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光耀故居事件特别报道

张克润:欧思礼路38号的文化遗产价值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文化视角

自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儿女发表《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一文后,国内外媒体的广泛报道,让一座上百年的平房(Bungalow)去留,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到底它是否如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所说的,“具文化遗产价值的欧思礼故居须考量其公共利益”(heritage value of Oxley home of public interest),而值得我们加以保存与保护呢?

李光耀故居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可从多方面加以探索。

首先,欧思礼路的命名,是为纪念1844年成为海峡殖民地中央医院英籍外科医生欧思礼。他在19世纪初就在欧思礼山岗经营肉豆蔻种植园,与莱佛士未登陆新嘉坡拉(Singapura)前,潮州人早在福康宁山种植甘密一样。两山岗除了遥遥相望之外,目前都被市区重建局规划在“里峇峇利地区”及“福康宁公园”所组成的中央地区的重点位置。

20世纪初,该地段被著名犹太商人买下,建了不少别墅平房。因此,欧思礼路38号见证1905年玛拿西迈耶爵士(Sir Manasseh Meyer)在附近欧思礼坡2号建设圣诺犹太庙及1998年被列为国家古迹的历程。

自22岁李光耀与家人在1945年搬入居住欧思路38号,该屋1950年成为他学成归国与夫人柯玉芝共结连理的新房,并是现任总理李显龙(1952年)、李伟玲医生(1957年)及李显扬(1960年)出生成长的地点。尤为突出的是,平房地底层竟然成为改变新加坡历史的地点:被李光耀称为“喝着啤酒的资产阶级”1954年经常在那里“秘密”集会商议成立人民行动党(PAP),而且集会20人中有14人成为行动党元老,并在1955年至1959年大选期间变成选战办公室。

因此,故居不仅见证政党政治之萌芽,而且见证1959年通过自治宪法及立法议院大选选出立法议员时,李光耀所领导的行动党取得压倒性胜利,51席中赢得43席,奠定李光耀组阁执政出任自治邦首任总理,还有后来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共和国诞生出任首任总理。

换言之,李光耀自1965年搬入总统府办公居住后,平房作为两任总理的居所,他们因为公务缠身而不克管理发展房产,加上当局50年“冻结”该地段的发展,使得平房毫无装修更动地完整保留下来。目前恐怕是中央地区唯一仅存具有20世纪初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稀缺洋房。

虽然城市不可逆转的快速发展及环境急速变化,但李光耀故居从已有200年历史《莱佛士城市计划》(Raffles Town Plan)的中央保护区(CCA)脱颖而出,成为原“望海”古海岸三段历史地区约五公里宽长廊“中央文化行政区”向北延伸发展出来轮船时代的历史地标。

沿着独立广场周边的八个“望海”国家古迹(包括打造为国家艺术馆的高等法院及市政厅),往内延伸发展到里峇峇利路/欧思礼路及康宁坡/欧思礼坡,环绕福康宁公园及欧思礼山丘周边的国家古迹共有26座,其中包括禧街警署(1998年)、中央消防局(1998年)、亚美尼亚教堂(1973年)、前道南学校(1998年)、国家博物院(1992年)、陈旭年宅第(编按:又称资政第)、总统府(1992年)、圣诺犹太庙(1998年)、凤山寺(1978年)及丹达乌他帕尼印度庙(2014年)。加上不少保护建筑物及克拉码头等,欧思礼故居完全可以融入原“望海”及内延古迹约方圆5平方公里范围的“新加坡历史城区中心”(Historic Urban Center of Singapore)往北发展的重要遗留。

换言之,从新加坡河口新旧国会大厦附近,原为廖内柔佛王国的商港遗址,到具有700年历史的新嘉坡拉王国遗址(福康宁原名Bukit Larangan,为马来语禁山之意)及殖民地时期建成的堡垒之门、地下战壕及远东指挥中心(福康宁精品酒店未被列为古迹)等共18公顷的福康宁公园,加上毗邻的总统府与李光耀故居,她们共同见证700年前的新嘉坡拉到200年前受英国殖民地统治后,李光耀等建国元勋带领新加坡人民从“过客”到“建国”;从自治宪政到民主议会;从转口贸易商港演变为绿色环球都会;通过填海造地发展新城区共扩大125平方公里国土等建设,是真正、地地道道的体现国歌“Majulah Singapura”(前进狮城)所表达的独立自主前进的奋发精神,把共和国带领到世界级的新高度及新篇章。

整个中央地区虽经过不可逆转的快速发展及环境急速变化,保存李光耀故居是在《莱佛士城市规划》基础上,继续在中央文化行政区重视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延续发展。她与其他73个国家古迹,必将成为本国公民及外国游客引以为豪及流连忘返的历史地标。

国家文物局必须考虑到欧思礼故居与上述近200年历史文化遗产的生态存续、人文关怀及其弥足珍贵的史地、政经、城市规划及文化遗产之间的渊源。这座故居不能因为李光耀遗嘱拟加以拆除,就贸然拆掉,因为上述论证明确证明,她涉及重大的国家公共利益。

7月3日通过国会辩论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应该受到欢迎。文物局古迹遗址保存司完全有必要在国会充分深入讨论李光耀故居的物质与非物质的历史与文化遗产价值后,采取必要的宪报公布以保存保护该古迹遗址的完整性、连续性及可持续发展。

作者是本地文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