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欧洲人口出生率危机

法国政治新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战胜民粹派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当选法国总统,获得传媒大肆渲染。主要原因是勒庞一直主张取消欧元,并且鼓动法国仿效英国退出欧盟。她一旦上台,维持欧洲和平稳定半个多世纪的欧盟会马上面临散伙危机。另外,39岁的马克龙成为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提高了人们对欧洲下一代人口的期望。

这些渲染其实都经不起推敲。特朗普出人意料当选美国总统,使得许多人认为民粹主义在欧洲也会获得类似成功。这种预期低估了欧洲与美国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巨大差异,特别是欧洲的低教育蓝领阶层虽然也面临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的威胁,但是欧洲慷慨的社会福利制度,使得他们没有像许多美国蓝领白人那样,陷入“生存性绝望”,造成美国这一群体突增的死亡率。民粹主义对欧洲蓝领阶层的号召力,至多只能起到“成事不足,扰事有余”的作用。

特别是在法国。多年前,勒庞的老爹也曾经意外进入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我当时就评论这并不意味着法国右翼的强大,而更体现了法国左翼山头林立(法国传媒所谓的la gauche plurielle),彼此互不买账而已。马克龙在第二轮胜出,实在不出预料。

马克龙是否代表了欧洲新一代的希望,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事情。在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推动下,尤其是2008年金融海啸触发的全球经济大衰退以来,欧洲特别是欧盟南部各国经济一直不振。在欧洲现有的劳工市场机制下,刚刚进入劳动年龄的年轻一代,是受到打击最严重的群体。在西班牙和希腊等国,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长期超过50%。即便在法国,青年失业率也始终高于25%。

更糟糕的是,这一局面并不限于低教育阶层,大批大学和研究生毕业生同样前景黯淡。几年前,我在苏格兰爱丁堡一家西班牙餐馆里遇上一位帅哥侍应生,他在西班牙已经获得两个硕士学位,依然无法在当地找到满意的工作,而不得不流落国外,学非所用。据《经济学人》报道,南欧各国新一代高教育精英因为在本国缺乏机会,而纷纷移民海外发展,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问题。

这一局面持续多年的另一个直接结果,便是南欧各国年轻一代不得不推迟“成家立业”。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最新数据,在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国,男女青年差不多要到近30岁甚至30岁出头,才离开父母独立生活。而在经济相对良好的北欧瑞典、丹麦、芬兰等国,下一代离家独立的平均年龄还不到23岁。

据《纽约时报》报道,最严重的负面影响,是在就业和事业前途难以卜测的黯淡前景下,南欧年轻一代不仅延期结婚成家,更急剧减少生育,眼看不出几年,便会造成严重的人口结构和劳动力危机。

大家都知道,维持人口均衡的最低生育率,是平均每个妇女生育2.1个小孩。中国虽然维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但由于巨大的农村人口缺乏有效管制,实际平均生育率并未真正低于1.6。即便如此,劳动力短缺危机也已浮现,而迫使北京迅速转弯,但或许仍然无法避免人口下降和结构失衡的严重问题。

因为社会文化的演变,近代欧洲各国妇女生育率都普遍低于2.1,而不得不引入外来劳动力,甚至被认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大量招收中东难民的真正动机,因而造成长远的文化融合和种族矛盾问题。

但是经济大衰退以来,南欧各国的生育率雪上加霜,进一步下跌到1.2以下。这一两年来虽然有所改善,西班牙妇女的平均生育率也只恢复到1.47,而意大利、葡萄牙、希腊等国仍然只有1.3。这些数字都显著低于贯彻独生子女政策时代的中国。南欧各国近年来出现大量幼儿园和学校空置关闭的情况,诸如人口失衡和劳动力短缺的负面效果,也指日可待。

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加上精英的流失,会对南欧各国已经落后的经济发展形成新的严重障碍,加剧欧盟内部的经济发展不平衡矛盾。长远而言,对于欧盟来说,这或许是比民粹主义威胁更大的离心力趋势。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