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麻坡圣洁洗衣店风波

漫步

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小镇的一家回教徒开的自动洗衣店,拒绝非回教徒光顾,就怕非回教徒的衣物用了该店的洗衣机,会破坏洗衣机的“圣洁”。

在该店老板的眼里,非回教徒(基本上是指华人)会接触到猪和狗,尤其是养宠物狗的人爱跟小狗狗拥抱,难免衣服会沾上了狗毛,所以让非回教徒和回教徒共用洗衣机,是很不伊斯兰的。

这个说法乍听起来有一点道理,就像回教徒讲究餐具的“清真”,他们不会使用非回教徒的餐具一样。但这起事件在长堤彼岸的社交媒体上引发了热烈争论,导致《星洲日报》派记者下乡找到这家传说中的圣洁洗衣店,访问了店主,也访问了几位宗教人士,听取他们的看法。同意者认为洗衣店做得对,店主是尽了伊斯兰教徒的职责;不同意者则说,这是歪曲了伊斯兰教义,如此行事极端,样样都如此讲究,回教徒会活得很辛苦。

这场争论之火,很快地烧到柔佛州的宫廷中去。先是王子在社交媒体发声批评:这是真的吗?这太极端了!他还上载伊斯兰经文的图片,说“伊斯兰教导我宽容与尊重其他信仰的人,并非自视为优于别人。”此外,远在玻璃市的宗教司阿斯里及诚信党副主席哈萨努丁,也批评该洗衣店所作所为不符合伊斯兰教义,更警告这将助长极端主义。

最后连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也拍案而起,说“该店主必须向我和柔佛子民道歉,他让柔佛人愤怒和丢脸……”为此,他殿下谕令柔州行政议会及地方议会,从今以后若有任何商家推行类似的歧视政策,一律撤销营业执照。“希望所有人能引以为鉴,不要胡乱实施狭隘的宗教歧视。”苏丹还调侃,该洗衣店店主若喜欢塔利班,可以到阿富汗开洗衣店。

看到苏丹都生那样大的气,那家不知死活的洗衣店哪还敢多说废话,马上撤下那个不招待非回教徒的告示,并向苏丹和全体柔佛州人民道歉,保住了小小洗衣店。

这个“为圣洁故”而谢绝非回教徒顾客的洗衣店的宗教行为,隐含着针对回教徒的信息,可以作出许多引申,如“为圣洁故”,请勿光顾华人洗衣店,“为圣洁故”请勿乘坐华人驾驶的德士,“为圣洁故”请勿到华人理发店理发……种种以圣洁为名的禁忌可以开出很长的名单,不但回教徒活得辛苦,其他被歧视的非回教徒,也会活得战战兢兢,就怕一不小心踩到回教徒的敏感线。

其实有意开圣洁洗衣店的回教徒也不必老远跑到阿富汗去,不远处的吉兰丹州也许可以让他们找到发展空间。前天《联合早报》的另一则报道说,吉州一个马来青年穿着短裤准备去参加室内足球赛,岂知在路上却被宗教局的捕快逮着,罪名是公然穿着露膝盖的短裤出门。这是“藐视伊斯兰的行为”,须要接受辅导,否则罚款1000令吉(320新元)。

这位不是第一次穿短裤出门的30岁马来青年还真不知今夕何夕,没想到男人在外露两条飞毛腿,在伊斯兰教义下已变成“有失体统”的行为,他也只能怪自己的宗教情操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吉兰丹“塔利班化”发展下去,总有一天其他非回教徒也要受伊斯兰法的管制。马来西亚华人的担忧不是神经过敏,像麻坡的圣洁洗衣店的突然出现是一个征兆,柔佛苏丹之怒,敲了一下那些宗教狂热的回教徒的热过头脑袋,叫人喝彩。

麻坡圣洁洗衣店风波过去几天的发展,由坏事变好事。苏丹之怒再次肯定他对非回教徒的尊重,对多元种族社会的捍卫。今年2月间柔佛古庙一年一度的盛大游行,柔州苏丹作为盛典贵宾,参与其盛,与柔州子民共乐。我当时与几位朋友在场,亲身体会到他对华社所表达出的善意,深受当地华社的感动。

柔佛州是新加坡近中之近的邻居,我们的隔壁若出现一个“小阿富汗”,将会很麻烦。可以想象那里的回教徒,更会想对南方的回教兄弟发挥影响力。

最近听一位好友谈起一段往事,对新加坡的种族和谐得来不易有了另一层认识。那是30多年前的80年代初,朋友在一家生产厨具的德国工厂任人事经理,设在裕廊的工厂雇了几百名工人,其中本地马来人和来自彼岸的马来人占了一半,工人都在厂内的餐厅用餐。

有一天,马来食档的雪柜坏了,摊主就把食材寄放到隔壁的华人摊位的雪柜中。午餐时间,一位眼尖的马来工人发现马来摊位的食材是从华人摊位的雪柜取出,便起哄说,他们的清真食物不干净,一时间马来工人群情激愤,恫言罢吃罢工。工会代表随即跟管理层见面,朋友作为人事经理当机立断,用车子带了几名工人出外集体打包马来饭回来,才及时平息这场风波。这个可大可小的事件给朋友留下毕生难忘的回忆,说来还有几分感叹和几分庆幸。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