二共识”;而系在“九二共识”外,寻求另一新共识与“九二共识”并存;或者至少可作为民进党与共产党间建立最根本且最基础的新共识。若蔡英文可在重要场合表明“两岸同属一个中华民族”,陆方将视此为台湾当局释出的重大善意。

无庸置疑的,大陆对蔡英文政府深感疑虑及不信任。蔡执政前,不仅“特殊的国与国关系”“一边一国论”出台与其有关外,也不承认“九二共识”存在。同时,提出“天然独”概念、中华民国领土没有长江与黄河,并未清楚表示自己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中华民族。

执政后,在教育、文化、历史、司法领域任用具独派色彩人士,展开一系列“去中国化”“去蒋化”“去国民党化”政策措施;因而批判蔡英文政府遂行“教育台独”“文化台独”“历史台独”等“柔性台独”及“法理台独”。

尽管以往民进党曾经主张追求台湾独立自主,但未否认台湾与大陆在历史、文化及血缘上的长远关系;并主张在民族文化与历史重新建构中,两岸是两个地缘相近、经济互赖互利、文化上共源国家。简言之,即是“一族两国”,并未否定台湾人民属於中华民族,具同文同种同根及同源之历史文化血缘关系。

然这种“一族两国”概念框架渐趋模糊,民进党籍前总统陈水扁开始已不再明示自己是中国人,蔡英文执政后更有向模糊的“两族两国”框架转移现象。

传统上,民进党曾在以往多元族群政策白皮书中指出,如果“台湾越是从民族主义的方面强调自身的独特性,中国就越不能理性地看待与台湾的关系”,台湾应避免“台湾民族主义”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对抗,“不是强调台湾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差异性,而是强调其相同性;不是强调台湾与中国的对抗性与矛盾性,而是强调其和谐性与共容性”。两岸交流和合作的最高目标应该是要建构一个“共存共荣”、互惠而不歧视、和平而非冲突、对等而非从属的关系。

这样的论述有其合理性及开放性,但要推论以“两个国家的特殊关系”界定两岸关系则有其困难,因为大陆并未界定两岸关系定位为分裂国家模式,两岸主权与领土仍是合一未分裂。就此而论,民进党与大陆的基础共识,就仅剩下“中华民族”,两岸关系仍有指向一样的“想象的共同体”空间。

这种特殊关系在政治上可以和大陆发展比一般国家更密切的关系,正因台湾认同中华文化,与大陆保持血浓于水的民族关系,双方也可以形成西德与东德那样紧密的“特殊关系”。

“一个中国”原则隐含高度国家认同

然而,这并无法一蹴而就,两岸当局可以思考先以“一个中华”的民族和解,暂时搁置“一个中国”的主权冲突。正因“一个中国”原则隐含高度的国家认同与主权的排他性,使得两岸经济社会文化交流蒙上政治统一目标。两岸基于地缘近便、语言近同,双方人民应可享有长远共荣共存利益。

民进党以往并不否认台湾人民属于中华民族成员,其对两岸定位也有“一族两国”政策倾向。蔡英文政府若宣示两岸同属中华民族,便可从模糊“两族两国”再回摆至“一族两国”,再发展至“一族一国”。

两岸当局不妨思考以“一个中华民族”此一“想象共同体”,做为双方命运及利益共同体的凝聚象征。一方面,凝聚台湾内部基本共识,缓解所谓“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或有无“九二共识”“九二精神”“九二史实”“九二会谈”“九二共知”等争论。

另一方面,也使两岸当局在振兴中华民族、暂搁主权争议的前提下,在同一命运及利益共同体内协力合作,基于“一个中华”的前提,秉持民主对等原则,以善意营造合作的条件,达到两岸共存共荣的“双赢”目标。

虽然大陆当局坚持“两岸一中”或“两岸一国”主张,但对“一中”或“一国”内涵,并非不允许有阶段性的弹性诠释空间。国民党的“一中各表”为“九二共识”的弹性,蔡英文政府要捨此路径另闢蹊径,解开两岸政治僵局并非易事。

若蔡英文政府定位两岸关系是“一个中华民族、非国与国关系”,并在文化教育社会等民间交流领域展现善意,表明无意推动一系列“去中国化”政策,此或有助于解冻两岸政治僵局。

作者是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