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家事、国事、天下事

漫步

两天前的早上到小贩中心喝杯咖啡后顺便去理个发,一坐上理发椅,理发师傅随即开口跟我谈起李显龙的“家事”来。这不奇怪,李总理与其弟妹围绕着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引发的家庭纠纷被“国事化”之后,已成为街谈巷议。

令我好奇的是,这位理发师傅掌握了不少细节,对李显扬、李玮玲个人的情况不是略知一二,而是知之甚详。问他,他说是网上看来的。

这位关心国家大事的理发师傅,年龄与我相仿,但显然很跟得上资讯时代的步伐。

近日,李总理在外度假,弟妹把家庭纠纷公开,矛头直指向他,演变成双方一来一往的公开辩论。网络平台,让双方都能即时作出回应,两个阵营的指责与反驳同时在主流媒体和网上出现,方便关心者随时参照两边的论点。在主流媒体的详尽报道中,之前不为人知的许多情节逐渐展开。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政治领导的家务事,发展到今天,从理发师、生意人、公务员到媒体人,每个国人都要为之关心,因为这场风波显然已对国家未来的政治发展产生长远的冲击力。

围绕着李光耀故居问题,不如一般人之前所理解的是去是留那么简单,李光耀遗嘱原来还有七个版本,谁想得到!有鉴于弟妹两人不断通过报章和网上发声并作出各种指责,还在度假中的李总理不得不第一时间回应,其回应带出更多内幕,又引发对方的反驳。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双方几乎无法再私下寻求和气收场,因为直到目前已引发的许多问题都必须获得解释,家事已成国事,国人都有知情权。

总理前天的公开回应中,最令人惊讶的是,在他给部长级委员会(研究李光耀故居如何处理的选项)的宣誓声明中提到,在2015年9月大选之前,其弟妹要公开纠纷细节,让他难堪。目的当然是要他付出政治代价,总理说:“我没有被他们吓倒。”

建国总理李光耀是在同年的3月23日去世,也就是,建国总理一离世,当国内和国际上还在给李光耀的个人成就作评价时,李家却已在酝酿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波。李玮玲和李显扬姐弟两人不惜打击总理的政治利益,也等于是把刀锋划向他们敬爱的父亲尽其一生建立和维护的人民行动党。两人如此“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国人可能要百思不得其解。

由此看来,李玮玲姐弟两人这次的发难难免让人猜疑他们“意在逼宫”,事件爆发的时间点也耐人寻味。

李家的家庭风波,已是国际上热烈关注的天下事,从西方、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到邻国的报章和网上媒体和电视这几天紧密报道,议论纷纷,就因为事件太具爆炸性。新加坡一向予人政治平淡无奇,社会安定的印象,国人这次一时也难以消化事件带来的震撼。

对于李光耀故居的去留,社会上一向有几路看法,一是,应该尊重建国总理的遗愿,让故居就此走入历史;二是,李光耀故居也是新加坡建国历程中的一个重要遗产,它的教育意义不可抹煞,应该加以保留;三是,举行全民公投,让人民在这个重要议题上表决。

然而,这个问题现在已不是国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摆在我们面前的更重要问题是新加坡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形象会不会因此付出代价。新加坡的民主政治发展一路走来,波折不少,这次的风波,矛头是针对总理,对整个执政党则是一个严峻挑战。

这个事件最后要怎么收尾,目前还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过社交媒体你说我说他说,并不是厘清事实最好的办法。另外,摆在新加坡眼前,需要迫切解决的重要课题还很多,希望这起事件不会把国家的注意力给偏离了。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