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谁在叙利亚丢下了毒气弹?

国际关系的复杂变化,往往令人眼花缭乱,真假难分。每个国家都说是在为国家利益而做什么,也有些是打着自由民主人道的旗号。实际上,堂皇的言辞背后往往有不为人知的玄机。本月初在叙利亚发生的毒气弹事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最先是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叙人权观察组织报告称,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汉谢洪市当地时间4日遭到疑似化学武器攻击,造成至少58人死亡,其中包括11名儿童,另有数十人受伤。这给美国提供了一个动手的借口。美国指那是巴沙尔·阿萨德政府所为。两天后,特朗普总统随即下令空袭叙利亚,美军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单边行动,一口气向叙利亚中部空军基地发射59枚战斧导弹。

西方国家都口径一致指责阿萨德,但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却有不同说法。俄罗斯形容美国的飞弹攻击是侵略行动。阿萨德说法更妙,他说真正决定攻击叙利亚的不是特朗普,而是在幕后操控美国军事外交走向的所谓“深国”(deep state,或deep regime)。

这是个在特朗普上台后开始流行的名词,到目前为止并无统一译法,媒体上出现过的译名包括深层阴谋、深国论、深层集团、暗黑帝国、暗深势力等。按照《联合早报》国际课题专栏作者于时语先生的解释,它通常指的是民选或主流政治领袖难以绝对操控的“深层”国家机器,尤其是情报机构。美国有些论客把整个“军事工业综合体”和华尔街也算在“深国”之内。

特朗普上台后,行政处处碰壁,所委任的几位重要助手也被指和俄罗斯有关系而半途而废。因此,他和其支持者一直把矛头指向“深国”,尤其是美国的情报部门,甚至还指责前总统奥巴马连同“深国”一起给他制造麻烦。

叙利亚的阿萨德,就像早前伊拉克的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达菲,都是西方媒体和政治人物口头的大坏蛋、大暴君。除掉这些强人,是为天下除害。但要除掉他们必须找军事借口。小布什出兵伊拉克的时候,告诉世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大家深信不疑,等萨达姆被除掉之后,才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有了这次的惨痛经验教训,世界各国自然不想再上当,吃盲信一面之词的哑巴亏。美国对此也心知肚明。因此,这次的弹袭行动,美国的做法是不由分说,以人道之名马上自己出手。但毒气弹真的是阿萨德政府军丢下的吗,时至今日还是个谜。

中国的反应就很小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4月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反对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个人在任何情况下、出于任何目的使用化学武器,谴责近日在叙利亚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支持联合国有关机构对所有使用或疑似使用化武的事件进行独立全面的调查。以确凿证据为基础,作出经得起历史和事实检验的结论。

有人在战场上使用化武伤及平民,看来是事实,谴责使用者是应该的,但到底是谁干的,却不能妄下定论。否则,可能就要留下另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历史笑柄。这可以说是中道正见,但也反映中国在叙利亚还没有多大的“国家利益”。

叙利亚的内战,因为奥巴马总统没有大作为,让俄罗斯乘虚军事介入之后,俄罗斯在叙利亚有很大的国家利益,尤其是军港。在俄国协助下,叙利亚政府军扭转了劣势,去年底政府军就已宣布收复了反对武装势力的主要据点阿勒颇。被围困在阿勒颇东南部的反政府武装人员,分多批撤往阿勒颇以西的农村地区和邻近的伊德利卜省,也就是最近发生毒气弹事件的地方。

反政府武装势力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支持,如果他们被剿灭了,那他们过去五年来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吗?这当然不是美国,或者说是美国的“深国”所愿意看到的结果。战争持续才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因此,化武袭击事件的出现,并非偶然。

反政府武装已是强弩之末,叙利亚政府军或俄军有什么必要在这个时候动用化学武器,为美国制造动手的口实呢?

听听阿萨德的说法是挺有趣的。他在4月13日接受法新社电视台访问时说,化武指控纯粹是美军发动攻击的借口。“对我们而言,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捏造……我们感觉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与恐怖分子相互勾结。他们为攻击找借口,制造整个故事。”

那美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下手?阿萨德的说法是,这证明美国“深国”存在的事实不变。美国总统只是台前演员之一而已,他做不了主。问及美国是否会发动另一次袭击,他说“只要美国继续由军事工业综合体、金融公司、大银行以及所谓的‘深层集团’(deep regime)操控,并为这些集团的既得利益服务,那当然会。不只是在叙利亚,也可能在任何其他地方。”

有趣的地方在于,特朗普频频指责美国的“深国”跟他过不去,没想到,如今阿萨德也和他口径一致,把矛头指向了“深国”。不同的是,特朗普语境中的“深国”也许主要是指美国的情报部门,而阿萨德指的则是整个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军工综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各大财团以至华盛顿的既成政治体制。

阿萨德在国际上虽已臭名昭彰,但如果我们不因人废言的话,对他提到的美国的军工综合体,倒不妨稍加留意。其实早在1960年代,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就已经对“军工综合体”所可能带来的危险性提出了警告。他在1961年1月17日的告别演说中首先用了这个词。

那阵子,军工综合体开始形成,而艾森豪威尔已经敏感地嗅到不祥之兆。庞大的军事体制和庞大的军事工业(武器工业)合在一起,对美国政治经济等层面所能产生的巨大影响力是难以估计的。这样一个体制一旦形成,就是一个巨大利益集团的形成。军人需要战争,武器工业更需要战争,否则哪来的市场?战争是他们的切身利益所在。这个庞大利益集团的存在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不过,要证明阿萨德的指控几乎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虽然阿萨德表示,愿意接受“公正”的外部调查,但俄罗斯已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个决议案,这一决议案要求叙利亚与国际调查合作。显然,俄国不以为会有“公正”的调查。

那么,是谁干的这个关键问题,也很可能就此成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俄在叙利亚的博弈将会继续。毕竟两国都有各自的利益盘算,至于那是所谓的国家利益,还是“深国”利益,看来也会继续扑朔迷离,叫人难以捉摸。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叙利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