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对国会辩论“李家争端”的期待

6月19日晚,总理李显龙罕见地通过一段视频,对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争端造成新加坡声誉受损,以及国人对政府的信心遭到打击,向全体国人致歉。他也透露,将在国会7月3日复会时发表声明,回应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对他作出的(公器私用)指控。

他同时“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仔细研究相关的争议,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我希望这个彻底和公开的辩论和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

换句话说,这次国会的辩论,是要达到两个主要目的:其一,是把涉及李家争端和围绕欧思礼路38号李家老宅的重重疑问交待清楚,让国人了解真相;其二,是证明政府的清白,从而恢复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的信心。

作为基本上只能无奈观望的老百姓,也只能期待这一前所未有的辩论,真的能够拨开诸多疑云,和盘托出事情的全部来龙去脉,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同时,更加重要的是,让国人看到政府解决问题的对策。

在没有党督(过去称党鞭)的制约下,行动党议员可以畅所欲言,不必跟随党的既定路线或规定,可以打破砂锅问到底,把事实弄清楚,这应是民众有所望于一众议员的。没有两个主要人物李显扬和李玮玲的参与,不可能会有一锤定音的结果。李家的纠纷,最终还是得由李家成员去解决,或许甚至需要诉诸法律途径,而不是国会可以插手处理的。

那我们可以期待国会辩论能做到什么呢?看来应包括以下几点:第一,是澄清政府和这一事端的关系,特别是在李家老宅的去留问题上,政府在责任上和职权上到底该做什么,可做什么?内阁的有关决定又是什么?是去还是留?如果是去,是怎样的去?如果是留,又是怎样的留?还是说,在这个问题上,政府至今都还没有一个定案?

第二,是在建国总理李光耀生前表明死后要立即拆除旧宅的意愿后,政府内阁或个别阁员与他之间到底有过怎样的互动?内阁是如何向他表态的?李光耀本人对内阁的看法又是如何回应,并最终反映在他的遗嘱里?李光耀遗嘱关于拆屋一条的一再改动,是否是内阁与他互动的结果?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身为总理的李显龙以至其夫人,是否真的如其弟妹所指控的,犯了公器私用的大忌?而相关的政府部门又是否一如指控,失去了它们依法办事的公正性和正直性?这些都是极其严重的指控,政府和总理本人都有必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消除民众心中由事端引起的任何疑虑。除此之外,他们是否还会采取什么后续行动,一如过去政府领导人的做法一样,诉诸法律,“讨回公道”?

这些问题之所以重要,而且必须搞清楚,是因为它们都涉及政府过去半个世纪辛辛苦苦建立和严加维护的清誉。这包括依法办事,铁面无私;廉洁透明,公正不阿;以及唯才是用,杜绝裙带。而李家事端的风云突变,似乎在一夜之间就使这些一直被奉行的执政的金科玉律都受到质疑和出现动摇。

我们相信国会议员(不管是执政党的还是反对党的)最为关注的,应该就是对总理或政府滥权的指控,以及事件对我国政治体制所造成的损害。工人党就已发声,将询问政府会否同意成立国会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 of Parliament),由不同政党成员组成委员会,并通过直播的公开听审,调查李总理弟妹对他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

这是政府难以回避的问题。无论如何,国会的相关辩论有了反对党的参与,肯定多了人们难以预料的变数。政府将如何应对,以及执政党将如何化解这场突来的重大危机,必然备受瞩目。

可以说,李家事端是这些年来政府所面对的前所未见的突发大事件,也是政府在正常治理中难以想象的大问题,面对这一家事国事纠缠千头万绪的乱麻,考验就看它如何尽快恢复国人对政府和体制的信心。

就在许多人以为李家事端余波不断、没有了期之际,事情却似乎有了新的发展。英兰妮26日的最新面簿贴文指称,欧思礼路38号今后的命运其实有四种可能性,包括拆除、保留(conservation)、保存(preservation)或强制征地。她也具体地指出其中一个做法,可以是拆除旧屋但保留地下层。而李显扬27日的最新回应则说,在特别部长委员会成立前,他们就曾向张志贤提议,李玮玲离开后,可在房子的原有遗址上建一个纪念公园,最后却不了了之。他也表明他和李玮玲从未要求政府现在就拆屋,而是等到李玮玲离世。

从这最新的面簿贴文来往,可见双方(即李氏姐弟和政府)其实是有共同点的,因为政府已一再表明只要李玮玲住在老宅,当局就不会有所决定。那双方是否能坐下来好好当面对此进行理性洽商,以达致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折衷方案呢?这也是笔者之前在专栏中所作的建议。

一个看来双方都可能可以接受的,就是在拆除旧屋后,在遗址上建一个纪念公园。这也符合李光耀生前致力把新加坡打造成一个花园城市的精神。至于深具历史意义的地下层是否保留,也可以做更深入的探讨。这或许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

如果7月3日的国会能还政府以清白,李家姐弟又能和政府达致谅解,被闹大的这场风波就有平息的希望了。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