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梓谦:与柯文哲对话后感

观点碰撞

柯文哲(柯P)成功打破蓝绿意识形态,成为台北市长选举的破局者。柯P一直是我心中敬重的政治素人。无论是他亲自撰写的或关于他的选战的每一本书,我早已拜读。近日,我在“香港民主思路”访台完毕后多逗留两天,并于上周日获朋友邀请出席柯P的讲座。当日听他分享对政治和管理的看法,受到一定启发。纵使我不能完全认同柯P对香港和部分亚洲国家的评价,我在现场的回应是出于理性和善意,完全不是各地媒体所解读的“吐槽”“批评”,甚至“KO”。有见及此,我希望再一次更有条理地回应他的观点。

根据我对新加坡发展的长期观察和理解,新加坡早已跳出“鸟笼”,面向世界,我相信大部分新加坡人均会否认自己活在“鸟笼”里。就柯P以言,新加坡的民主自由程度或许比不上台湾;但对我来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经历2011年大选后,显然意识到持续开放的重要性,所以积极运用社交媒体和促进公民社会的发展,更愿意接受人民监察。

要客观评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发展,我们不能只衡量该地方的民主程度,反而更应考虑生活质素、经济、文化多方面的因素。然而,这个所谓的“鸟笼”却有很多值得亚洲国家及城市借鉴的地方,当中包括广阔洁净的绿化环境、领先全球的国际机场、科技主导的金融服务和高增值制造业、亚洲顶级的大学教育、多元共融的宗教文化等。更重要的是,当香港及台湾面对水深火热的房屋问题时,九成新加坡人已拥有产业权,不用为买房子而忧心忡忡。

柯P在2014年扬言台北要用八年追上新加坡,现在已过三年,如他真能连任,是否能在余下五年赶上新加坡,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至于香港,它一直是国际金融中心,拥有璀璨美丽维港夜景,旅客来港也必定会游览太平山、尖沙咀东海旁、铜锣湾购物中心等。不过,这些地方也许只代表香港的繁华,并不全面地反映整个香港的历史、文化和生态价值。

要深入了解香港,除了游览名胜外,我建议游客到香港的社区去逛逛:走进繁喧的市区浅尝街头小食、探索风光明媚的郊野公园、游历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世界级地质公园,又或参观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迹,如蓝屋、饶宗颐文化馆等,尝试从多角度认识我们的本土文化。

正如香港人游台北一样,也不只会到101大楼、中正纪念堂等景点;港人更会深入小社区,到处尝尝咖啡室,体验不同的特色书店和文化艺术场所,了解当地的人民精神。

香港作为一个知识水平高的国际城市,却尚未能采用民主选举以普选特首和所有立法会议员,确实非常讽刺。台湾的民主进程比香港发展得快,在选举政治、选举公关宣传及政党发展等方面,都有值得香港借鉴的地方。

可是,没有民主选举的香港,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自由的灵魂。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我们仍然享有政治、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最起码我们不会因为“反共”而被抓。更何况,数代香港人在港英统治时期,已经开始用不同方式争取民主,如谈判、走上街头示威及于2014年爆发了“雨伞运动”。

纵使在民主路上未竟全功,我们不能否认每一位具有自由意志的香港人,更不能抹杀他们为了争取民主选举所作的坚持和付出。

无可否认,台湾的民主发展程度比其他亚洲国家及地区成熟,但是每个国家和城市在经济、科技和文化等领域上有所发展,均有自己的强项。从政者需要抱有广阔的胸襟和视野,虚心学习各个地方的优点,以取长补短。

古语亦有云:“满招损,谦受益。”对于这点,柯P在回应我时也深表同意。再者,21世纪主张合作共赢,亚太各国应合作谋发展,而非互相指骂和批评。

最后,我希望借此谈谈“民主”(democracy)与“管治”(governance)这两个概念。虽然我认同优质民主和良好管治,二者不可偏废,但也要理解民主并不一定是良好管治的灵丹妙药。

我提及台湾大学毕业生于过去10年的月薪停滞不前,并非否定香港的大学生无须面对同样问题,甚或五十步笑百步。其实,我希望指出,不论政府是否透过民主制度产生,良好管治和以人民福祉为依归,都是从政者的重要指标。

政治,从来不能只满足于透过民主选举来延续个人的政治前途;更重要的是达至良好管治,解决社会问题,改变人民生活。我追求民主,但更关怀人民的生活和福祉。

作为香港人,我会好好反思柯P对香港的批评。我们香港人也须明白,若要赢得别人尊重,就必须自强不息,实事实干,改善民生,迈向民主。

同时,我也希望世界各地的从政者怀着谦卑的心,放眼世界,广交朋友,择善固执,促进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共赢。

作者是香港民主思路理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柯文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