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谢燕燕:淡滨尼今昔

淡滨尼体育场(Tampines Sports Hub)(档案照)

字体大小:

编辑室内外

获奖之后,这个卫星镇依然不断发展,不断演变,市镇的“中心”也不断转移。如今来了淡滨尼天地,市民的生活重心似乎又会再次转移。

六年前的一个抽象概念,终于变成一座庞然大物,很具体地占据了淡滨尼区域卫星镇的中心,这便是下周末正式开幕的“淡滨尼天地”。

上周末到那里的小贩中心吃午餐,顺便探索这个新颖的休闲生活中心,没想一呆便是五个小时!这里的设备太齐全了,要磨上一天绝对轻而易举。

我一辈子都住在淡滨尼,亲身经历了它那翻天覆地的变化。偶尔也会怀念儿时的旧淡滨尼,但那只能是魂牵梦萦时的幻影。

儿时的乡间小学,所栖身的亚答木屋,富有人情味的村落,父母谋生的树胶厂,可以抓鱼的小溪,屋后长满星果木、野牡丹和蕨类植物的山丘都不复存在了。

但是在采访生涯中,有时会偶遇昔日的人与事,找回消失的历史片段。去年寻访苏东坡在本地的后人,赫然发现他就是当年在淡滨尼小学执教的苏尚鹰老师,当年的校歌还是他所谱写的。

多年以前为《庙宇文化》做采访,发现儿时常去看酬神戏的好几所乡村庙宇,全部搬进淡滨尼联合宫。那里还有一群爱叙旧的老街坊,旧淡滨尼的点点滴滴,都活在他们的记忆里。

有一次走访民间文史工作者许永顺,他拿出一张本地灌录的老唱片,封套竟然是旧淡滨尼当年的金宫游乐场。

三年前为南安特辑找素材,找到会馆创始人张金荣的后人,终于揭开张源春别墅的神秘面纱,填补了淡滨尼历史的一段空白。本地著名画家林子平,当年就住在张源春别墅隔邻。他在淡滨尼的新民小学当了一辈子校长。

去年在国家博物馆观赏厦语片,欣喜地发现旧淡滨尼曾经有一座片场,还曾在那里拍过福建大戏《金枝玉叶》。

70年代末还是个偏远荒郊的淡滨尼,其实历史很久远。顺兴古庙至今还保存了1851年的木板牌匾,说明当时就已经有人在那里开芭。淡滨尼源自树名,1828年时就已经出现在Franklin & Johnson的地图上。

儿时的淡滨尼,除了有一条蜿蜒崎岖的老路和分布在两旁的村落、庙宇、学校和胶园外,它还是个出产大量沙土的地方,顶峰时期有26个沙场,曾为东海岸填土工程提供了4500万立方米沙土。

建屋发展局用了10年时间,把景色怡人的偏远乡村变成人口稠密的现代卫星镇;而淡滨尼最引以为豪的成就,是在1992年10月5日夺下联合国建筑与社会住屋基金所颁发的世界宜居奖(World Habitat Award)。

获奖之后,这个卫星镇依然不断发展,不断演变,市镇的“中心”也不断转移。如今来了淡滨尼天地,市民的生活重心似乎又会再次转移。

可以预见居民日后一定会花很多时间在这个新天地,因为那里的设施太诱人了。

如果是球迷,可以在那里观赏各种球类比赛。足球场可容纳5100名观众,另外有设施举行地板钩球、手球、篮球、藤球比赛,还能主办网球、五人制足球和钩球赛事。由20个羽球场组成的室内体育场,可办羽球和乒乓赛,又可供居民打球。

顶层游泳池也深具吸引力,六个泳池分室内和室外,有符合奥林匹克标准的大泳池,有儿童玩水的浅池,还有纾解肌肉的按摩池等。乐龄者只需1元便能享用设施;如果启动个人的ActiveSG户头,政府所给予的100元储值能用来支付门票。

泳池下面是跑道,沿着有盖跑道绕一圈是455米,选择有盖和露天跑道,一圈下来是705米。累了可以钻进绿色环保花园看看花果蔬菜,或到最高点看日落。

运动够了,可以躲进15万平方尺的冷气图书馆安安静静看书。这里还有家庭诊所,又可唱卡拉OK、打保龄球、攀岩、学烹饪和品酒,更可购物逛超市和上馆子。

只是一代人功夫,淡滨尼便从只有3700多人的穷乡僻壤,摇身成为人口约25万的现代卫星镇。这变化又以淡滨尼天地的诞生作为新的临界点。对广大的组屋区居民而言,其设施并不逊于私人公寓。

很庆幸自己不曾搬离淡滨尼。

(作者是本报记者 chiayy@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