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喜人的精英主义

得鱼忘筌

读“清末怪杰”辜鸿铭(1857年至1928年)的英文著作《春秋大义》(又名《中国人的精神》),第三章谈“中国的语言”,不由得联想到法国19世纪著名文学家、《包法利夫人》作者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1821年至1880年)。

我在《不再免费的自由贸易》(本栏2016年3月20日)一文中介绍说:“在福楼拜眼中,传统的蠢人货真价实,但经历大众媒体洗礼的蠢人,却对自己的愚蠢理直气壮,自以为是;其实他们还是一样的缺乏想象力、创造力、目光短浅但不幸却信息丰富,只因为他们按照报纸所给予的庸见鹦鹉学舌。”

精通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和希腊文的辜鸿铭,用英文撰写《春秋大义》的对象是欧洲人,向他们介绍他深以为傲却被他们所误解的中华文化。经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后,对自家传统茫然无知的华人,或许还能够从这本语言生动的书“礼失求诸野”。

辜鸿铭在介绍中文时,特别强调它其实有两套语言:文言和白话。他把文言比喻为中古欧洲知识界通用的拉丁文,中国人之所以坚持要有两套语言系统,就是为了区分鸿儒和白丁。他说,口语是没有受教育者所使用的语言,文言是受过真正教育者所使用的语言,如此一来,这个国度就不存在哪些半桶水的人(half-educated people)。

欧美自废除拉丁文后,教育普及,半桶水的人与真正受教育者使用同一种语言。辜鸿铭说,这些半桶水成天张嘴“文明、自由、中立、军国主义、泛斯拉夫主义”,但是却对自己所说的一知半解。他说:“人们说普鲁士军国主义对文明是个威胁。依我看,这些半桶水,今天世界上这些半桶水群氓(the mob of the half-educated men),才是真正的文明的威胁。”这当然衍生自孔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教诲。

这些半桶水群氓,无疑和福楼拜所痛恨的“经历大众媒体洗礼的蠢人”是一丘之貉,对自己的愚蠢理直气壮,自以为是,却不知自己其实只是按照报纸所给予的庸见鹦鹉学舌。

在愚蠢也是人权的个人主义年代,这种精英主义的观点,自然是不见容于主流价值的“政治不正确”。可是,对精英主义义愤填膺的人们是否曾自问,他们自以为“正确”的观点,是否也是不假思索的鹦鹉学舌?就如人们不假思索地推崇“民主、自由”,却不曾真正去了解这些概念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一样,基于“普世价值”而对精英主义的反对,是否经得起事实的检验?

在智者也一票,蠢人也一票,票票等值的大众民主时代,精英主义确实只能是过街老鼠。但法国学者勒庞(Gustave Le Bon)早在1895年发表的名著《乌合之众:群众心理学研究》里就已经指出,群众并不渴望真相,能提供他们幻象的反而能成为其主人。后人简称说群众的智商还不到13岁。在假新闻泛滥于社交媒体,甚至到了蛊惑人心,影响选举结果的今天,重新检讨自己的知识结构,难道不是负责任公民的义务?

(作者是本报言论组主任  yapph@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选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