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贤:全球秩序过渡中的中国

我在1984年第一次访问中国,并在后来无数次的访问和交流中,有机会见证中国这三十几年里的转变。

在过去三个月里,我以联合主席的身份,主持了新中两国高级领导人三大主要双边合作机制中的两场会议。第一场是在北京举行的第13届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会议,这是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副总理张高丽一同主持的。另一场则在上星期刚落幕,那就是我和中国中央政治局委员及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共同主持的中新领导力论坛。新中领导人在这些场合上针对两国共同面对的挑战交换了看法,进一步巩固了新中关系。这样的对话会反映了新中两国之间的高度信任,也体现了双方互相学习各自经验的意愿。对两国来说,中新领导力论坛具有特别意义,因为它提供了宝贵的平台,有助促进新中两国新一代领导人取得更深入的了解和交流。

今时今日,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举足轻重,在经济、社会、国际关系或是政治等领域都有着重大的影响力。

首先,以经济为例。中国在2016年的经济增长放缓至6.7%。虽然不能维持过去数十年的双位数增长,但这样的增长率对逐渐成熟的中国经济而言,是比较具可持续性的。中国经济过去主要依赖廉价劳动力,现在它的经济模式正在逐步转型,通过创新、提高生产力和提升价值链以取得增长。要顺利完成这个转型,需要技巧,也必须谨慎处理。

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在十几年内已经成为亚太主要经济体,如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印度和亚细安的最大贸易伙伴。除了亚细安内部贸易之外,中国目前是亚细安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相较于2001年4%的贸易额,中国在2015年就占了亚细安贸易总额的15%。同时,自2015年起,中国也成为了一个资本和投资输出国,以全新的方式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中国也不再只是“世界的工厂”,也开始创造国际品牌。私人企业推出的服务如微信和滴滴出行,在数码经济中开始改变它们在国内提供服务的方式,一些企业也制造出高档产品。

中国也逐渐意识到经济迅速发展对环境所造成的影响。中国政府已经在国内采取必要的措施,通过尽早批准签署《巴黎协定》的方式,认真看待中国在气候和全球课题上的重任。现在,中国企业在国际上也是清洁技术、电动车和电池的引领者。

同时,中国需要重整经济,减少一些关键领域资源过剩的问题,并且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相信中国的服务和私人企业能做出更多贡献,以发展出一个不断创新及具有高生产力的经济体。

在社会层面上,中国领袖也深知国内一些迫切的民生课题,如失业问题、通货膨胀、住房和空气污染等,都需要得到正视和解决。

新中面对相似社会挑战

随着中国人口结构不断变化,中国在保持经济增长方面也会面对一些挑战。中国的人口正迅速老龄化,15%的人口已经超过60岁,而到了2030年,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占人口的25%。中国的劳动力增长也开始缓慢下来,并可能停滞不前。这些都将对中国的家庭和社会结构,以及医疗保健和养老金制度构成重大挑战。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必须满足年轻一代的需求,这些年轻人同他们父母相比,有更远大抱负,对生活也有更高的要求。

这些社会挑战不仅在中国出现,新加坡也同样面对类似的问题。因此,在拥有相同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的东亚社会进行研究,深入了解这些社会是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将有助于东亚国家和地区策划有效的家庭和社会政策。

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是新中社会治理高层论坛的联合主席。这个论坛让新中两国有机会就如何在不断改变的社会环境中应付共同挑战方面,分享彼此的经验和交换意见。我们希望能够长久和中国进行这样互惠互利的交流和切磋。

第三,中国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影响和实力与日俱增,这意味着中国将在国际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中国开启了“一带一路”倡议,并成立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同各个地区的国家建立联系。新加坡支持这两项倡议,并在一开始就看出这些倡议对推动经济一体化和基础设施的发展大有帮助。

最近在北京圆满落幕的“一带一路”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将为20个国家的56个经济区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金,这项宣布受到了各国的欢迎。位于“一带一路”经济带周边的区域和多个国家都需要资金,来发展自身的基础设施,因此相信它们能从中国的各项计划受益。

尽管一些国家开始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导致全球局势不明朗,中国已开始推行一些关键的金融及贸易政策,让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支持全球贸易。在2015年,人民币是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目前,香港、伦敦和新加坡是全球三大人民币清算中心,而人民币也自2016起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储备货币篮子里。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为许多中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开拓海外市场,并同第三市场的其他公司进行合作。

中国今年把国防预算增加到1500亿美元,增幅为7%。尽管中国的国防预算为全球第二高,其数额只是美国的大约四分之一;全球国防预算最高的美国,其军费支出达6000亿美元。。

习主席提出了精简和提升中国人民解放军计划之后,中国海军已进行重大改革,使其更有能力在更遥远的海域中运作。20年来,中国已是一个主要贸易国,这意味着中国将更依赖国际合作和常规,来确保其船只和货物能够在世界各地通行无阻。中国海军最近派遣编队到亚丁湾参与护航行动,以保护国际航道免受海盗袭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样的护航行动是无法单靠一个国家来进行的。和中国海军一样,新加坡海军也参与了亚丁湾护航行动。上个星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其中一艘舰艇,“黄山”护卫舰到我国樟宜海军基地访问,我国海军曾多次同它一起在亚丁湾进行护航行动。新加坡海军的舰艇也经常访问中国。去年9月,我们的“坚信号”隐形导弹护卫舰就访问了上海,并和中国的“荆州号”护卫舰进行了双边演习。

中国将扮演领导角色

中国也正发展自身的文化产品如艺术和电影,而人们都能在网上媒体平台,观赏这些中国作品。中国也在世界各地设立了大约480所孔子学院,以促进文化交流和中文的学习。

第四,中国的政治演变。今年下半年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勾勒中国未来十年的政治前景。习主席已经采取重大举措来整顿党内的纪律问题,如推行反贪腐运动和重组主要的党内机构和政府机构,包括人民解放军。

另外,中国共产党也不断地提升自己。我曾经到访北京的中央党校,也去过位于延安、浦东和井冈山的干部学院。共产党正在积极培养干部的能力,让他们能够在现代经济体系里带领一群拥有抱负的人民实现梦想,以及一个拥有7.3多亿互联网用户的社会继续前进。与此同时,共产党也重新审视关键的历史转捩点,例如1930年代的长征,来重申把党和人民凝聚在一起的核心价值观。

习主席在中国共产党于2016年庆祝成立95周年大会上说,中国共产党必须“聆听时代的声音”、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坚持把建党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点紧密结合起来。

我相信,中国绝对能够不断自我更新、不断寻求突破,并在区域甚至全世界里扮演更重要的领导角色。

2015年,习近平主席为庆祝新中建交25周年对新加坡进行了国事访问。当时,他贴切地把新中关系形容为“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这反映了长期双边关系的深度、宽度和力度,以及未来美好的前景。新中两国合作密切,新加坡也一直是中国的朋友,支持中国的和平发展。我们的每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即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和重庆互联互通项目,以及领导力论坛和社会治理高层论坛等各大双边交流平台,这些都在中国各重大发展阶段间进行。我们在大多课题上看法相同,也在推进彼此的共同利益方面合作良好。然而由于国家面积有别,各国的历史背景、弱点和地理位置也不同,所以即便是亲密的邻近友国,大家也可能对某些课题持有不同的观点和视角。不过,我们的基本立场维持不变,那就是我们都同意,新中两国和本区域的和平发展对两国是有利的,而双方都明白,建立一个和平、持续发展的区域是大家的共同利益,这远远大于偶尔产生的意见分歧。新加坡将秉持一贯的原则,继续支持中国的和平发展以及它在本地区具有建设性的参与。

我对中国有三个期望。第一,期望中国繁荣稳定,进一步和本区域和全世界接轨。第二,期望中国继续作出贡献,致力于建立国际准则,维护世界各国的利益,以维持和平、稳定和发展。第三,期望拥有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中国能运用这两大优势,在进行社会转变的当儿,更好地与现代社会并行。

本文是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20周年庆祝典礼的英语演讲节译

点击阅读新闻报道“张志贤:推动本区域和平发展 新中共同利益远大于偶尔分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