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赵慕媛:精神先于创新 文化先于产业

字体大小:

梦远册

我们着意追求精确无误、干净无染、规范守序,不太能容忍歧异,以及一些温和的失序,不自觉地似乎套上了文化的桎梏,硬要人带着脚镣跳舞。

以色列著名的科技创业之父尤西·瓦尔迪,5月7日接受凤凰卫视《领航者》专访。当视频开启播映,引进瓦尔蒂傲人的创投成就之后,访员劈头就问:“以色列成功的秘诀在哪里?”瓦尔迪毫不客气地本能回应:“秘诀在哪里?要是我把秘诀告诉你,中国就会复制我们做的事情,你们有14亿人口,我们只有850万,我们就会消失了。”

26岁创办软件公司、现年75岁身形如山的瓦尔迪,自然没那样苛刻。老人家狡黠应对点到为止,接着不疾不徐地回答:“我觉得秘诀不在于政府政策、政府的钱、人的教育程度……或者国家的技术水平,而是在于人民的精神状态、人民的动力……这是我们的遗产,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精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不单只是跟高科技有关,这是一种文化的DNA(基因),千百年来存在于犹太人当中。”

以色列与新加坡一样资源匮乏,更且生活在强敌环视的战争状态中,不得不彻底的“庄敬自强”,以弹丸之地成为今天的创新强国。瓦尔迪还把这些成就归功于以色列人的性格:“以色列人不太尊重权威,这对大公司来说或许不是好事,但是对小企业却有莫大的帮助。在以色列的起步公司,任何人都有话语权。”

全球主要的350家大企业,来源国次序依次为美国、欧洲及中国,近期包括中国百度与阿里巴巴,都在以色列建立了研发或科研中心;以色列一国的风险投资额,超过法国与德国的总和,这是“战火城市”的骄傲。瓦尔迪更认为,高新科技园不能解决问题,人才向往的是(文化与创意)生态系统,因为政府的职能不是去推动孵化创新,它充其量只是燃料,创新需要生态系统,需要创业精神,需要接纳失败的文化。

不按照理论的陈述与罗列,而根据业绩彪炳的创业实践家的纲领性总结,很明白,国家或国民要成功创新,单单依赖高科技、政府政策及拨款都不够充分,更需要依靠人文遗产、传统文化、国民的精神气质,以及敢于质疑权威的国民性格。

这些文化基因,尤其是文学与创作、美术与设计、音乐与歌曲,我们其实都曾经拥有,目前则只是部分的拥有。历史事实与文化标杆告知我们,本地华巫印各领域的成名人物,尤其是比率占多数的华裔,最为拔尖出彩。

从上世纪二战发展到今天,受到海内外认可并著书立说进行研究、“在国际与区域能叫板”的本地文化艺术大腕,多如繁星,文学包括新华文坛著述写作与历史研究著作等身的名家;美术有当代南洋画派引领风潮的风云人物、水墨与现代画的佼佼者、闻名国际的大收藏家、设计与建筑的开拓前行者;音乐包括区域闻名的歌唱与词曲作者、演唱会与舞台的视听媒介功臣。我们的确不乏文化明星。

科技创业之父瓦尔迪探讨创新时,提及无数次的关键词,就是文化与精神。科技创新,尚且要处处讲究文化传承与精神素养,更何况是文化与文化产业。这不是积极架设硬件、努力建构中心,就能完成的大业。

新加坡幸运,原本兼得文创事业的必要条件:多元文化碰撞的触类旁通、中西文明荟萃的丰富滋养、包容开放的认知与气度。可惜语文教育实验一路波折蜿蜒,所幸家底老本够厚,余温尚存。但文化积淀,会随着语文能力的萎缩、人文教育的不足,而逐渐流失殆尽。

我们着意追求精确无误、干净无染、规范守序,不太能容忍歧异,以及一些温和的失序,不自觉地似乎套上了文化的桎梏,硬要人带着脚镣跳舞。很多时候,创意恰恰是对秩序的颠覆、对权威的质疑。其他国家地区已经证实的思维与创造的路障,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开怀的把它们移走?只怕这些思维路障长久积累,将日渐蜕变成为我们另类的意识形态。

在创新热潮、文创显学面前,我们今天较为欠缺的,恐怕就是精神与文化。这些文化资产,以小国寡民的新加坡而言,我们本来拥有得极其丰盛,却一路不慎或自觉地丢失了。

创新的另一关键价值观,是要能接纳失败,而认真怕输的新加坡人,何时才能拥有放胆一试、尝试失败的“文化基因”?失败,原是文明建构必须的沃土养分,人生宝贵的教训提醒,前行的经验总结,难以叨叨教习,只能亲身领悟。一切,还得从根培育、从心说起。

最后,瓦尔迪在上述访谈中,意有所指地强调,他要子孙传承的,是以色列人的核心价值:当一根火柴,不要老想占人家的便宜,要懂得去帮助别人;要记得,不论做事还是创业,都要做一个好人。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