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婧:房思琪的痛苦

字体大小:

记者手记

小说看到最后一个字,手机阅读应用贴心地统计出读完它所花的时间:3小时37分钟。

一本不到四个小时就能读完的书,我却断断续续用了四天才看完。不是因为内容枯燥,恰恰是因为扣人心弦,每次开始阅读就仿佛溺水一般越陷越深,我总在觉得快要缺氧的那一刻停止阅读,然而思绪无法就此消散。

台湾畅销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最近因为作者林奕含自杀身亡而热度爆棚。这本描写补习班老师诱奸学生的小说,被林奕含父母证实是根据女儿的亲身经历改编而成。书中数名女性角色,都是作者一人的亲身遭遇。

小说里的房思琪因长年遭受性侵而精神失常,现实中的林奕含也因饱受抑郁之苦,在26岁结束年轻的生命。房思琪被国文老师的巧言诱骗,质疑文学成了恶人的帮凶;林奕含去世后,也有许多人说她太过敏感,被文学辜负了生命。

无论林奕含自尽的原因为何,房思琪的悲剧,绝不能只被归咎于她的敏感和文艺。除了直接侵犯她的“狼师”,书中也描写了忽视性教育的父母、助纣为虐的补习班老师,以及认为“受害者有罪”的大众,每个人都是这起暴行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同样以神父性侵儿童事件为主题的好莱坞电影《惊爆焦点》(Spotlight)中有一句台词:“如果抚养一个孩子需要全村人的努力,那么侵犯一个孩子也需要全村人的包庇。”在谈“性”色变的亚洲社会,这样的包庇不仅体现在对施暴者的纵容,更体现在对受害者的鄙夷。

房思琪提起“学校有同学和老师在一起”时,母亲的第一反应是“小小年纪就这么骚”;当有人上网发贴文揭露狼师的行为,网民的留言是“你拿了他多少钱”;就连与房思琪最亲近的闺蜜,得知这事后脱口而出的也是“你真恶心”。

借书中诱奸无数少女的狼师之口,林奕含点出残酷的真相:“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

她在新书发布会上坦言,小说改编自真人真事,希望读者能真实感受到房思琪的痛苦。“我希望你不要合上书,然后觉得:啊,幸好它只是一个故事!”

当她以小说和生命唤起世人关注后,情况终究有了一丝改变。疑似性侵她的补习老师被传唤调查,更多受性侵女子也站出来举报加害者。就连海峡对岸的北京,也有年轻女性受林奕含感召,披露多年前在校内遭性侵的经历,引发校方重新调查案件。

新加坡有房思琪吗?翻阅报章,光是这个月以来本地就有五起性侵案件的报道,现实场景与小说描写惊人地相似。一名12岁男童被游泳教练非礼,男童母亲却拒绝让儿子出庭供证,甚至因儿子被传召而深受困扰,萌生自杀念头。六旬狼父数次侵犯11岁亲生女儿,女儿尝试向母亲求助未果,直到好友帮她找来学校辅导员,才揭发罪行。

本周又有一起强奸案开审,事件发生在三年前的麦里芝蓄水池公园。受害女子遭性侵后,原本担心身份曝光而不愿报警,所幸丈夫开导她必须为自己讨回公道,也避免狼爪再伸向他人,她才鼓起勇气报案。被告前天判监禁17年和鞭打24下。

和其他犯罪相比,性侵行为受害者不仅当下身心受创,事后还可能遭受来自社会舆论的二次伤害。只有当更多人理解并正视房思琪们的痛苦,帮助他们踏出自助的第一步,才能避免这类悲剧一再上演。

(作者是本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