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所有奇迹之母

漫步

过去几天,新加坡在国际上“捷报”频传:

国际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发布的调查显示,新加坡的基础建设全球最佳,为“亚洲生活品质最高的城市”,世界排名比去年升高一个名次,列全球第25位,远超东京和香港。

新加坡樟宜机场连续五年荣登“世界最佳机场”,这也是它第八次登上英国咨询集团Skytrax世界机场排行榜冠军。

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特辑》亚洲大学排行榜中,新加坡国立大学蝉联榜首(依次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洋理工大学排第四。

以可免签入境国家和地区的数目得出的“护照通行度”,如果也算是一项与国家面子有关的事,则新加坡跟几个欧洲国家并列全球第四,也是一项荣誉。

宜居城市、机场、大学所取得的国际荣誉,似乎已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或以平常心看待,或视之为理所当然。

其实,这些国际荣誉都有其“奇迹”成分,而在种种奇迹当中,国民服役制度的成功才是奇迹中的奇迹。

今年我们迎来NS50,国民服役满半个世纪,其意义应不下于建国50周年。新加坡独立建国第三年便实施国民服役,积极建军,很快地就拥有了自己的坦克和装甲部队。建国初期每年的国庆检阅大典中,军事色彩比较浓,到后来变得比较像是全民共乐的嘉年华会,显示的是国防实力的自信,新加坡军备的精良在国际上已是有目共睹。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日前在慕莱军营为“苍鹭一号”(Heron 1)获颁“全面作战能力”(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资格主持仪式时指出,“苍鹭一号”具有所属无人侦察机类别中数一数二的侦察系统,能通过先进的感应技术和更远的飞行距离,同时执行多项任务。这使得武装部队不但能在作战时更精准识别目标,在反恐行动中也能更快速传回清晰画面,提升策划效率。

“苍鹭一号”的另一个特点,是我国首款由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担任副机师的无人侦察机。

半个世纪来,国民服役制度推动了国防科技的发展,它的成功在于,国人的支持一直是有增无减。

在世界上实行强制征兵制的国家寥寥可数,主要是几个欧洲小国,但它们的国民对征兵制的支持也常发生动摇,如瑞典曾经取消过征兵制度,近日又宣布要恢复。

又如瑞士,社会上有过这样的疑问:在缺乏明显外来威胁、国家长久保持中立国地位,200年来未经历战争,瑞士又何必维持一支庞大的军队?年轻人在34岁之前要用18到21个星期的时间去参加正规军训,简直是浪费青春。

所以瑞士早在80年代便有一个反对征兵制的和平组织GSOA(Group for Switzerland without an Army)应运而生,在民意的逼使下,瑞士政府在2013年曾为征兵制的存废举行全民表决,结果是73%的投票者反对废除。深明大义的瑞士人所幸大有人在,200年无战争不正是拜一支强大军力所赐!

瑞士的强制征兵制跟我们的国民服役有很大的不同,受训时间比我们(两年服役期)短得多,它尚且在社会上碰到不小的反对声浪,相对之下,国人对国民服役的支持更难能可贵。

新加坡政治领导人,又是凭什么维持国人对服役的强力支持呢?

建国以来,领导人便一直强调新加坡生存的脆弱性、地缘政治使新加坡处于险境。但是长治久安之下,人们的危机感会在不知不觉中放松,就像欧洲的小国一样。

现在国人对国民服役的支持,其中的维系力量,可以说是荣誉感甚于危机感,是对国防科技和武装部队在质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感到的高度自豪。

最近在“天府会”主办的一项纪念李光耀逝世两周年的讲座上,听众席中一位20多年前移居新加坡原籍、马来西亚的企业家,回忆起当年他还在英国剑桥大学念书时,有一天接到新加坡驻伦敦最高专员公署的邀约,见面时,他被招揽在毕业后到新加坡工作,三个部门供他选择。

他欣然答应,选择了其中一份工作。他作好移民新加坡的打算,甚至对国民服役满怀期待,但他来到新加坡后,却接到国防部的信,告知他是第一代移民获得“full exemption”,完全不必服役,让他非常失望,引为终身憾事。

属第一代移民的年轻男性免除服役是在情理之中,但今天的条例已更有伸缩性,想要“精忠报国”者,还是有机会。

立国以来,新加坡不断创造奇迹,国民服役的成功则是所有奇迹之母。若没有国民服役制度,难以想象新加坡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