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本地电影90年

学人视角

2017年是新加坡电影诞生的90周年。因为1927年3月4日第一部在新加坡拍摄完成的电影《新客》在维多利亚剧院上映,至今正好90年。可是至今为止,除了一批电影史工作者于4月8日和16日,在国家博物馆和唐城坊图书馆举行活动庆贺外,新加坡上上下下(包括电影相关单位在内)对此事似乎都不闻不问。

看看新加坡这90年的电影发展,不免觉得它命运多舛。《新客》在90年前原本要放映九卷影片,却因为英殖民地政府的电影检查而只能放映六卷。这样的一个开场,似乎预示了新加坡电影至今为止始终被国家电检制度困扰的命运。可是《新客》的不幸还不止于此。

本地早期电影的生产以马来片为主。二战之后,在电影大亨陆运涛的国泰克里斯和邵逸夫、邵仁枚的马来电影公司的努力下,新加坡一度成为马来电影的生产中心。这导致一本在2000年出版、名为《潜在影像:在新加坡的电影》(Latent Images: Film in Singapore)的作者推断,新加坡的第一部电影是比《新客》晚了七年的马来片《疯子莱拉》(Laila Majnun, 1934)。

目前新加坡电影史的专书主要是两本英文著作。除了上述这本,另一本是2006年出版,由法国人拉斐尔·米雷特(Raphael Millet)著的《新加坡电影》(Singapore Cinema)。对于《新客》,拉氏确定是第一部新加坡电影。虽然他认为《新客》对日后本地电影的影响不大,但它的存在,打破了部分人士认为早期新加坡电影只有马来片的主张。

可是《潜在影像》的作者乌德夫妇(Jan Uhde and Yvonne Ng Uhde)在本书2010年再版时,还是对《新客》是否曾经在本地上映保持怀疑的态度。因此在列举本地电影的片单时,虽然加入《新客》的片名,却在旁边特别注明无法确定是否上映(Release uncomfirmed)。一直到2013年,他们才在国家博物馆出版的《电影馆季刊》(Cinémathèque Quarterly)上确认《新客》是本地的第一部电影。他们也指出,在本地放映后,它还在1927年4月29日至5月2日以《唐山来客》的片名在香港上映。因此,《新客》不仅是第一部本地电影,更是第一部出口国外的本地电影。

《新客》之后,新加坡的马来电影在华人出资、印度人当导演和马来人担纲演出的基本合作模式下,打开了本区域的电影市场,迈入本地电影的黄金时期。可是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两大马来电影制片厂在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相继休业。虽然之后有中侨机构致力于华语电影的制作,菲律宾导演鲍比·苏亚雷斯也在本地拍了几部英部片,可是都无力回天。新加坡电影在整个80年代彻底停产。

由于新加坡当代电影的生产,要到90年代中期才重新被启动,因此黄金时期的创作和文化经验,并没有被传承下来。当代导演大都以土法炼钢或到国外取经的方式,来掌握电影制作的手段。观众对本土电影的记忆,一般也只能回溯到90年代的《钱不够用》或《新兵小传》。或许正因为早期电影与当代新加坡电影人和观众的距离太遥远,才造成新加坡电影诞生90周年这个有意义的日子,被大家冷漠以待。

(作者是新跃社科大学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本地电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