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庆文:宗教群体在反恐上的关键角色

字体大小:

时事透视

这个月,恐怖主义袭击再次占据了新闻头条。事实上,对国际社会来说,自2001年的美国九一一事件以来,恐怖主义威胁便从未消失。

六年前的这个月,为了推翻总统阿萨德,叙利亚陷入了内战。到今天,武装冲突仍然没有平息的迹象。说这种局面多方面的冲击了全世界,包括给恐怖主义注入新活力,一点也不夸张。

近年,恐怖主义对东南亚与新加坡的威胁,达到了最严重水平。看看最近的一些事件——英国国会大厦外的攻击事件、法国巴黎奧利机场夺枪事件;另外,据报道,美国与英国当局将禁止一些来自中东和非洲国家的旅客,携带电子设备如笔记本电脑与平板电脑进入飞机客舱。现在,恐怖袭击使用的不是武器,而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物品如汽车、刀子和电子设备。

我们很可能不会再看到太多精心策划、执行的攻击行动,比如九一一事件和法国巴黎2015年11月的系列恐怖袭击。未来,我们要担心的,是更多由独狼所发动的低科技袭击。

在3月伦敦与巴黎发生的独狼攻击事件中,“自我激化”是主因。然而,这却不是个准确的说法。这似乎意味着一个人可以单方面与远距离地“自我激化”。自我激化其实是个很复杂的过程,需要一个“代理”(影响的来源)和情境(环境与处境)。此外,独狼也不是单独行动,而是受到其他没有直接参与者的鼓励、协助和指导。

过于强调自我激化,也可能导致一个简单与错误的结论,即要对抗恐怖主义威胁,只需要不让穆斯林受到暴力、极端观点与世界观的影响。

自我激化是个复杂的过程。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暴力,包括可怕的罪行和自杀式袭击,对一些人那么具有吸引力。暴力的极端分子没有一定的特征,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独狼。

面对这些不确定性,我们的社会要如何应对?在这个恐怖主义以宗教为名义,人们变得日益虔诚的时代,宗教群体的角色至关重要。宗教是解决方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伦敦国会大厦恐袭事件,就凸显了宗教群体和其领导人的重大角色。他们在攻击行动后的适当反应,让撕裂社会的企图无法得逞。

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里大主教韦尔比(Justin Welby)为受害者祈祷,并指攻击者是“邪恶、恐怖及绝望”的。他也表扬在事件中为伤者施以援手的民众。同样的,英國穆斯林协会也谴责攻击行动是邪恶的,同时为受害者祈祷。

英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暨西敏寺总主教尼科尔斯(Vincent Nichols) 也呼吁:“让我们以平静之心一同祈祷,以关怀之心团结一致……对上帝的信仰是我们可以依赖的力量。”

这是适时的提醒。以信仰为借口的恐怖主义可以让宗教蒙上恶名,并成为对宗教自由的威胁。因此,对抗恐怖主义的努力,必须有各宗教族群的参与,尤其是在基层驳斥极端与暴力理念,和深化不同宗教间的相互了解与信任。

即使在世俗政府是绝对必要的新加坡,政治与宗教也不是完全不受彼此影响的。宗教有其重要性,是人们身份认同感和价值观的基础。

在新加坡,恐怖主义威胁不是个马来人-穆斯林的问题。在2006年启动社区参与计划(Community Engagement Programme)时,总理李显龙便指出,恐怖主义威胁是个“全国性问题”。因此,非穆斯林必须清楚地把一小撮极端分子,“同大部分温和、理性和忠诚的穆斯林新加坡人区分开来,并合力解决这个共同问题。”

事实上,在跨宗教活动上,最积极参与的是穆斯林新加坡人。新加坡的回教堂已经从单纯的宗教场所演变成多功能中心,包括提供社会援助、以年轻人为对象的伸展计划、主办亲家庭活动、甚至跨宗教对话。

遗憾的是,我们也经常读到或听到,对恐怖袭击的一些没有经过仔细思考的分析和既定印象,即穆斯林信奉的既然是伊斯兰,自然就不能说没有关系。这种把恐怖主义和穆斯林挂钩的倾向,只会加深我们的多元种族社会里可能存在的疑虑。

这种指责的方式,也可能有非预期的效果,即让主流穆斯林社群成为焦点或被孤立起来。这不仅会让各族群感到不安,也会破坏不同种族间的和睦关系。

恐怖主义是靠其同情者来得到支持并招募成员。不分青红皂白地把矛头指向主流穆斯林社群,只会让他们感到被边缘化和疏远,而他们却是对抗暴力极端主义的最有力力量。

对新加坡生存的威胁不但是恐怖主义,更是我们对它的无知与反射性反应(knee-jerk reaction)。遭受恐怖袭击本身已经是场灾难,但事后出现的动乱却可能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不同社群间持续建立互信,可以帮助确保我们有足够的社会资本与韧性,来应对恐怖主义威胁和攻击对我们的社会所造成的破坏。就算是最好的预防自我激化策略,也不能完全防止一些人选择暴力与极端主义。

认为新加坡没有遭遇恐怖袭击的危险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绝对安全是不可能的,我们也因此更应该确保恐怖分子分裂我们的社会的企图不会得逞。SGSecure手机应用的目的,便是指导我们在发生恐怖袭击后,做出适当的反应和建立足够的韧性。

非穆斯林与穆斯林必须一同对抗恐怖主义威胁,社会才能产生互信与韧性。政府不能击败恐怖主义。最终,要有效与持续地抗衡以宗教为名来分化我们社会的势力,需要的是像你我这样的人,也就是社会中每一个人的努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击败恐怖主义,确保宗教自由。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叶琦保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