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光耀故居事件特别报道

洪奕婷:李家争端国会辩论三大关注点

字体大小:

停一停

如果国会辩论有公开直播,明天备受瞩目的这场应会成为本地史上收视率最高之一。

李家姐弟李玮玲医生和李显扬自6月14日凌晨抛出震撼弹,公开数落正在国外度假的兄长李显龙总理,质疑他的领导能力后,李家争端一下公诸于世,家事瞬间成为国内外高度关注的公共事件。李总理一回国,就在6月19日发出声明视频向国人致歉,并宣布本月3日国会复会时,将发表声明回应指控,以及让所有议员自由提问。

过去两个多星期,双方持续通过媒体和面簿来回争执不休。明天来到国会议事厅,虽然争端中的两大主角李显扬和李玮玲都无法当场参与辩论,但现场至少汇集了其他直接或间接涉及这场纷争的政要,也让人民代议士有机会代人民向总理和内阁成员提问,解答疑虑。这场性质罕见的国会辩论,有三方面值得我们关注。

一、李总理的说法。李总理在这起李光耀故居拆除与否的争端中扮演两个角色,即是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长子,又是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最高领导,也因此身份尴尬。在李光耀于2015年3月23日过世后,李总理曾不只一次公开表明,站在儿子的立场,他希望能执行父亲拆除故居的遗愿。但身为总理,他本身又怎么看待故居的去留?这点李总理从未真正阐明过。由于意识到当中的利益冲突,李总理的公开立场是回避(recuse),不参与政府任何针对李光耀故居的处置决定。

但问题在于李显扬和李玮玲始终不相信兄长没有参与相关决定,还指他道貌岸然,为巩固个人政权罔顾亡父拆屋意愿;甚至为了自身利益,利用公职身份向有关当局索取有关房子的关键文件,公器私用,暗地里试图阻挠他们作为遗嘱执行人执行父亲的拆屋遗愿。面对这些足以构成诽谤的严重指控,李总理在过去半个月里,其实并未具体澄清,只在上周二概括性地以“弟妹对他的指责多数与事实不符”来反驳,并表示会在国会做出回应。

这个争端下来会如何演变,李总理明天在国会的一席话将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虽然早报数码对社交媒体所做的舆情分析显示,目前支持总理的人仍占多数,但一再被自己的亲人抨击,无疑仍是对李总理诚信的一大打击。李总理能否对一些引起异议的做法给予合理解释,不只关乎他个人的声誉,更是他作为政府之首,确保体制能继续取信于民的关键。

二、部长委员会的运作。这个由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领导,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以及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所组成的特别部长委员会,因为李家姐弟点名而浮出水面。张志贤解释说,成立部长委员会研究一些特定问题,是内阁正常的工作程序;而这个委员会正是要探讨如何处理李光耀的故居,同时厘清李光耀保留故居与否的意愿。

说实话,既要客观评估李光耀故居的处置,又要在乎李光耀的个人意愿,这当中存在矛盾,也不符合新加坡向来的处事原则。我国建国一代领导人一向推崇一个无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法治社会,也一直主张国家利益在个人得失之前,因此无论是为国家发展征地拆屋,或为保存某些集体历史而强制保留一些建筑物,个人意愿从来都不是考虑的出发点。建国总理固然深受新加坡人爱戴,不少国人也会愿意遵循他的遗愿,但因此使之成为部长委员会执行评估工作的前提,这点有待国会中进一步说明。

李家姐弟的抨击点是部长委员会的成立恰恰是为阻止故居被拆。委员会要让人民信服它的成立并非别有居心,需要更清楚地解释对故居的评估范围做了哪些客观设定,包括在总结出近日公布的四个处置选项外,是否全面探究过老房的经济、历史、文化和建筑价值,同时说明委员会的建议选项。

三、朝野议员的表现。这场针对李家争端的国会辩论无疑也将是蓝白阵营的一场政治博弈。工人党已表明,李家内部的问题应私下解决,他们在国会的发问会针对滥权的指控,同时明确抛出了相关的七道问题。对反对党而言,质询执政党的诚信,批评一党独大的体制弊端,都是有利于他们拉拢选民,赚取政治资本的机会。九名工人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能否在这场辩论中发挥辩才,展现有效的制衡力量,将直接决定他们是否能确立在选民心中的形象。

另一方面,李总理宣布将解除党督的约束,让执政党议员也自由提问和辩论。国会89名议员中大多是行动党后座议员,当中不乏素来以问题之犀利、批评之尖锐不亚于反对党议员而令选民刮目相看的代议士,这回面对他们的最高领导被指滥权,白衣人是否有质询的勇气和代民发声的担当,反映的是他们的价值观和智慧。这场对行动党议员多少都有些左右为难的辩论,将让选民最直接看出他们是不是一群唯命是从的“Yes Man”。

这是继1996年5月国会对李光耀和李显龙购买房地产时所获折扣是否存在不公平现象展开辩论后,国会辩论第二次涉及李家事务。可想而知,民众除了关注谁是谁非,也必然在过程中决定谁更值得信赖。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副总编辑 angy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