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两类勇气

漫步

上周六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一大群白人至上主义者公然举行一场“团结右派大会”,引发反对者群起抗议示威,最后竟导致一年轻人开车高速冲入抗议人群,造成一名32岁女性死亡,19人受伤的惨祸。

弗吉尼亚州有所弗吉尼亚大学,是由美国建国先驱人物之一的汤马士杰弗逊所创立,这所大学是弗州之光,夏市种族主义暴力事件给弗州的光辉历史蒙上了污点。

总统特朗普没有在第一时间“旗帜鲜明”地谴责白人种族主义,隔天还在记者会上跟一大群义愤填膺的美国记者对着干,说他不相信媒体的报道,他根据自己所获得的情报,两边阵营都涉及暴力,大家都有责任。

包括3K党与新纳粹团体等极右派组织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此次如此气焰嚣张,显然也跟特朗普有关,因为他们知道特朗普骨子里跟他们是同一拨人。去年底,美国总统选举中,特朗普的白人至上观点获得美国三K党余孽的喝彩,这次特朗普的“勇敢”表现当然也得到他们的欣赏。

特朗普“失道寡助”,在政治上所可能引发的反对浪潮,不是凭他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轻易化解的。尽管白宫赶紧出面扑火,强调特朗普批判参与暴力行为的“所有各方”,包括3K党与新纳粹团体等极右派组织。现在白宫讲话已被人当作是唱歌,先是两党同声谴责,连番好戏接着上演。

昨天的最新消息是白宫幕僚与高官纷纷挂冠求去,商界大头也辞去制造业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这两个特朗普钦点的智囊团,特朗普索性在推特上宣布这两个委员会关门大吉。尤有甚者,军中五大将领也在社交媒体上谴责种族主义者。将领必须绝对服从总统,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他们的表态对特朗普是另一记警钟。

美国在上个世纪初实施的种族隔离政策,给后来的德国纳粹主义很大的灵感。美国人有理由比谁都更加痛恨种族主义,憎恨言论在今天的美国是不小的罪名。白人至上主义者自特朗普上台以后便蠢蠢欲动,这次借南北战争时期南方联盟将领的铜像被拆事件而出来展示势力。暴力事件的一个可喜后续发展是,它激起了美国人对曾经维护奴隶制度的历史人物的厌恶,各地纷纷拆除当年的南方联盟将领的铜像和纪念碑。

弗州夏市事件后,美国如果本身无法清理门户,对种族主义的蔓延束手无策,还能当什么世界人权的守护者,民主价值观的推动者?幸好美国的民主体制毕竟已经根深蒂固,白人种族主义的幽灵最多只能找机会出来散散步而已,牵制它的政治和社会力量还是很强大,由不得特朗普胡作非为。

这边厢特朗普视民主制度为理所当然而为种族主义背书,那边厢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为了捍卫民主,而呼吁人民“齐心协力,共同对抗极端主义的威胁,维护提倡宗教自由和多元主义的建国五大原则”。

他在日前的印尼独立日向国会发表演讲,强调“我们仍面对贫困和不公平现象;国际经济形势持续不明朗;极端主义、激进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挥之不去。”他的正义立场鲜明,一点也不含糊,正好跟特朗普近日的表现形成强烈对比。

佐科面对的极端主义比特朗普更为棘手,极端回教势力、种族主义加上恐怖主义组织,印尼的建国五大原则所面对的挑战日愈加剧。作为邻国的新加坡对印尼局势的发展深以为忧,就怕印尼的政治领导人被恶势力所击倒,新加坡的国土安全难免遭受巨大冲击。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史瓦布,最近联名发表一篇文章《怎样才算得上伟大领袖》(what makes a great leader?),从头脑、感情、勇气、力量等等因素来点评当今风云人物,其中,他们便以“勇气”这一项把佐科列为伟大领袖,称许他大智大勇,敢于对抗极端主义、民族主义对建国五大原则发出的挑战。但他能否成功,还看他有没有力量把他的理想付诸实现。

佐科有勇气,就有担当,他必须镇得住各方势力,从政党到军队,从中央到地方,佐科的公平、正义呼声,要化为推行民主的道德力量并不容易。印尼不只面积大,民族也很多元,但却又是全世界回教徒最多的国家,是回教极端势力盘踞之地。

就在美国弗州发生种族主义暴乱的同一天,东爪哇省爪哇海沿岸一个小镇图班(Tuban)一华人寺庙前所竖立的100英尺高关公塑像,在当地回教居民的愤怒抗议声中盖上一大块白布,见不得光。接下来,关公的命运如何可想而知。

在印尼,极端回教主义者经常借网络力量,煽动各地回教徒对华人寺庙的仇恨,关公被遮脸蒙身、寺庙被纵火事件在印尼全国小地方司空见惯。佐科之前救不了被回教极端势力陷害的前市长钟万学,也管不了地方上的这些“小事”。

印尼是个暗流汹涌的国家,佐科在各股恶势力前表现出的勇气的确令人钦佩!

再看回特朗普,他敢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站台,也算是很有“勇气”,只不过他的勇气用错地方。历史会修理他。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