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吴新慧:为重返职场及健康饮食配对

字体大小:

慢三拍

本地已有网上平台协助家长配对补习教师,或为要进修的人配对培训课程,小贩退场和进场的配对机制应该也可建立起来,现有的小贩摊位出让与招标机制,并不能很好地保留本地小贩美食与文化。与此同理,重返职场也需要在工作性质、技能,以及工作环境上有相宜的配对,才能让重返的人及雇主都受益。

重返职场和健康饮食有什么关系?为何需要配对,怎么配对?

重返职场的一般是妇女或退休人士,随着更多妇女加入职场,她们本身和家人的三餐基本得在外解决,健康饮食既然得靠外,就得有一定的选择和配对。

保健促进局本月初宣布要进一步把“较健康饮食计划”,扩大到更多小贩中心和咖啡店参与,通过根据食材、食物烹调方法和份量列出的63种常见较健康小贩美食,鼓励公众更有意识地摄取这些不超过500卡路里的食物。保健局希望最迟在2019年,全岛约1万3000个小贩中心和咖啡店摊位中,有四成是加入“较健康饮食计划”。目前有2700多个摊位参与。

在外掌厨者都掌握着人们的饮食安全与身体健康,除了厨艺也是一门非常讲求用“心”的工作。

一般小贩摊虽是相对小本经营,但却是大部分国人——尤其是中下收入家庭在外用餐时的主场,加上2010年的调查发现,有六成国人每周出外用餐至少四次,健康的劳动队伍,就要有更多健康饮食可选择。

这方面,不仅是提高小贩中心和咖啡店摊贩的意识,也需要在食材供应上让他们有这样的选择。本地食材大多是靠入口,如何在健康食材的成本上让小贩负担得起是现实问题,有关当局和本地食物供应链者可以探讨合作机制,让小贩中心和咖啡店的业者协助摊贩采购较经济的健康食材,进而让面对小市民的健康饮食价格保持大众化。

不过,同样棘手的是,小贩中心也面对摊贩年纪大——退场的问题,把摊位退了或随意转手,只会使本地风味的美食——褪色,政府和业者在探讨新一代小贩中心文化与经营模式时,也可设立配对机制,尤其是让准备退场的老招牌摊贩和有心接手的年轻人配对,做必要的传授与培训,让美食和厨艺得以相传。

本地已有网上平台协助家长配对补习教师,或为要进修的人配对培训课程,小贩退场和进场的配对机制应该也可建立起来,现有的小贩摊位出让与招标机制,并不能很好地保留本地小贩美食与文化。

与此同理,重返职场也需要在工作性质、技能,以及工作环境上有相宜的配对,才能让重返的人及雇主都受益。

全国职工总会准备为要重返职场的专业人员进行配对“试用”,并鼓励雇主积极参与这计划。在试用一段时间后,如果双方愿意,试用者就可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

试用计划如专供大专学生参加的实习计划,旨在让双方实际了解彼此的期望和需要,以及公司文化和求职者的特长。只是专为重返职场的专业人员设立的试用计划,应可更好地为求职者做更好的转型和重拾技能准备。

人力部长林瑞生之前在国会已多次承诺支持职总推出的“重返职场计划”(Returnship Programme)。雇主如果雇用重返职场的专业人士,可获得短期薪金援助。

新加坡人口老龄化,劳动队伍已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许多企业都面对了中层管理短缺,或面对一批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MET)进入退休期的人才短缺问题,之前因为各种因素如照顾家庭而需要退场的专业人员,在重返职场时和理想公司配对得当,就可解决彼此的需要。职总为重返机制加入试用期,应可助增加配对的成功率。

退休不久的专业人员要转型再投入职场,应该也可利用这试用机制,缓解各公司的求才需要。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培养、善用与留住人才。劳动队伍老龄化意味着公司更需要提早准备中层与高层管理的接班人,职场配对只能解决一时之需。这方面,公司的管理和工作文化也需要配合当前和未来的人口结构做必要调整,否则会有越来越多年轻女性在婚后退出职场,也吸引不到要重返职场的人员。

总理公署部长兼外交部和人力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前天在面簿上指出,劳资政三方正在拟议的劳资政标准(Tripartite Standard),将鼓励更多雇主采取与时俱进的雇佣安排,帮助专业人员更容易重返职场。这套标准也有助求职者识别能为他们提供更多支持的雇主,例如愿意为需要照顾年幼孩子或年迈家长的员工做灵活工作安排,而这些安排都需要雇主的支持和理解。杨莉明相信,职总会帮助那些需要接受培训以提升技能的专业人员。

除了提升技能,重返职场的妇女,对于家庭的健康饮食需要,同样需要花心思安排。

不是每个家庭都有女佣或年长父母可以帮助煮食,邻近住家的小贩中心、咖啡店等饮食场所就是她们可放心重返职场的另一重要安排。保健局要把“较健康饮食计划”扩大到更多小贩参与,因此也可视为是帮助专业妇女重返职场、帮助雇主留住职业妇女的一个配套,毕竟健康劳动队伍,健康退休生活和健康的下一代,除了运动就是从健康饮食开始。

为此,专业人员重返职场,本地美食人才的培养与健康料理的意识,都需要整体规划,很有意识地经营和配对。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