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赵慕媛:语言:认同、参照、错位

字体大小:

梦远册

我们今天无可逃避,真人实景地面对母语语文能力急速萎缩的危机。故而引述使用语言文字极其谦卑诚挚的港人态度,要明白地对那些认真踏实、尊重传统的企业及单位,表达由衷的欣赏和敬意。

3月中旬赴港溜达一周,于当地时日逼近的特殊时空下,观望集会名人及民间百姓的各式火花碰撞,感受在地思潮与人心纠结。而最令我难忘的,竟还包括一张汇兑商号的单据。

到24日钱不够用,在路上就近寻一家汇兑商换些港币。返新后整理琐细,才发现这家汇率合理、位于中环永乐街1-3号某大厦A铺的“许氏兄弟找换汇款公司”,为顾客打印如此详尽的兑换单,郑重列明商号与分行、地址、好几个电话、交易日期、交易编号、客户签署,及相关信息等等;犹记得职员还客气的说声“多谢”。

我不过找换区区200元新币,详尽的兑换单长达20.8公分,相对于在本地著名购物中心及商厦兑换货币的经验,无论兑换币值是数百或数千元新币,到手的单据,经常都是可怜兮兮一小张纸片,只注明交易日期及买入卖出币值,连商号、地址电话、交易编号这些重要的信息都没有,而且打印字迹清一色朦朦胧胧,让顾客于字里行间费神猜测。同样是世界金融中心,新加坡小市民就不如精明干练的香港人,得不到专业的好服务。

更叫人欣喜的是,兑成港币币值后有一括弧,内有四个字:四舍五入。

“四舍五入”,这久违了的美好中文! 那是小学算术课的常用词,跟乘数表一样深入浅出、文字隽永,我们轻易牢记一辈子,这些年却无影无踪;现下倏地蹦出来,如何能不感动。

2014年12月中旬,收看无线新闻直播香港警方占中事件清场总指挥的即时记者会,我当时尽可能抄录总指挥的讲话,当中很多特定用语,在本文讨论的主旨中富于参照值,比如:“…尚属合作;随即四散;…即时反应;滋事分子;…行动实属违法,(但警方)无畏无惧、尽忠职守;(虽然)构成危险,…绝不退缩,绝不畏惧;最后将他们绳之以法;(某些警务人员)日以继夜,面对挑衅,不屈不挠,因而脱臼…。”

在面对史无前例的重大政治与社会事件时,执法人员万分谨慎的遣词用字,犹如作诗题词般四字一词组,恭敬得几乎尽可能保留文言古语,来描述记录整个事件。

这是对必将载入史册的重大历史事件,一种如履薄冰、诚惶诚恐的心理。古语有云:春秋之笔、汗青书写、流芳百世、遗臭万年。因此,在悠久文化与传统跟前,有心人不敢造次。

回头看看本地愈演愈烈的语文错位,字句颠三倒四,虽然有些开脱之辞是说,电脑打字用汉语拼音及联想词组,忙中有错总会挑错字、选错词。但是,汉语拼音联想输入法广为使用,少说也有二十余年历史,可从前并没有今天这般错失过。

把近年来公私机构频频出现敷衍搪塞的遣词用字、不负责任错漏百出的黑心翻译,以及把错别字理解为“同音不同字”的水平,总加起来,足见我们对语言粗心大意,对文字漫不经心。

在追求绩效与功利的道路上提速猛进,我们或许毫不犹豫地卸下自认为是无用的负担,包括原有的母语优势、文化储备。

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定调语言是结构系统,一种符号学,称概念为所指,指音声形象为能指。俄国语言学家雅各布森则更深层次地剖析,指语言实含六重功能,包括文学性与诗功能。我们如今的处境,距离文学性与诗功能,恐怕已是千山万水的阻隔了。

我保留的习惯至今不改初衷,仍在收听电台以本地六大方言广播的新闻,粤语自然全懂,厦语、潮语明白一半以上,客家话不到三成,琼语、榕语听得全傻、不知所云。汉语语系方言之美,就在于听来似懂非懂的丰富音乐性,大可放心让非主流的优美音韵、有致铿锵,扰乱一下我们“正统”的所指与能指,这对惯性的思维、自得的推断,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激活。

家庭教育、学校系统、社会规范,虽然影响语文认同,但现实短暂,文明悠长。在自我完善与艺术修为的追求上,个人何须被动任人主宰?互联网时代,大部分可以披露的知识早已展露无遗,受限的,只是主观意愿及判断能力。何况天下虽大,从里到外的自己,念想之间,原是自主无碍的小宇宙。

我们今天无可逃避,真人实景地面对母语语文能力急速萎缩的危机。对照这番“抛却自家无尽藏”的光景,故而引述使用语言文字极其谦卑诚挚的港人态度,要明白地对那些认真踏实、尊重传统的企业及单位,表达由衷的欣赏和敬意。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