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傅丽云:面对假消息 不要假厉害

字体大小:

编辑室内外

对假消息,应该秉持“不轻易相信,不随意转发”的原则。

法律中,有共谋(common intention)和教唆(abetment)的罪行,前者是与人共同参与罪行,后者是主使他人干坏事。

根据《刑事法典》,如果抵触第34节共谋的条文,或第109节教唆条文,将与主谋面对同样的最高刑罚。

这些法律名词仿佛不存在于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但实际上,只要稍不留意,我们也会成为共谋者或帮凶。也许不至于站在犯人栏受审,却也难逃其咎。

我要说的,是最近舆论热议的假新闻。

本月初,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答复议员有关假新闻的提问时说,政府正审慎探讨如何应对假新闻,完成检讨后将公布政府的立场。

他坦言,在现有法令下,政府对付假信息的能力有限。蓄意散播虚假信息者,目前可在《电信法令》下被控,但由于这些解决方法是在数码新时代到来前制定的,因此效用不大。

“如今假信息可迅速传播开来,我们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科技资信普及的年代,消息散播的速度是名副其实的迅雷不及掩耳。如果经过有心人刻意的包装、设计,假新闻可以散播得更快。它的祸害,小则影响一些人的生活或思想,大则可影响政局,引起人民恐慌,动摇社会稳定。

一对管理“真实新加坡”网站的年轻夫妇,制造涉及煽动种族与排外情绪的假消息,结果抵触《煽动法令》,去年被判罪成入狱。

他们当时的目的,是为了刺激阅览量,增加广告收入。

在源头发假消息的人目的不一而足,有的不存恶意,可能只想开开玩笑,试试朋友的反应,或自己想象某些事“按理”应该是怎样一种情况,就认定是事实而广播出去。

收到消息的人再转发的“共谋者”,有些只觉得消息有趣,真伪无所谓,转发无妨。又或者觉得“作为一种提醒也不错”,就把那些“某购物中心里有人拐带小孩”的消息发出去。

今年1月,网上传某超市架上卖的是假米,还以“朋友的孩子是化验师,超市已同意退货”来佐证。超市后来发文告,说打算报警,交由警方调查此事。发这消息的人,则可能不是开开玩笑那么简单,不排除是生意竞争的恶意手段。

我还接过鼓吹“停止吃碳水化合物,饿死癌细胞”的视频。里头还有患者“真实个案”、家属和医生访问,让一般非医科专业毕业的人完全无从判断真伪。

一些尚在研究讨论或临床实验的医药消息,也会有人迫不及待地提早宣布。另一些江湖术士也在互联网上找到发声平台,再也无需劳累奔波。鼓励治疗偏方,远离正途,也可能会让人耽误医治,甚至断送性命。

如今每个人只要手里有一台手机,都是记者,可以上载照片发消息。同样的,如今修图软件普及,要图文并茂发一则假新闻也不是难事。

对假消息,应该秉持“不轻易相信,不随意转发”的原则。即使没有时间去查证,也该先用脑子想想,或者尝试用常识来判断。

如果懒得去做,至少就让谣言止于手上。假消息轻则浪费时间愚弄他人,重则使自己惹上官非。

政府未必会制定新法令,而是修正法令。可是,通过立法对付造假者,相信能起一定的阻吓作用。

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对于大众,如今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如何查证消息。

日前,老友转发一则有人在公共场所强迫学生捐款的信息,还附照片。我转发给同行,对方笑说,应该是假的。不料一天后,警方发文告,说已对事件展开调查。

假消息泛滥普及,除了让新闻从业员工作加重,有关机构或政府也更加忙碌。是否时刻要为大大小小的消息,发文告澄清?果真如此,岂不让造谣者愈加得意,更热衷于他们的地下工作?

所以,我更切望相关的法令早日推出,避免假新闻危害更多的公众。

(作者是本报记者 pohlh@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