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打脸

小生之言

最近马来西亚最夯的话题,非吉隆坡市政局禁止MyBeer私人有限公司主办啤酒节莫属。我上网搜集资料,不经意读到一篇巴勒斯坦小镇Taybeh举办啤酒节的新闻,大感好奇。原来这啤酒节和啤酒公司已经举办多年,曾上过《时代》杂志、《纽约时报》、半岛电视台等诸多媒体。

很少人会把啤酒节和巴勒斯坦摆在一起,大概是因为我们对巴勒斯坦的想象就是炸弹袭击、以色列占领区、空袭、恐怖分子、经济封锁、民不聊生。也因为我们对巴勒斯坦的认识铁板一片,总以为巴勒斯坦人都是穆斯林,但事实上,有约2%西岸人口信奉基督教。

Taybeh位于西岸,距离巴勒斯坦政经中心拉马拉(Ramallah)12公里,人口大约1500人,是一个基督教小镇。

1993年《奥斯陆和平协议》签署,以巴和平进程来到新阶段,本已移民美国的Khoury兄弟决定回返家乡Taybeh,创办中东第一家手工啤酒厂,贡献小镇经济。经过多年努力,他们的啤酒现已出口到以色列、日本、瑞典、美国、丹麦、英国等地,取得不俗成绩(当然经常得面对以色列封锁占领区,及出口重税的问题)。

2005年,他们首次举办啤酒节,为当地歌手、表演团体提供演出平台,现已成当地年度盛事,为小镇带来经济收益与举世瞩目。虽然巴勒斯坦禁止公开宣传酒精饮品,但Taybeh的啤酒节不曾因官方干预而停办,唯一一次停办是由于2014年以色列与加沙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

Khoury兄弟每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提到啤酒节是他们抗议以色列占领的和平抗争方法。他们要借啤酒节让人们看见不一样巴勒斯坦,对他们而言,那才是正常的巴勒斯坦市民生活。

比起巴勒斯坦,马来西亚的宗教更多元,社会环境更稳定,且向来以包容、中庸自居。不过随着原教旨主义抬头,政治斗争激化,不同阵营的政治人物为了捞取穆斯林选票(说白了是巫统拉拢伊斯兰党),经常借宗教议题发难,而且往往由政府部门主导,诸如取缔猪毛刷、拒绝一些流行歌手到马来西亚举办演唱会(比如“太性感”的天后碧昂丝与歌手Ke$ha)、禁播“淫秽”歌曲“Despacito”、电影《西游记》海报里猪八戒闹失踪、Aunty Anne的“Pretzel Dog”被迫改名等等事件,一天天深化原教旨主义意识。

就在马来西亚副首相阿末扎希宣布啤酒节禁令的隔天,马国移民局即发文告,表示要驱逐所有到马参加啤酒节及同志活动的外国人,宣称已为各关卡准备好了黑名单。移民局此番言论,势将进一步打击世界各地游客对马印象,也引来舆论嘲讽:如此情报效率,如果用在反恐安全议题上岂不事半功倍?

麻坡最近也开了一家高调标榜“只限穆斯林”的洗衣店,让人担心族群分化的蝴蝶效应。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日前严厉批评这家洗衣店,指柔佛州不是“塔利班州”,要业者向全柔人民道歉,业者赶紧低头认错。柔佛苏丹表态的时机不管是不是“纯属巧合”,但他的开明与中庸路线,完全打脸马国执政中央,放任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态度。

其实这也不是柔佛州王室第一次打脸中央了,许多人拍手叫好;不过沉湎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是危险的,毕竟在马来西亚这样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单就王室的开明是不足够的,选民的力量才是王道,才能让极端主义无所遁形。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啤酒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