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文:来临的首次保留制总统选举

狮城脉搏

今年9月,我们很可能迎来自尤索夫伊萨总统以来的首位马来人总统。这位前总统是在任期间于1970年11月过世。

从6月1日,有意参加9月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的人士,可以开始领取候选人合格证书与社群证书申请表格。保留选举(reserved election)可以帮助确保来自各主要族群的人士,都有机会出任总统。也就是说,我们不必让不同族群的人轮流担任总统。

保留选举机制如何运作呢?当某一种族在五个总统任期(一个总统任期六年)内都没有成为总统时,下一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该族候选人。在过去五个任期,没有任何马来人出任总统。因此,这机制将在今年的总统选举启动。

新加坡人可能要多三四个月,才能知道有哪些候选人要竞选成为国家元首。在总理颁布选举令状后,有意参选者必须在五天内领取上述证书的申请表格。

总统选举将在9月举行,也就是国庆日庆典和群众大会之后。因此,选举令状可能迟至8月尾或9月初才颁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和族群委员会将有至少十天可以审核准候选人资格。

今年初,由大法官梅达顺领导的宪法委员会受委检讨民选总统制度,“尤其是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当选总统”。

在展开公告咨询和意见陈述会后,委员会建议当连续的“开放式”选举都没有特定族群的候选人当选时,启动保留选举,以确保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其他族群都有机会担任总统。

委员会强调,总统扮演“关键象征性角色,也是国家的象征。”我们必须确保我国“每一个族群都能心怀抱负出任总统这个国家最高职位……不让总统团结国家的角色被削弱。”

2月时,国会修正了总统选举法令,确认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从前总统黄金辉(1985年至1993年)开始计算。黄金辉是民选总统制于1991年实行以来,首位行使其所赋予权力的总统。

在9月的总统选举,除了向总统选举委员会(Presidential Elections Committee)领取合格证书,希望参选者也必须向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提交族群声明,表示他认为自己是马来族群的一分子。和国会选举的集选区规定一样,一个属于马来族群的人,是“不论是否是马来族,任何觉得自己是马来社群一员的人,也普遍被马来人社群认可是其中一分子的人士。”

族群委员会中的马来族群分委会,将核定申请者是否确实是马来族群成员。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会为他提供一张证书。

取得两张合格证书的申请人,就可以在提名日当天被提名为候选人。如果有超过一名候选人,竞选期是九天,之后还有一天“冷静日”。国人应该在这段时间尽量了解候选人。事实上,有意参选的人士应该尽早表态。在保留选举,符合参选资格的人大概不会太多,也因此减少了出现选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若有竞选,国人将有机会更清楚了解民选总统制在我们的宪法政府里的核心角色。

2011年的总统选举,是自1993年以来,出现选战的首次选举。18年来没有竞选的结果,是选民对民选总统制一知半解,很多时候甚至误解了。

在2011年5月选情激烈的全国大选后举行的总统大选,出现了四角战。候选人对民选总统制提出了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看法。一些甚至完全不顾总统的权限,向选民做出不能实现的承诺。

比如,一名候选人承诺要成为“人民的声音”;另一名的竞选标语是“国家的良心”,声称自己是制衡政府的道德权威。

今年的总统选举若出现竞选,也可以纠正2011年总统选举时的一些误解。由人民以民主方式选出来的总统也会更具正当性。此外,因为这是首个保留选举,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个机制如何运作,如何为维护多元种族主义做出贡献。

保留选举的机制,不是确保所有族群都有机会出任总统的一劳永逸办法。如果国人仍然沿着种族界限来投票,不管如何修改宪法,都不能够改变这种种族思维和因此导致的投票行为。

因此,保留选举也许可以鼓励候选人与选民思考,他们的选举行为和选票,可以如何让多元种族主义变得更牢固。

在评估候选人的整体素质时,除了资历、专长和经验,我们也不可以忽略他对多元种族主义的坚持和贡献。

一开始,总统制度便是一个新兴国家对包容性和多元种族主义的强有力承诺与象征。从1959年取得自治,到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之初的艰难时期,新加坡的首任国家元首和总统马来人尤索夫伊萨,便在我们的多元种族主义历程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保留选举的目的,是确保多元种族主义继续蓬勃发展。但它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措施。若9月的首次保留选举也是最后一次,那我们就可以说我们在建国的道路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叶琦保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