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两城故事多

漫步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新加坡作为她上任后的第一个出访地,对新加坡而言,这是高度友善的姿态,也消除了外界对“新加坡装甲车在港被扣押事件”影响两城关系的任何疑虑。

装甲车事件本身是属于法律范畴,新港两地重视司法的独立,双方政府肯定是从司法观点看待之,若让政治掺和进去,不符合双方所重视的司法精神。

林郑月娥的前任梁振英从未以特首身份来新作客,使得她访新之行更具意义。虽是短短两天,却获得新加坡政府的高规格接待,总理李显龙、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以及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都跟她见了面。

从她的谈话来看,她此行中对新加坡公共服务学院的访问是个重点。她说,香港公务员如今面对更多挑战,在“领导才能”“与民众互动”及“应用创新科技”等方面,都需要增值培训。她因此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设立公共服务学院,提升公务员技能,同时增广他们的见识和经验。很显然的,在她眼中,新加坡公共服务学院的经验对香港有实际参考价值。

新、港都经过英国的殖民统治,文官制度、司法制度皆有其可比性;而两城一向的竞争,在于效率,政府机构的效率决胜又在于公务员的素质。林郑月娥要向新加坡取经,加强公务员的训练,对新加坡公务员素质是一种肯定。

过去几年,所谓的“占中”“港独”把香港搞到乌烟瘴气,港人最引以为荣的法治也面对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不少新加坡人一提到香港过去两三年的乱象,都要对“香港不再是以前的香港”感到惋惜。林郑月娥任内能否拨乱反正,重振香港的法治,稳定人心,提高港人的信心,将是她政绩的试金石。

亚细安—香港自由贸易协定刚于上月31日完成谈判,而新加坡明年正好接过亚细安主席国的棒子,因此,在促进亚细安与香港的经贸关系上,新加坡自可扮演一个得力推手的角色。

两城的关系表面上是经济的互惠互利,亚细安各国中,新加坡与香港的双边贸易额最大,双方是彼此的第五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去年达640亿元。

深一层来看,两城的关系还有文化方面的渊源,新加坡人对香港存有特别的感情。香港的娱乐事业包括电影和电视所传达的价值观,曾经对新加坡人发挥过深度影响,新加坡人对香港的熟悉甚于港人之对于新加坡。

港人对新加坡存有正负两方面的看法,正面的是新加坡人的住屋品质,港人可望不可及;新加坡的竞争力也是他们比拼的对象。但是,对新加坡政治上的严厉管制,港人则不以为然,甚至认为香港享有新加坡所缺乏的自由。

在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全球竞争力常年报告中,瑞士、新加坡和美国名列前茅。新加坡光芒盖过香港。但从瑞士洛桑管理学院世界竞争力报告过去五年的排名来看,新港两地都是在前五位置上下,香港去年和今年都是排第一,新加坡今年上升一个位置排第三。

曾几何时,新港两城的竞争故事告了一个段落,上海、深圳、广州给香港的竞争压力更大。

香港的经济总量今年可能就被深圳和广州赶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早已面对上海的挑战。

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玩完了,香港人需要的是自信。香港的竞争力仍是跑在亚洲的前头,港人没有理由垂头丧气。香港新特首让人看到她积极的企图心和信心,中国大陆一、二线城市的冲劲对香港应是一种鞭策。

中国过去三年的最大转型不是更多的公路、更快速的高铁,而是从现金支付到电子支付的转型,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完成。近日,市面上不少人笑谈的一个视频,说的是中国的乞丐也接受电子支付,本以为这是搞笑,却原来与现实相差不远。中国城市街头卖艺者、讨钱者为了方便,现在已不流行带钱出门的人,没零钱,手机“扫一扫”也行。

根据咨询公司iResearch的调查报告,2016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规模5.5万亿美元,是美国1120亿美元的50倍。

比较起来,迈向无现金社会的大企图提出来了好多年的新加坡,向电子支付的转型还是步步为营。

新、港如今的共同命运是如何跟上中国的快速发展步伐(其实整个世界何尝不是如此),两城是在一个更大更惊心动魄的格局中竞争,可以互相打气加油。

金融服务业是两城的招牌菜,新港都要搭上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快车,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我国总理李显龙和林郑特首会面时,谈到两地这方面的合作。两城故事多,可不断书写新篇章。

两城双剑合璧,必有一番作为,又岂止经济的领域而已。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