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竹林:加泰罗尼亚独立道路暂停

普伊格蒙特长达30分钟的辩解式发言,让很多人感到不耐烦。在社交网络上,人们一边期待或者担心着他关于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发言,一边嘲笑他过多的叨叨絮絮是为了使这个发言比奥斯卡金像奖更加具备悬念。这个原本预定在傍晚6时进行的电视讲话,最终推迟了一个小时。多家法国媒体表示,是因为有欧洲机构从中斡旋,希望争取到不与马德里决裂的机会。

从这点上看,普伊格蒙特的独立决心并没有其支持者所期待的那么坚定。这点让马德里显然在这一回合中占了上风。从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的独立势力,决定单方面推动公投的那一刻起,马德里政权唯一并且始终不变的口径是:西班牙政府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勒索。

在10月1日,这场被视为自从1977年民主体系重新回归西班牙后,引发最严重政治危机的独立公投中,尽管马德里派出上千个警察试图阻止,最终有42%加泰罗尼亚人参与了投票,支持独立的选民高达90%。但这个数据同样让反对公投阵营觉得“本次公投民意不足”,因为还有超过半数的选民没有投票。

即便是在支持公投的阵营中,有很多人并未前往投票,他们指出普伊格蒙特的单方面公投是一种“反民主”的做法,而倾向争取到一个合法的公投。在政治人物中,也不乏有类似呼声。阿达·科劳是加泰罗尼亚地区首府城市巴塞罗那市市长,她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反对单方面的独立宣言。她认为,此次公投结果不能成为“宣布独立的基础”。

为了让10月1日的独立公投有一个合法的名义,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在9月6日出现了长达11个小时的激烈辩论。期间,社会党、中间党派以及右派人民党的议员选择离开以示抗议。投票最终以72位独立主义者议员的优势通过该法(总票数为130票)。

当晚零时前,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紧急发布法令,称:“任何人都无权或者下令没收我们的决定权利。该法确定加泰罗尼亚人民为‘主权主体’”,同时表明:“公投具备约束力,并不取决于参与投票的人数。”

在2014年11月,加泰罗尼亚地区已经举行了一场象征性的独立公投,同样受到西班牙宪法法院明令禁止。当时支持独立的票数达到八成,但是参加公投的人数只占到选民的33%。也就是说,在750万加泰罗尼亚人中,相当于180万人投给了“支持独立”,显然并不属于大多数。

加泰罗尼亚地区居住着相当于全国人口16%的居民,占西班牙国民总产值的20%。除了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文化外,长期以来,加泰罗尼亚自我定位为西班牙的富裕地区。近年来,西班牙受全球经济危机拖累,失业率高居不下,马德里政府又被指腐败,加泰罗尼亚人越发不满自己的财富,被以不利于己的方式重新分配,感觉受到中央政权不公平对待的心态,在加泰罗尼亚人中非常普遍。

2006年,西班牙议会通过了扩大加泰罗尼亚自治权的新章程,其序言将加泰罗尼亚定义成西班牙国家内部的“民族”。但是四年之后,在人民党(保守主义党、执政党)的要求下,宪法法院取消了这份自治章程中的14条条文,将“加泰罗尼亚民族”的概念从章程中删除,不承认加泰罗尼亚语在行政和媒体中可被作为“优先”语言使用。

这个变更成了加泰罗尼亚独立势力蓬勃发展的催化剂,而每年9月11日的加泰罗尼亚国庆日,也由此演变成支持独立的大型示威游行。

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势力承诺在独立后,这里的人民生活会更加平等,经济差距缩小,并因避免向马德里缴纳税收,而使百姓生活改善。但事实远非这么简单。以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出口额为例,代表了西班牙总出口额的三成,但一旦独立而脱离欧盟,对其经济的打击是致命性的,因为欧盟市场吸收了加泰罗尼亚的66%的出口量,而单单是西班牙就占到33%的额度。也因此,在普伊格蒙特强势推动独立公投后,该地区七家上市明星企业中的六家,担心受到牵连,已经宣布要将总部迁出。

除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明确表示,将不会承认独立的加泰罗尼亚政权外,欧盟也从一开始谨慎回避后做了同样的表述。很多人认为,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危机远比英国的脱欧严重,因为众多已经有独立诉求的地区,如意大利经济发达的北部地区,比利时的弗拉芒等都将紧跟其后。比利时前首相居伊·伏思达就这样认为:“如果我们继续下去,那么欧盟将会出现75个国家。”

对付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的独立要求,马德里手中还有关键的一张牌:西班牙宪法第155条规定。该条规定,中央政府可经参议院授权,采取必要手段确保西班牙的17个自治区域,包含加泰罗尼亚,遵行国家法律。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表示,若是加泰罗尼亚主席单方宣布独立,他将暂停该地区的自治地位。他同时也能够以国家紧急状态的方式,通过颁发法令来应对。

现在看来,普伊格蒙特在等待来自欧洲的调停,但西班牙社会已经在这个问题上一分为二。在10月8日那场数十万人参加的反对分裂的游行之后,身在伦敦厄瓜多尔大使馆的“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他的推特上贴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位军官在阳台上亲吻西班牙国旗。他的脚下,是无数举着国旗挥舞的人海。

阿桑奇的配文是:这幅图像将为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未来蒙上阴影。这位身处巴塞罗那国家警署的西班牙军官,也是在周日选举活动中导致数百选民受伤的责任者。

作者是法国《世界报》集团

《国际邮报》记者

对付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的独立要求,马德里手中还有关键的一张牌:西班牙宪法第155条规定。该条规定,中央政府可经参议院授权,采取必要手段确保西班牙的17个自治区域,包含加泰罗尼亚,遵行国家法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