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宇昕:魔鬼不在攻壳里

字体大小:

小生之言

人机大战又要来了,不过这次人类棋手想要突围击败“阿尔法围棋”(AlphaGo),恐怕机会渺茫。

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系统,最适用于单一领域的、规范的、海量数据的项目。人工智能研发者多年来一直挑战智力游戏,从国际象棋到围棋到德州扑克,也正因为它们符合上述特性。

当系统找到合适的分析法则,人类便难以抗衡。

阿尔法围棋去年的胜利也引发诸多讨论,影视文学也就顺理成章成为普罗大众想象未来的范本。不过创新工场董事长兼执行长李开复最近应台湾天下文化邀请演讲时便强调,在现有技术之基础与可见的未来,机器人产生自我意识的可能性不高,人工智能只是工具,人们不应该受科幻电影影响而担忧害怕太远的事。

李开复认为人们应当聚焦于眼前的挑战:许多重复性高的工作将被取代,金融业、律师甚至医生都在此列中,因此未来人们应该投入服务业、志工等需要温度、情感的行业。他甚至开玩笑地说:“不是说未来文科生日子会比较好过,而是未来理科生会像文科生一样不好过。”

李开复这个业内人士始终是乐观的,他相信人工智能发展能够最有效运用资源。这也意味着节能环保,同时创造大量财富。若加上进步的税制,便能进一步解决温饱问题(当然反之,握有资源的科技巨头也可能成为新的剥削者)。

学界最悲观的声音当属英国科学家霍金,他已经多次警告人类即将被人工智能取代,不要沉醉在人工智能带来的财富与便利之中。当然李开复的演讲也例举了一些他所担忧的事,有一项我特别认可,那就是未来当许多体力劳作、办公室工作被取代后,人们会不会沉浸在电子游戏所创造的虚拟世界中不可自拔,最后智力退化?

许多年前就有这样一个笑话:未来人类会进化成天线宝宝的样子,手脚退化,眼睛嘴巴变大,甚至还长出天线,可以当遥控器用。

我想,当今已算是个享乐主义的时代了,人们努力寻找不劳而获的生活方式(这句话其实也相当吊诡)。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很多事情已经不必自己动手去做了,同时也省却沟通。懒,几乎可以说是新时代的代名词。

科幻漫画经典《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讲述赛博人(cyborg)草薙素子追探意识、身份与存在之课题,这里借其英文题目来一句变奏:

人们一直担心魔鬼在机壳里,其实人自己才是魔鬼。

人工智能是工具,人是使用者。多年来人们谈论人工智能,到最后还是要回归人性的问题:到底人要多自律,才能够驾驭随人工智能而来的各种诱惑呢?

现在我们已经能够看到面簿、谷歌采用的“投其所好”演算方式为受众过滤信息,间接导致一个个同温层乌托邦诞生。各种网络平台也用“投其所好”的方式提供个人化商业资讯,达到利益最大化的效果。当这些技术被用在政治宣传上,如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在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又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人工智能呢?

我想,也就只有怀疑主义能够让人们保持一点点清醒吧。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