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伊恩·布鲁马:战争总统特朗普

字体大小:

特朗普就任总统的头11个星期里,一切似乎都不能让他称心如意。联邦法院阻止了他企图禁止六个以穆斯林为主国家公民进入美国的禁令。他也未能成功废除前总统奥巴马引以为傲的政绩“奥巴马医改”。这是因为共和党里的所谓温和派认为他所提出的替代方案过于苛刻,而极端派则认为还不够严苛。

不仅如此,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因为与俄罗斯的可疑交易被迫下台,而特朗普白宫内部圈子的成员正斗个你死我活。《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把特朗普称为骗子。他的支持率下降至35%,是新任总统的最低记录。

接着,特朗普突然下令发射59枚战斧式导弹,攻击叙利亚的一个空军基地。在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部队多年来的恐怖轰炸和折磨、在坚决拒绝让叙利亚人以难民身份进入美国避难、和在上周还明确表示美国不会推翻阿萨德后,特朗普看到遭受又一次化学气体袭击的叙利亚孩童嘴角流出白沫的照片。结果,他改变了主意。

突然间,奥巴马医改、白宫的内乱、疯狂的推文和政治上的前后矛盾、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峰会(特朗普似乎并未做好准备),都被忘得一干二净。从特朗普上台那一刻起,就一直表现得怒火中烧的《纽约时报》,现在却几乎把每一寸专栏评论,都用来表扬身兼三军总司令的特朗普的坚定意志。因为,他用行动给了世界(包括中国、俄国和朝鲜)一个教训。

歌颂特朗普的不仅仅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也为特朗普的举动欢呼,就连《华盛顿邮报》的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也声称,“领导力的道德层面”现在终于进入了特朗普的白宫。“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主持人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看到导弹袭击的影像后异常兴奋,只能用“太美了!”来形容。

看到阿萨德鼻子被打出血却不兴奋,那你一定是铁石心肠。用毒气弹轰炸本国平民或任何人,都是一种严重的战争犯罪。但攻击空军基地不是有效战略,也不会对结束叙利亚内战起到什么作用。

然而,攻击行动却分散了对特朗普所面对政治问题的注意力。这肯定可以为特朗普的行动提供了至少部分解释,而不是他突然有了恻隐之心。

特朗普可能不太了解国际事务,对外交政策更是一窍不通。但他一直精通一种艺术:操纵传统和社交媒体来凸显自己。他知道如何成为新闻的中心。身为一名真人秀明星、一名自身品牌营销者和一名政客,他一直有一个坚定的目标:成为人们心目中世界上最伟大、最强悍、最有力量、也最受爱戴的人。

利用对无休无止的战争倍感失望的美国人的恐惧和愤怒的方式之一,是承诺将美国人放在第一位,不再插手国外事务——包括贸易、多边机构,尤其是军事冲突。就像特朗普最近所说的那样:“我不是,也不想成为全世界的总统。”

但现在他却无意中找到了被誉为强人的最佳方式:军事行动。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位伟大总统的努力遭遇了挫折,但身为三军总司令,他似乎取得了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胜利:媒体。

人们可能已对小布什总统发动的战争感到厌倦,但即便是《纽约时报》对特朗普导弹攻击的反应,也明确地反映了一点:当三军总司令面对国外的敌人时,人民会支持他,好像这是他们的爱国义务。而如果轰炸空军基地是道德领导的标准,质疑这种行为不仅不爱国,也是不道德的,仿佛你不想为那些遭受阿萨德毒气袭击的可怜的孩子做一点事。

即便特朗普的战斧式导弹无法解决中东冲突,即便这么做实际上会让事态进一步恶化,他已经在国内取得了重大的胜利。在许多批评人士眼中,他现在有了总统的气派。而且,他可能已经修复了共和党内的严重分歧,那怕只是暂时的。

事实上,特朗普一些最有力的反对者是新保守派,而正是这些人推动了小布什在伊拉克的战争。他们痛恨他承诺退出国外冲突。但现在,他们很可能团结在他的周围。

特朗普仍然没有成型的战略,在中东没有,在亚洲也没有。而在亚洲,朝鲜独裁者金正恩正竭尽全力,以测试核装置及远程导弹来吸引媒体关注和挑衅特朗普。但特朗普现在知道,要怎样才能被奉为伟大的领袖。一支美国航母战斗群正前往朝鲜半岛。袭击朝鲜和袭击叙利亚的跑道不同,可能引发核战争,但特朗普的道德形象已经获得修复。一切都会是很美的。

作者Ian Buruma是巴德学院民主、人权和新闻学教授,著有《零年:1945年的历史》(Year Zero: A History of 1945)

英文原题:Trump the War President?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7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