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冷感与激情并存的马国政治

区域焦点

马来西亚的主要反对党阵营希望联盟,日前举办了一场反“窃盗统治”(kleptocracy)集会,要重新唤起马国民众对这两年来悬而未决(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是如此),有关一个大马发展公司一连串令人不安事态的关注。

为何他们认为有必要重启这个丑闻课题?主要原因是马国在未来几个月内就要举行大选,希盟认为本身有责任持续地揭发他们与执政的巫统高层之间的各项争端,以期选民有所醒觉,在投票时唾弃巫统和国民阵线。在很大程度上,希盟是在极为无奈的情况下,唯有通过召开群众大会来呛一呛声、出一出气。

这种无奈的感受,就是眼巴巴看着一马公司课题好像有明显不合法之处,但却无从让它发酵、升温。因为巫统掌握着多年以来所积累的绝对执政优势,而无论国内外各界如何非议,两年前据说其前任可能过于积极查处一马公司课题,而被令离职的马国总检察长,现在却大方地宣布一马公司课题已然结案,而且不涉及首相纳吉。

而马国乡区以及城市里中下阶层选民,大多一片赞好执政党成就。他们更关注的是起居生活,执政当局是否有改善周遭环境,而不是一马公司课题的是非对错。所以,只要国阵政府能继续有效地拨出各种发展资源,以及顺应一些下面会详谈的潮流,这些选民还是会把票投给国阵(或其实质上的盟党伊斯兰党)。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可说是国阵的基本盘。

至于城市里的中上阶层选民,因为知识水平以至收入都相对偏高,比较无需依赖执政当局的各种施舍,而且大多较具有独立批判的能力,近两届大选以来多倾向支持反对党,因此也可说是希盟的基本盘。

这些选民一向来关注一马公司课题,尤其激赏一些外国调查单位,在马国当局明显要尽快结束调查,并宣布没有差错的情况下,仍然锲而不舍地追查一马公司的各项问题,尤其是钱财的去向。

其中美国司法部自一年多前在其全球反“窃盗统治”倡议下,数度高调冻结涉及与一马公司有关的多项资产,包括呼之欲出、被形容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等。这些动作都深获此类选民的叫好。但残酷的现实却是,这些国外的各项调查,几乎完全未能动摇巫统(特别是其主席纳吉)继续执政的决心与前景。

在这些城市的中上层选民眼中,纳吉上个月高调访美作为白宫的座上宾,受到特朗普总统的热烈欢迎,等于纳吉已根本解決了一马公司的問題。他们一直认为,在美国司法部开展有关一马公司的调查后,纳吉会避讳而不访美。虽然理论上美国司法部享有一定的自主调查权,就如以独立检察官的模式,调查特朗普是否涉及通俄,但事实上,显然特朗普政府不会特意指示司法部,去调查他曾称赞为“我最欣赏的首相”的纳吉。

形势急转直下,在政治上对纳吉绝对有利的国际事态演变,看在许多惯于支持反对党的城市中上层选民眼中,不但不是滋味,而且还油然而生一股挫折感。

这些选民在上两届大选里全力出击,投票给反对党,因为选区的划分不均,最后未能成功推翻国阵。因此近两年来,他们指望国际上就一马公司课题,向纳吉政府施加一定的压力,促使其下台,但最后还是未能见效。

因此,好些选民开始产生对未能改变的政治的冷漠,可能下一届大选也就不出来投票了(马来西亚投票非为强制性)。如此的话,对于希盟的政治杀伤力当然很大,因为他们在几年前失去了善于搞基层政治组织的伊斯兰党这个盟党后,无论在城市或乡区的政治基层本来就已趋弱,再加上这股政治冷感,希盟在下一届大选的成绩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希盟必须至少搞一场这样的集会,来试图重新唤起他们的基本盘对一马公司课题的关注。不过这场集会,虽然有前首相马哈迪医生等重量级政治人物的站台坐镇,出席的人数还是差强人意,寥寥几千人,比起以前的数万以至数十万出席反对派集会的人潮,甚至可说是相当惨淡。

但另一边厢,巫统又有什么潮流需要顺应呢?该党在未来一届大选所倚重的乡区以及城市中下层选民里,有很多都是极为虔诚的回教徒,对于有关宗教的课题相当关注。所以即使巫统在宗教上是个中庸的政党,但至少表面上必须顺应其准盟友、宗教意识相对浓厚的伊斯兰党,以及一些宗教思维更为极端的意见领袖。这些人这几年在宗教上已展示极为保守,甚至极端的思潮。

这些包括近日来就一些社会课题,或本来相安无事的马国各族生活方式蓄意“呛声”,如呼吁禁止啤酒节的举办,厕所的使用者、洗衣店的顾客等,要以宗教来区分。这些激进分子主要是看到在执政党必须依靠宗教信仰浓厚的选民,因而觉得有机可乘,想要借此推进他们最终的宗教神权统治议程。

马国这种冷感与激情并存的政治社会生态,看来会至少持续到下一届大选,甚至更久。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马国大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