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惠:当母校成为一种奢侈

记者手记

两个月前,母校南侨中学配合70周年校庆要办活动,新闻室原本安排另一名同事负责报道。后来我与小一届的学弟同事锦松听说了,就主动要求负责这次采访。

受访的大学姐我们都十分熟悉。她过去在金炎路旧校舍上学,南侨迁至盛港后,也跟着到盛港继续为母校服务。求学的四年里,我们常常在校园里看到她的身影。学弟说,他记得当年社团需要帮忙时,大学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关系,我们和她不在同一个校舍念书,年龄差距大,共同点不多,大学姐仅凭“学弟妹”这层其实并不亲密的关系,就答应帮忙。这得对母校有多深的感情才能做到啊。

谈到南侨,话题总离不开2000年的“保校危机”。时过境迁十多年,估计也复述无数次了,但大学姐说着说着,还是哽咽落泪。我当下相当吃惊,也不大理解她为何如此激动……可我怎么可能理解那一代校友的经历?在十二三岁懵懵懂懂的年纪,只感觉到学校搬到住家附近的便利;长大后回头看时,才逐渐品味出“母校”这概念的涵义,稍微了解了校友的用情至深。

尤其是近年随着生育率下降,学生人数减少,教育部合并不少中小学,让我更深刻体会到有个母校的“小确幸”。在最新一轮的合并中,初级学院首次受影响,八所初级学院合并为四所,更引起激烈讨论。

平心而论,减少学校,确保每所学校有一定规模的学生群体,为学生提供多元的科目组合和课外活动,这个优先考量有一定的合理性。而合并学校牵动师生和校友非常深层的情感,无论怎么安排、何时宣布,都会有不少人为此心碎和愤怒。

或许合并真的势不可挡,那怎么做才能尽量减少伤害?我想,教育部最起码应该在一些环节,改变现有做法。

例如与其合并小学,然后以“需求随人口的地理分布改变”为由,在榜鹅和盛港等新镇兴建新小学,为何不将一部分受影响学校迁往新镇?这既能减少整体学校数量,也能尽量保留有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学校。

2014年六所小学合并为三所,其中包括将拥有81年历史侨南小学和创校64年的励福小学合并为树仁小学。然而约七个月后,教育部宣布在榜鹅设立三所新小学。如当时能让其中三所学校搬迁到榜鹅,会不会比较理想?

安排哪所学校合并,哪所搬迁确实不容易,但比起“一视同仁”合并所有受影响学校,这至少能保住一些有丰富历史与特色的学校。

此外,在如此重大课题上,沟通也明显不足。除了教育部长(学校)黄志明时隔一周后,终于在面簿上撰文首次表态,被一些国人批评反应不够快,最关键的是受影响的老师直到消息公布前不久才接到正式通知,对他们也不尽公平。

有关初级学院合并的传言其实早已传开,不久前同在受影响学校教书的朋友聊到这些传言时,朋友既焦虑又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忽然反问:“媒体不可能比我们还要早知道吧?”面对士气低迷的对方,我顿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学校促进凝聚力和身份认同的功能,不少人已提出这样的论述。很多拥有丰富的历史与传统的学校,都有活跃的校友积极回馈母校,过程中也加强学弟妹的身份认同,形成良性循环。这正是许多名校的共同之处。在政府学校合并的趋势中,这种对母校的归属感似乎已成为一种奢侈。教育决策间接发出的信号,值得政府与国人集体深思。

(作者是本报记者 limxh@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南侨中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