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美国例外主义终结

著名法国政治社会学家托克维尔首先提出这一观念后,“美国例外主义”(又译为“美国特殊论”)一直被用来描述和解释美国得天独厚的地位和优势。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冷战结束,山姆大叔称雄世界,成为无可争议的全球霸主,美国例外主义更是甚嚣尘上。

至于美国例外主义究竟代表什么,是言人人殊的话题,但它已成为民族优越感(ethnocentrism)的一种形式,无庸置疑。这里的民族或不如说种族,指的是立国以来一直把持和主导美国社会的新教白人群体。不能不承认,在由英国继承来的法制和社会契约传统之外,新大陆白人族群强调社会竞争的社会文化,是美国超越欧洲旧大陆、后来居上的重要因素。

特朗普总统高唱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明显来自美国例外主义传统,但是推动这场民粹主义运动的美国白人群体,却展示了这一美国例外主义正在日薄西山,难以为继。

这一趋势的最明确信号,便是《经济学人》周刊近期引用美国著名社会经济学家夫妇安妮·凯斯(Anne Case)与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诺贝尔奖得主)的最新研究,再次显示在所有发达国家及美国其他族群的死亡率不断下降之际,美国中年白人的死亡率却自新世纪以来持续攀升。美国45岁至54岁白人群体的死亡率,已经超过了瑞典同一年龄组的两倍。

更关键的是白人死亡率上扬的动因──酗酒、自杀、毒品。尤其是毒品过量致死,已经成为美国白人群体的一大危机,也是美国媒体新近密切关注报道的题目。4月4日,《纽约时报》保守派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发表专评,呼吁特朗普政府启动专门对策,来解决这个愈演愈烈的社会危机。布鲁克斯强调鸦片类药物过量致死的重灾区,正是特朗普选民集中的选区。

不少外人都有偏见,以为美国毒品主要是少数民族的问题。这是因为黑人是美国国内毒贩的主体,而拉美裔则是从南美等地长途贩运毒品的主力。但是这一看法忽略了毒品泛滥的最主要原因——巨大的市场需求。作为美国人口主体的白人群体,才是毒品的最大消费市场。美国监狱人口比率世界第一,其中黑人比率超常,与法律严惩毒贩有很大关系,但是也掩盖了毒品消费者主要是白人的情况。近年来,白人用毒过量致死浪潮,使得这一事实日益凸显。

近年来,毒品过量致死人数急剧增加,除了人工合成毒品的大量出现,更多还有止痛和其他药物成瘾的原因。鸦片类止痛药物是其中的“主力军”。布鲁克斯揭露,在12个州,医生开出的鸦片类药物处方数量,居然超过了人口总数。

按照美国卫生部公布的统计数字,仅仅2015年,美国毒品过量致死的人数达到5万2404人,几乎可以与越战10多年的美军阵亡总数相比。其中白人每10万人口鸦片类毒品过量致死为5.3人,是黑人(2.1人)的两倍半,是拉美裔(1.5人)的几乎三倍半。由此略见毒品泛滥致死问题,日益成为白人群体的危机。

死亡率特别是毒品致死率高涨背后的社会原因,是美国白人群体的社会竞争力下降。《经济学人》和《纽约时报》都指出,这一现象几乎完全集中在低教育、低技能白人群体中。同时还导致非婚同居和婚外子女的大量增长,出现明显的社会结构退化。

《经济学人》还特别指出,虽然欧洲白人也在经历同样的社会经济危机,却没有出现如此高涨的“绝望”死亡率。唯一可能的解释,便是美国例外主义的另一特征,与欧洲相比,社会安全福利制度远为薄弱,尤其是缺乏全民医保。

特朗普上台后,为了保护中下层白人的利益,不敢大张旗鼓削减主要福利计划。但是在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压力下,也绝无可能改善下层白人的福利救济。如《经济学人》指出,要改善中下层白人每况愈下的处境,只有通过教育和培训来强化他们的竞争力。但是增加政府教育开支,在共和党看来完全是民主党主张的“社会主义”。

特朗普政府推行的保护主义政策,或许一时间会减少低教育白人面临的全球化竞争,但绝对无助于他们面对更大的科技革命和人工智能压力。更有甚者,诸如减少H-1B签证之类的限制移民措施,只会打击美国200多年来不断吸收利用外来人才的成功秘诀,而加速美国例外主义的衰亡。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