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一场全民言论审查的暴力狂欢

热点话题

近日,一个20出头的中国留学生在中国社交网络上被痛骂成了“网红”。作为美国马里兰大学本科毕业生代表,中国女孩杨舒平由于在毕业演讲中提及了中国糟糕的空气污染,由之隐喻不佳的言论自由状况,并双关赞扬美国相形之下有着清新甜美、能够使人畅所欲言的“空气”,在被官方媒体把视频放回中国网络后犯了众怒,不少人愤而指责女孩“辱华”。

女孩的微博账号在几个小时内被铺天盖地的辱骂淹没,愤怒的网友人肉搜索出了她的各种社交网络账号、家人信息、私人照片公之于众,就连她在微博互相关注的同学也受到株连,被告知“警告你同学,回国会被群殴”。感觉受到冒犯的还不仅限于中国网民,很多留美中国学生纷纷划清界限,甚至出现了“在我们留学圈会被打死”的可怕言论。最终,女孩被迫改名、关闭评论、删光微博,只留下一条道歉。

人们的愤怒主要分为几类。第一种,质疑女孩言过其实。原因是她是云南昆明人,而昆明在当下中国极其严重的雾霾版图中,算是蓝天常见的城市。杨舒平说她出门就要戴口罩、不戴口罩可能会生病,与事实不符。于是很多人由此拔高:她撒谎,她是为了讨好和谄媚美国,她故意抹黑了祖国形象,她是为了获得绿卡,她在卖国……

我认为这种质疑有一定道理,女孩可能确实存在为了演讲效果嫁接他人故事的成分,或许也因此她在演讲时说的是“一座中国城市”,而并没有点出昆明。就如同有的人写文章会说“我有一个朋友如何如何”,其实讲自己的事;也有的人反过来,会把朋友的故事说成自己的经历。这确有瑕疵,但上纲上线说是卖国、故意迎合反华势力则大可不必。

自信的人不会动辄给人扣帽子、揪动机、阴谋论,因为这些永难证明,反之会思考,中国是否的确有这样的城市?今年年初,山西临汾PM2.5、PM10接连爆表,二氧化硫破千,人们戴着口罩还会流泪不止,不戴口罩生病恐怕毫不夸张。据《南华早报》报道,每年中国被空气污染的相关疾病(包括肺癌、哮喘、呼吸道、心血管疾病等)夺去生命者100万人,平均每天3000人。华北多个城市口罩已经是人们出门必备,也是不需争辩的事实。

于是,有人提出第二种理论——“家丑不可外扬”。承认中国空气质量不佳,但是“你怎么可以跟外国人说?”在微博评论中,频频有人拿“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俗语说事。这个理论听起来很耳熟,我不禁想起前两年著名导演贾樟柯在北京拍环保公益广告,胡同里突然冲出几个大妈大爷,高声嚷嚷:“他们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摄像机扣下来!”你听听,“咱们的雾霾”,对家丑都有感情了,谁敢曝光谁就成了敌人。

“家丑不外扬”这个说法的荒诞显而易见。举个相似的例子,中国这些年有很多由家庭暴力引发的恶性案件引起关注。在被暴力对待时,很多受害女性被反复劝说“家丑不可外扬”而选择沉默隐忍,最终酿成悲剧。如果早点把家丑外扬,如果他人早点知道暴力正在发生,如果暴力一方会早点忌惮和震慑于社会的关注、谴责和干预,情况或许不至于一步步恶化到难以挽回。

事实上,近年来在官方的鼓励和扶持下,中国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日渐高涨,“家丑”早已达到了谁在哪里都不可以“扬”的程度。2008年北京奥运,几名美国脚踏车运动员仅仅因为戴着口罩赴京便被骂“辱华”,最终被迫道歉。这之后,先是港台艺人,哪怕在墙外的推特、面簿也不可以发表任何不符合内地主流话语的言论、不可以参与诸如支持普选、反对服贸之类的公民行动,否则就会被民族主义“小粉红”们翻墙取证,扣上“港独”“台独”罪名,惨遭封杀。

继而是各种新闻热点人物,从不久前深圳生下四胞胎受到捐助的父亲蒋受廉,到比武战胜太极的MMA习武者徐晓东,都被挖地三尺翻找过往微博,审查是否发表过批评政府的言论,最终“被闭嘴”。这样的全民言论审查使得网络氛围噤若寒蝉,人们越来越不敢发声表达。

第三类质疑,不少人认为,杨舒平从雾霾污染的空气引申到言论自由的“空气”是一派胡言,中国言论自由毫无问题。这其实无需多少反驳。在这则新闻发酵的同时,中国乌镇正在举行一场举世瞩目的人机围棋大战——中国棋手柯洁对阵著名的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AlphaGo)。

然而,由于“阿尔法围棋”是谷歌公司研发的,而谷歌在中国大陆不被允许运营,这场比赛的直播被全部叫停,根据科技博主透露,“新闻只允许提及“阿尔法围棋”,最多只允许提及子公司deepmind”,“报道只允许从围棋角度谈及,不允许展开讨论信息技术层面,不允许信息技术专家参与。”这背后的逻辑耐人寻味,一家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知名度和创新能力的互联网顶级企业,在堂堂第二大经济体,竟然连提都不被允许提起,仿佛从未存在过。

第四类质疑是,很多人说,美国也有不少糟糕的地方,她为什么只表扬不批评呢?这颇有小朋友撒娇的感觉:老师总是表扬他!可他明明也拽女孩儿小辫儿啊!且不论杨舒平在演讲中确实提及了著名的1992年洛杉矶暴动,直击美国社会最严重的顽疾——种族冲突,即使她只是称赞美国的环境保护和言论自由,只要符合事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信的人,不妨承认差距,豁达而霸气地说:我的经济总量从四十年前只是你的零头,到现在已经追到了第二,而且差距越来越小。其他方面你也等着瞧吧!

最后,无论是关乎空气污染的敏感还是对于言论自由的在意,都是杨舒平分享的个体感受,并没有妄图代表他人。我采访过关于雾霾的议题,深知呼吸道、心血管系统脆弱的人群,对于空气污染比其他人敏感得多。同样,我也深知在这个多元而复杂的社会里,有“不允许说祖国、家乡一句不是”的人,也必然会有看到种种问题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人。

作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大国的国民,能不能自信地说一句:即使我不同意你的意见,我也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

作者是中国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