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邓华贵:一生只打一份工的幸运

字体大小:

记者手记

本地艺人庄米雪在面簿上透过贴文,感叹许多国人对自己的工作没有自豪感,引起不少网民热议。

庄米雪在贴文中说,多数新加坡人和其他国家人民相比有许多优势,如识字率较高、见识较广和大致上通晓双语。加上新加坡人无须担忧内战、自然灾害、枪击等,许多资讯与资源也唾手可得,有潜能在工作上表现得更好。因此她无法理解一些人对待工作得过且过的态度,不明白他们如何从工作上得到金钱以外的满足感。

短短几天内,这则贴文就被网民转载超过2700次,也引来8600多人按赞。当然也有网民迅速回应说,不是每个人都如庄米雪所形容的识字、见识广和通晓双语,或是把工作上的满足感看得比金钱重要;现实中的许多人游走在两者之间。

这两种说法其实并不相违,相信庄米雪只是从一个比较理想化的角度认同“职业不分贵贱”;另一个说法则是从较现实的观点出发。庄米雪所指的应该是一种理想的工作状态,一种既能从工作上得到足够金钱回报,又能达到心灵追求的完美境界。现实中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幸运儿,但随着科技进步,像这样的人有可能会越来越少见。

以今天的科技发展速度来看,有许多工作如社交媒体经理、手机应用设计师等在10年前是不存在的。科技不断进步,人们也必须自我更新,避免在不久的将来被科技和人工智能淘汰。因此很难担保你今天所热爱、所引以为豪的工作,不会在明天消失或是被机器人取代。

曾几何时,年龄大略可作为一个人工作经验的指标;而今年龄与经验却已不再挂钩。以色列历史学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未来简史》中,就提出社会上涌现“无用阶层”(useless class)的概念。

“正如第一次工业革命使得城市无产阶级出现,人工智能的出现会造就一个新的阶层,那就是‘无用阶层’。数以亿计的人将找不到工作,没有办法和计算机人工智能竞争。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已经丧失了经济的价值,没有经济价值也就没有政治权力。这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

赫拉利将这个概念简化为:没有人知道上大学应该念什么,因为不知道20岁时所学习的知识技能,到了40岁是否依然会管用。

上述这番话或许危言耸听,毕竟18、19世纪的工业革命虽以机器大量取代了人力劳作,但在铁路工程、采煤、工厂生产等方面也造就了许多新职业。人工智能所掀起的新一波革命,对人们的工作方式、性质和经验会带来多大的冲击,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答案就会揭晓。

为避免落入“无用阶层”,人们必须不断更新技能、重塑自我,以迎合新兴行业的工作需求。在这样的时代,只有那些机器难以取代的行业,才能抵挡得住人工智能的洪水猛兽;在这样的时代,未来的人们或许逃脱不了每五年十年转换工作跑道的命运,必须适应不断的变迁。

至于那些有幸在同一个工作岗位上留守三四十年的人,他们所累积的经验将更为宝贵。尤其是若能一踏出社会就找到一份称心、又不被时代洪流冲走的职业,一辈子在同个岗位上鞠躬尽瘁,那将会是人生中多大的确幸!

(作者是本报记者 thwakwe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