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人到中年

五湖四海

三月的金融界是个“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的季节,年终花红拿过之后,总有一批同事会离职或选择转换跑道闯荡江湖——即使江湖之风云,从来没有平静过。

波动的市场让我们的生活呈现着变态的忙碌——在城市与城市的天空上飞行;在会议与会议中奔忙;在时间的碎片和碎片之间将生活拼凑连接着。大家对职业生涯的期望也改变了,年轻时总觉得应该通过工作来实现自我价值,现在似乎更多将工作变成了一个维持生活水准和名利的途径。因为担心失去,从而让不安、恐惧和忧虑,肆意扰乱着我们的心灵。

人力部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本地的裁员人数和中年专业人士的失业比率都在逐年上升。这个趋势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结构性转型和外部需求有了明显的转变。

转换跑道之不易,若非亲身体验,难以言传。一如十多年前,从媒体业转入金融业,初期确是历经一番彻骨之痛。不过,即使离开媒体多年,最近看到报业控股奖学金的广告词——“每个空间都是你办公的地点,在平凡中看到不寻常,在混乱中理出秩序,你的一瞬间,或许就是别人一辈子的改变”,仍然是感动的。

一向认为,天下的一切都可以是“忙”出来的,但唯独文化是应该“闲”出来的——好的文字和想法,应如一片宁静的秋叶,缓缓从树上落下,自自然然的遵循生命的节奏。即使不是红袖添香夜读,也应有三春明媚,且去看花的愉悦。如果将纯文化变成了一件和利益相关的工作,多少都有些逊色。

无论哪个行业,中年转行或重新就业,都如坐上了人生的旋转木马,游戏没有结束就不能停下。虽然大家都希望能在生命的旷野中找到绚丽的珍宝,我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只看到草原上的轻烟杳然。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中年危机心理的发生,也多是因为人们在多重的社会责任与压力之下,无法调适也无所适从,内心的无奈感与空虚感并存;同时随着年龄增长,强烈的感觉生命流逝的无情。

近年,科技化和数据化,让我们快速感觉到熟悉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正在不知不觉的失去,并被一些陌生和不确定的事物所取代;机器逐渐占据主导,还威胁着要代替我们的工作;新技术轻而易举地击败老品牌,科技新宠一夜致富,传统行业黯然神伤。

有时,不是我们不愿面对,而是日新月异的科技将社会和世界调整得太快,超越了我们能够适应的步伐。过去一场工业革命的完成需要100年至130年,那几乎是两至三代人的时间,现在却缩短到二三十年间,而我们似乎正处于这个尴尬的过渡之中。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总有一些人是要落伍或者暂时落伍的,因为每个人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不一样。这必将会使得结构性失业和中年再就业的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冲击也更为严重。

如果刚好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其实也不必过于气馁。人生中所谓的失败和低潮,或许只是在告诉我们,应该换个方向重头再来。略微放慢一些的生活,一如草原上吃草的马匹,悠闲淡定中,仍然蕴藏着长天奔驰的能量。那才是,人到中年的福喜。

(作者是私人银行从业员 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 tanlei@singnet.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融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