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维文:小红点的外交:过去与现在

字体大小:

今天我们能够处于和平时期,同所有邻国和睦共处,并不是偶然的。我们也同世界各大强国维持友好关系。目前这种良好的处境,得归功于我们以往和现任的领导人与外交官。

最近,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引起了热议,退休官员、学者和评论员纷纷参与讨论。

关键的不同是:我们是外交部现职官员,职责是在每日工作中实际执行我们的外交政策。因此,我们今天的讨论不是理论上的讨论,或讲座上对学术用语的不同诠释。

最近,人们热议的课题包括:一,新加坡是否未能量力而行,忘记我们永远是身处庞大危险世界和充满挑战区域里的一个小国? 二,因为地缘政治的改变或我们自身领导层的更新,新加坡是否应该调整其外交姿态?三,我们对于贯彻始终和遵守原则做法的坚持,是否限制了我们适应新环境的能力?

这些都是合理的问题,但我相信我们必须回到基本的原则。我们的外交政策的最终目标,是第一捍卫我们的独立与主权,制造更多突破地理局限的机会。这些是我们最终的目标,知易行难。

然而,存在的挑战是我们该如何达到这些目标。毕竟,我们是东南亚一个多元种族的弹丸小国,这是不变的事实。对于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我们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在历史上,失败小国的例子比比皆是。建国总理李光耀一直提醒我们,我们必须面对眼前的世界,不是我们想要的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提倡的是“不做不说”的方式,让新加坡任由命运摆布。

李显龙总理提醒我们,在攸关我们国家利益的课题上,我们必须“站起来并捍卫自身立场”。

一些人认为,我们应该保持低调,“小国只能认命”。相反的,正因为我们是个小国,在必要时更得站起来捍卫自身利益。对现实政治的实际理解,和尽全力维护我们的主权、维持和扩大我们的实用性、为我们自己开拓政治与经济空间之间,并没有任何矛盾。

制定我国外交政策的建国元勋——李光耀先生、吴庆瑞博士、拉惹勒南先生和他们的团队——对此有深刻的理解,也制定了一些核心外交政策原则。自独立以来,这些原则一直让我们受益匪浅。

核心原则

 

这些原则是什么呢?首先,新加坡必须有一个成功与蓬勃发展的经济、稳定的政治及团结的社会。要不然,我们将完全会被边缘化。

我们都曾目睹,较为不成功小国的代表团,在国际会议上被忽视。我一直紧记,外国人愿意和我们交往,不是因为我们的舌灿莲花或我们的高情商。

我们能够引起他人注意,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新加坡尽管面积小,却成功了。我们也有具智慧、诚信、认真和建设性的外交官来代表新加坡。

第二,我们不能成为附属国。我们不能被收买或受欺负。我们必须随时准备捍卫我们的领土、资产和生活方式。我们刚庆祝了国民服役50周年。我们也尽力维持一个人人认真看待的武装部队。这不只有赖武装部队拥有的军事科技,还有我们的军人的勇气与决心,尤其是战备人员,以便捍卫我们所拥有和珍惜的一切。

第三,我们致力广交朋友,不树立敌人。尤其,在我们的临近区域,和平与稳定更是至关重要。

新加坡是亚细安的创始国之一,也一直大力提倡亚细安的团结和核心地位。至于超级强国和其他区域大国,我们的目标是扩大与它们的政治与经济关系。我们必须对它们有一定的实用价值。这样,它们就会觉得我们的成功符合他们的利益。在和平与关系良好的时期,维持这种微妙的平衡比较容易。当大国相互竞争时,就相对困难。不过,我们的基本反射应该是寻求平衡,和促进一个具包容性的架构。我们也必须避免偏袒任何一方,或是结伙反对另一方。

我们尽力建立一个广大的关系网络。但这些关系必须建立在对彼此主权、平等(不论幅员大小)相互尊重的基础上。

外交不仅仅是不惜代价的“友好关系”。它关乎加强友好关系来保护和促进我们的重大利益。这个前提是我们不会为维持友好关系而妥协的。当其他国家做出损害我们国家利益的不合理要求时,我们必须以坚定和有原则的方式,说明并坚守我们的立场。

第四,我们必须促进一个建立在法治和国际习惯的全球秩序。在一个“强权即是公理”(might is right)和丛林法则横行的体制里,小国难以求存。相对的,一个对小国更有利,对世界这个大家庭也更好的制度,是维护所有国家的权利和主权及法治。

大国将继续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但这不意味着它们可以我行我素。相应的,它们可以从一个有章可循的国际环境受惠,不必诉诸暴力或武力来达到目的。因此,新加坡一向积极参与联合国事务,和制定国际建制与规范。

1982年,我们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谈判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在世界贸易组织和众多双边与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上,我们也展示了“小国大外交”的特色。

贸易是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3.5倍,因此,我们必须维护多边、全球贸易体系。作为位于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狭窄海峡的港口,海洋法公约规定的航行自由对我们至关重要。

最近,我们积极参与了最终达成《巴黎协定》气候变化全球协议谈判。我们是一个低洼岛国,很容易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新加坡必须支持一个有章可循的世界,促进国际法与和平解决纠纷。这些是基本的优先考量,反映了我们的重要利益,也影响我们在世界的位置。

我们必须在这些课题上坚定不移地表态,让他人清楚我们的立场。对于可能尝试影响新加坡国人,让我们的外交政策更符合它们利益的其他强国,我们也必须积极抗衡它们的伎俩。

最终,我们必须非常清楚新加坡的长期利益,并有制定相符外交政策的魄力。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期间,雅典人被警告,屈服于斯巴达人的要求将有严重后果。希腊政治家佩里克萊斯(Pericles)告诉他的同胞雅典人,如果因为害怕而服从这些要求来避免战争,只会马上面对更苛刻的要求。

斯巴达人的要求是对雅典人决心的考验。一旦屈服,他们最终可能被奴役。另一方面,坚决的拒绝将让斯巴达人明白,必须更公平地对待他们。

我们身处不同的时代和地缘政治环境,但这对新加坡还是一种启示。不论是面对主要安全和经济伙伴或更大的邻国,在涉及我们的重要利益,尤其是主权、安全和法治的课题上,我们的立场向来坚定不移。

当美国少年迈克菲在1994年因为破坏公物罪被判鞭刑时,我们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仍然坚守法院的判决。在1968年马印对抗时期,我们对两名在麦唐纳大厦安置炸弹的印度尼西亚海军陆战队员执行绞刑。1968年, 正值我们刚被迫脱离马来西亚。英国人已经宣布要从新加坡撤军。我们还在与共产党反叛活动进行武装斗争。各位能想象我们当时的领导人勇往直前,做出正确决策所需要的胆识吗?

这些事件确立了我们的底线。其中的信息是清楚的。新加坡固然小,但坚守我们的法律并维护我们的独立、公民以及国家的安全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不能因为被恐吓而俯首称臣。这最终能让我们与邻国,无论远近大小,在坚实而平等的基础上建立关系。这也是为何每当这些基本原则遭遇挑战时,我们总不会保持沉默。当俄罗斯军队控制了克里米亚时,新加坡强烈反对该侵略行为。我们公开表达了我们的立场,即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国际法都必须得到尊重。

这联系到我所要说的第五点——我们必须是个有信誉且一以贯之的伙伴。我们的意见受到认真看待,因为其他国家知道我们一向对问题持长远且具有建设性的看法。大国愿意与新加坡交涉,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发言不会光是投其所好。他们甚至会更努力让新加坡选他们那一边,正因为新加坡的表态是有分量的。我们是不偏不倚的中間人,公平而公开地与各方打交道。这所形成的战略可靠性,让我们得以在过去数十年来,与我们的伙伴建立互信和善意。

正因为我们可信,新加坡一直能够在国际事务、在亚细安、在联合国扮演建设性的角色。我们协助有共同利益的国家创立平台。新加坡在1992年协助成立了小国论坛(FOSS)。作为一个集体,我们能够形成共同立场而在联合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今天,小国论坛已经增加到107个会员,超过半数联合国会员国加入。我们在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扮演建设性角色。我们也创设了环球治理组织(简称3G),以确保小国的声音不能被淹没,并且在二十国集团和联合国之间扮演桥梁角色。

我们的信誉为我们赢得了一席之地,尽管有时我们的实用性在当下并不那么明显。当我们首次表达对北极理事会的兴趣时,很多人质疑一个赤道小国能够在北极事务发挥什么作用!然而,海平面上升以及可能出现的新航道,将影响我们作为海运枢纽的地位。所以加入北极理事会对我们是有意义的。2013年5月我们获得了理事会观察员身份。我们积极参与,就海事事务贡献我们的专业知识。

展望未来

让我以下列看法来做总结。小国一般都微不足道,除非我们能够提供有价值的主张并让我们变得实用。新加坡的经济成就、政治稳定与社会和谐吸引了其他国家愿意同我们打交道,并参考我们的发展模式。

因此,我们在全球各地的外交官努力耕耘,与其他国家寻求共识和共同目标。我们在相互依存的基础上寻求双赢方案。我们参与了重大的合作项目,比如在中国苏州、天津和重庆;印度的阿玛拉瓦提(Amaravati);马来西亚柔佛的依斯干达;印度尼西亚三宝垄的肯德尔工业园(Kendal Industrial Park)和越南-新加坡工业园。我们提出新的点子,以“整体政府”的方式实行计划。其他部门的同事也尽心尽力地协助。

新加坡今天的地位远比1965年来得更有保障。但是小国所面对的挑战是恒常的,无法忽视或希望它会消失。强大且可靠的新加坡武装部队是一个重要的阻吓因素。一如人们所说,外交政策得从自己国内开始。我们的外交要有效,必须先凝聚对新加坡核心利益及外交政策重心的内部共识。同时,我们的政治不能变得四分五裂,或者我们的社会出现对立。

我们所确保的国际地位,来自于建设一个成功的经济和团结的社会;阐明我们一贯从新加坡的利益出发,不会为他国摇旗呐喊;与尽可能多数的国家,在不分国家大小的互相尊重、谋求双赢的相互依赖的基础上拓展关系;坚守国际法当做基本原则;并且作为一个有长远视角的可靠和一贯的伙伴。

地缘政治正变得更不确定和难以预测。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外交政策反映这些演变中的战略现实。同时,我们要维护作为主权国家的自由,拥有我们自主的外交政策。我们必须预想不时会发生的摩擦和困难。但我们的任务是管控好分歧,同时聚焦于彼此更广泛的关系。我们的做法不能与私营企业雷同。我们的国家利益远超于私营企业短期的盈亏计算。

我们得持续保持灵活,警惕潜在危险但也把握机遇。但是一些领域则必须是恒常不变的。我们必须促进和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必须准备做出艰难的决策。我们要勇于表达,必要的话持反对意见,但不必无端地让人不快。我们或许永远会是个小国,但这更意味着我们需要勇于坚守自己的信念,并且为了守护所有公民的长期利益坚持不懈。

作者是新加坡外交部长,本文是他于7月17日在外交部对话会上的演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