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雷什·迪雅纳丹(Suresh Divyanathan):强化国民服役

狮城脉搏

欧洲与波斯湾国家政府对征兵制的立场的改变值得注意。法国等在二战后废除征兵制的国家,目前正在考虑重新推行这个制度。立陶宛、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卡塔尔等国家,在最近立法实行征兵制。瑞典也在这个月初决定重新推行征兵制。这些转变,让我想起数年前在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Committee to Strengthen National Service,简称CSNS)指导委员会的一些讨论。我是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国民服役一直是我们的国防与安全的基石。正如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最近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时指出,友善的地缘政治环境可能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变得不友善,但一支强有力、可靠的军队却不能在一夜间建立。

今天,在我们纪念国民服役制度50周年之际,国民服役人员的奉献,还有他们的家庭、雇主及社区的支持,在确保国家安全上至关重要。过去50年,配合社会和我们所面对威胁的转变,1967年实行的国民服役制度也有了相应的改变,以确保其有效性并在国家的众多需求间维持适当的平衡。

我看过一些前战备军人,在他们的孩子被征召入伍时,对国民服役制度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所取得的进展,还有新加坡警察部队与民防部队的现代化,感到惊奇不已。即便是我,和我在1990年代中入伍时比较,今天的制服、来福枪和伙食已经全然不同了。我刚成为战备军人时,获分配一本青色的小册子,以便为回营训练记录、签名和盖章。今天,一切都已数码化、网络化和在线。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持续改进我们的国民服役制度。四年前成立的CSNS,便是不断提升国民服役以应对目前和未来现实环境的新步骤。其目的是探讨如何进一步强化国民服役,更好的维护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委员会从多方面公开地检讨了国民服役制度,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一年的时间里,我和委员会的其他成员访问了武装部队、警察部队和民防部队的许多训练营,同正规军人、男性与女性服役人员交谈。我们检讨了国民服役制度的核心政策、存在的意义、历史,和政策是否符合当前和未来的需求。我们坦率地讨论了国民服役制度或服役人员所面对的挑战。在志工和公务员的协助下,我们同来自各行各业的超过4万人,包括学生和年长者等,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一些委员会成员也前往其他国家考察,亲自了解它们的国民服役制度并从中学习

委员会成员的不同背景和经验,让我们在开会和征询其他利益相关者意见时,可以从不同的视角进行广泛和热烈的讨论。委员会公开和包容性的方式,让检讨工作对国民服役人员,及为委员会提供反馈或关注媒体报道的许多国人来说,更具意义。在一场由我主持,同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学生进行的讨论中,男女学生对课题的浓厚兴趣让我感到意外。他们都了解国民服役的重要性,即不但是为了保卫国家,也是把我们凝聚起来的“共同身份认同”。

在检讨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国民服役是一种独特的新加坡经验。当然,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不是什么新发现。许多国家停止或不再那么坚持征兵政策,但这不是因为这对国防不再重要,而是因为它们不再有政治决心和人民的支持来维持国民服役。最近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国人支持国民服役,这让人感到鼓舞。但这不是偶然的,也不应被视为理所当然。国民服役得到大力支持,是因为我们的领导人致力向国人说明其重要性,并成立像CSNS这样的委员会来确保国民服役制度有效运作。

委员会最终提出30项建议,政府也全盘接受并付诸实行,让我和其他人员受惠。例如,不论是在出国或通讯上,大家的生活都比以前更加紧密互联,我个人只有在必须在国外待较久的时候,才需要向国防部的通知中心通报,也可以在回营训练时,在训练营的非敏感地区使用膝上型电脑和iPad。

在我们庆祝国民服役制度50周年之际,我深信国人对国民服役的支持,对保障国家未来的和平与发展至关重要。

CSNS强化了国民服役,也会继续发挥这样的功能。而一个更强有力的国民服役制度,则会让新加坡有更美好的未来。在未来10年或20年,我期望看到新一代的国人成立另一个CSNS来改善国民服役制度,以便有效应对未来的社会需求与威胁。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国民服役制度,这是毋庸置疑的。数个星期前,在纪念新加坡沦陷75周年时,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表示,我们必须从日据时期吸取“两个惨痛和重大的教训”。“第一,不能倚靠他人保护我们;第二,强者做自己想做的事,弱者听任命运摆布”。时刻保持警惕才能确保自身的自由。

作者曾是CSNS指导委员会成员(2013年-14年)。他是执业律师,也在志愿延长战备役计划下担任装甲旅参谋长。叶琦保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国民服役
Display Title: 
苏雷什·迪雅纳丹:强化国民服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