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小国的绵力

漫步

6月5日,波斯湾小国卡塔尔惨被周边几个邻国沙特阿拉伯、埃及、阿联酋和巴林等国断交,罪名是斗胆支持恐怖主义和破坏地区安全。和解条件有点苛刻,包括关闭卡塔尔境内的半岛新闻频道、切断与穆斯林兄弟会等恐怖组织的联系、限制它与伊朗的关系、把土耳其军队赶出去等。卡塔尔如果一一依从,等于是妥协了国家主权和尊严,今后还能在国际上混下去吗?

到昨天为止,卡塔尔还没有屈服之意,只有在日前实施了新的反恐法令,对邻国作出了一点回应,但这离和解的目标还远。现在的问题是,时间到底是在谁的一边?

卡塔尔如此“有种”,本应该赢得世界各个小国的钦佩才对。事实却未必如此。国际上固然对卡塔尔的处境给予同情,但对阿拉伯几个国家的联合行动,我们还未听到来自美国、俄罗斯、中国或是欧洲的谴责声音。也许大家都有这样的看法:这是海湾合作理事会内的“家事”,还是暂时等着瞧吧。

新加坡外交部除了“促请所有在卡塔尔工作和生活的新加坡人,上网向当局登记”之外,对卡塔尔被断交风波没有作出正式的批评,沉默得有点出奇。新加坡没有站在小国的立场发出一点正义的呼声,给人留下不小的解读空间。

在海合会的家庭内,这位“小卡”特立独行,在诸如反恐、反伊朗的核心问题上没有站好队,没有看清大局,还自以为是,简直吃里扒外,大伙已经忍了很久。卡塔尔咎由自取,可能正是不少国家的解读,尤其是站在反恐的道德高地,海湾国家对一个小国的集体外交讨伐,还可能博得许多国家暗地里的喝彩。

我们一方面可以为卡塔尔维护主权和国家尊严的表现给予掌声,甚至也可以把卡塔尔当作一面镜子,如果新加坡有朝一日也碰到周边大国的集体外交围堵,我们能顶多久?另一方面,卡塔尔的那种明显违反自身利益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足以给新加坡警惕。海合会内的阿拉伯成员国同文同种同信仰,卡塔尔却强出位,犯众怒,甚至危害其他家庭成员的安全和利益,自然成为众矢之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以卡塔尔为例,说“小国要表现得像小国”,一些外交界人士随即斥之为“有误导性”,而引发一场学术性和政策性的争论。

卡塔尔表面上是败在“小国装大国”,但真正的关键在于它忽视了地缘政治敏感性,而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世界上无论国家的大小,都处在一定的地缘政治中,如新加坡因地缘政治的敏感性,曾经有过一段长时期,同以色列的交往如履薄冰。在新加坡建立国防的初期,以色列给过新加坡很大的帮助,新加坡永铭心上,但至今新加坡还没有派大使到以色列去。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过去,以色列若是做得过火时,新加坡都会发表声明谴责之,这是个重要的外交姿态,表示尽管新加坡跟以色列友好,但永远是看到大局,永远站在国际正义的一边。中东局势的改变,使得两国关系的敏感性大为冲淡,今年2月以色列总统内坦亚胡访问了新加坡,新加坡不忘向他表达希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恢复直接会谈的期望。寻求中东长久和平与安全,是新加坡坚守多年的立场。

真乃此一时,彼一时。想当年,1986年,以色列总统赫佐访问新加坡的消息一公布,便引起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文莱的抗议浪潮,尤其是马国甚至发出断水、断交的恐吓。地缘政治也受国际局势的影响,有其可变和不可变的一面,因此,外交讲究一贯性和可预测性,但有时也不可能太过“一根筋”。

如今,中国在经济、军事、科技上崛起之后,它要扮演更大角色是自然而然,国际上不也有期望中国负起大国责任的呼声?这改变了比地缘政治更大的国际政治局面,也使得各国在外交上面对新的挑战。不论是地处哪一盘棋内,各国今天共同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这也为许多国家提供了新的合作基础。

新加坡跟区域邻国的关系中,反恐合作是重要一环,领导人见面总要谈如何加强反恐,如何提升情报交流。

跟卡塔尔所属的海合会相比,新加坡所属的亚细安更具多元性。因此,一路来亚细安强调团结,在国际重要课题上,立场贵一致,声音求一同。随着国际局势的巨速转变,亚细安各成员国各有自己的算盘,但同声同气的时代未必就此成为历史。所以,明年接过亚细安主席国的棒子后,新加坡小国外交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区域内和区域外的大国都在看新加坡将能否发挥外交所长,为促进本区域的安全、稳定与繁荣,继续尽其小国的一份绵力。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